星之願 ( 暫名 )

 

這是一間工作室。光線本來並不很充足,反倒是那大大小小多的驚人的螢幕所發出的光亮成為了支撐整間房間照明的支柱。為數眾多的螢幕分別顯示著各個地方的情景──這是一間監控室。

 

拉˙1807,事情怎麼樣了?」門尚未完全打開,話語便先送進門裡,焦躁的語調和急促的腳步一齊向前行來,想必是很重要的事情。聞言,坐在最大螢幕前的人影望著螢幕稍作思考後才回首搖頭道:「沒有任何訊息,芬˙176說不要管了。」

 

「就這樣放著不管好嗎?」女子急促的語調像是在追問些什麼。

 

「妳……」對方急切的追問,他先是疑惑的盯著她的臉好一會兒,隨後緩緩吐出:「妳真是個工作狂……喂!」話還沒說完,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物體便往臉上砸了過來。

 

擋下了「那東西」後,他無辜的反問:「喂,這是什麼呀?我說,人類的事本來就不是我們插手就能改變的,影˙472,妳幹麻那麼在乎?」

 

「我……」奇怪,我為什麼要在乎這種事情?連自己也不明白理由。

 

「算了算了,要不要出去玩玩?」看當事人本身一頭霧水的樣子,追問下去大概也沒有什麼結果可言吧。

 

「玩玩?」影˙472偏著頭重複,在她的字典裡,似乎找不著有什麼叫做玩玩的相關詞語。

 

「是呀,終於,這個月輪到我們休息啦!」拉˙1807一臉興奮的說。

 

「可是我的報告還未做完的,況且人類最近做了一個叫『新式太空船』的東西,資料都還沒整理好的……」她一邊說,眼睛還死盯著螢幕,敲出一個又一個訊息,一不小心,手肘就將桌上足足有半人高的資料撞得亂七八糟,雪花般的紙片不客氣的四處飛揚,然後,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

 

「啊──完了!拉˙1807……」真糟糕,怎麼會犯下這種錯誤呢?她一邊氣惱的瞪著那堆資料,給拉˙1807投了個求救的眼神。

 

「妳喔!」沒辦法了!他無奈的開始動手收拾殘局。厚厚一疊收好的資料,她正要接過,一個謝字還未出口,倒先給狠狠的敲上了一記。

 

「好痛!」

 

「笨蛋,還說妳不是工作狂。要放假了幹嘛還工作?放假就要像這樣──」他一邊說著一邊動手示範,雙手一攤,蒐集好的資料又洩了一地:「這才叫放假!」他得意的拍拍手。

 

「我的資料──」她倒抽一口氣,「你搞什麼呀!」隨後,生氣的蹲下身,又一張張拾起。

 

「接手的迪˙281菲˙288會處理的,幹麼那麼辛苦?」他抽起一張紙端詳了一會:「再說這種簡單的東西誰不會整理呀?」

 

「你以為沒有這種傢伙嗎?」聞言,她馬上怒氣沖沖的回道:「還不是上次他們亂弄一通,害我回來還得用兩倍的力氣處理!」她想到就火大,上回假期結束後,她差點沒被芬˙176給罵死。這種事,她可不想再有第二次。

 

「妳就是太認真了,那本來就是那兩個傢伙惹出來的,妳還去擔作什麼?」不以為然的聳聳肩,她為什麼就這樣傻?誰不知道他們是故意的,這次他們也丟著讓那兩個笨蛋難堪呀!

 

 

「你們兩個,又做了好事?」一個平穩的女中音響起。

 

芬˙176指揮官?」

 

「又怎麼了?」她指著一地的狼籍。

 

「沒什麼,資料打散了。」兩人異口同聲答道。

 

 

 

「資料打散?」右手輕揉著太陽穴,她顯得一臉無可奈何。

 

 

「你們真會惹麻煩...真不知道這個任務交給你們是對還是錯……

 

 

 

           一 片 寂 靜

 

 

 

「  任  務 ? 」

 

不等兩人反應過來,下一個令人氣餒的命令也隨之頒布,「休假取消」這四字是多麼的讓人提不起勁。但是,怎麼樣也沒辦法向指揮官說個「不」字,畢竟自己只是小小的部署,頂多也只能望著指揮官離去的背影氣得牙癢癢。不過,對同僚可又是不一樣的面孔了──

 

「唉,好好的假期就這樣泡湯了,我的假期阿──阿──」巨大螢幕前的光碟堆中傳出了充滿怨念的虛弱呻吟,未曾停歇。

 

「吵死了!就不能安靜點閉上你的嘴嗎?」終於受不了『噪音』污染的耳朵,向中央處理器回報後由嘴巴作出反應。放假?她也想放假呀,不過既然是上面指派的工作也只能照作了,怎麼這傢伙就是不懂這個道理?

 

「我的假期……啊啊。」在重複了第三千四百五十六次後,噪音總算停止了,不,那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方式表達他的不滿。

 

「不要對我擺那個臭臉拉˙1807,你敢的話就擺這張臉給芬˙176看哪!」她送了拉˙1807一個白眼。

 

搞什麼啊!其他部門難道都在打混摸魚嗎?連任務的事前準備資料都得從總室挖出來自己核對整理,她要拿到的應該是各部門編輯好的檔案,她只需要作整合而已呀!

 

「哼!」氣嘟嘟的望了有如龜速般的處理器一眼……緊接而來的高分貝的尖叫聲幾乎穿破拉˙1807的耳膜。

 

影˙472,雖然我們同是星魅,還是同一個部門的同仁,妳也用不著三天兩頭就叫我跑維修室吧?我早就受夠洛˙377這個人了,妳知道她怎麼跟我說嘛?」

 

 

「不知道!」

 

「『拉˙1807,你真是個體弱多病的孩子,我想一定是拉瑞爾弄錯什麼了,我可不想再修這東西了,或許下次該換影˙472來看看了,我相信你們兩之間一定有一個出問題!』我是很討厭她沒錯啦!不過她有一句話說對了──妳真該去調整聲帶……唉唷!我的天呀…………。」

 

只見拉1807抱著自己的腳,慘兮兮的吹散上頭的綠色煙霧。

 

「妳、妳從哪弄來這東西?」

 

「告訴你,這東西還有用武之地嗎?」

 

天呀,爲什麼這裡會出現個這麼可怕的人呀?

 

「我只是、我只是個單純的想要放假的孩子呀!」拉˙1807無辜的大叫,索性賴地不起,耍起孩子脾氣。

 

看到拉˙1807幼稚的模樣,影˙472無奈的搖搖頭,那裝可憐的樣子她可看多了。因此也就不加以理會,只當作沒看到,別過頭,這才想起一個可怕的事實……

 

 

 

所有的資料都完蛋了。

 

 

 

本來只是裝裝可憐拉˙1807這下子也真的是很可憐的向洛˙377報到去了。然而對可憐的拉˙1807毫無反應,影˙472只是呆呆的盯著螢幕:「我的資料、我的資料、我的……」和大螢幕上相同的狀況,似乎蔓延到影˙472身上。

 

「系統處理:99%、系統處理:99%、系統……

 

張著大大的嘴吧,她的中央處理器也只剩下一條訊息:「我的資料、我的資料、我的……

 

 

 

「就跟妳說過多少次妳不能這樣用嘛!」

 

一把女聲莫可奈何地說,像是早料到這樣的情況,並沒有花心思處理那張說個不停的嘴巴,而是不客氣的直接拔起插頭。

 

雪˙2305?」關閉了連線,影˙472這才迷迷糊糊的回過神來。

 

「我跟妳說過幾次,妳的系統不能和辦公室系統連線!這樣很可能讓兩邊同時當機,妳到底知不知道啊!」比手畫腳的,爲什麼說了老半天每次都還是發生同樣的錯誤,她到底有沒有聽懂事情的嚴重性啊!

 

面對雪˙2305的斥責,影˙472只是不住的點頭、再點頭。說了這麼多次,

她當然是知道的,可是……「可是速度真的是太慢了啊!這樣會趕不上的。」

 

「妳這樣叫做欲速則不達。」雪˙2305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望了一眼重新歸零的處理器,順便摀起影˙472的嘴。

 

「妳不要再叫了,拉˙1807在前往維修室的路上叫我過來幫妳,我可不想和他一樣向洛˙377報到去,妳懂嗎?」雪˙2305轉了個惡狠狠的臉,在影˙472拼命的點頭之後才把手拿開。

 

「呼……」重獲自由的影˙472大大的吸了一口氣:「那……這個怎麼辦?」她別著臉,盡量不去看螢幕上那令人絕望的零。

 

像是早有了準備,聽到這句話,雪˙2305馬上打開手心:「瞧,這是什麼。」一塊銀色的小正方體出現在眼前,語調十分神秘。

 

 

「這個是……影˙472瞇起眼,邊端詳那小小的物體,邊開始在資料庫中搜尋任何相關的資料。雪˙2305則是直接將它塞進處理器上的小洞,並且說了幾個字詞──嗶,數值很快攀回99%

 

「嘩!難道這是『溯片』?」影˙472驚訝著指著那個小東西。

 

「哎呀呀,被發現了呢!」雪˙2305微微一笑:「怎麼樣?還不錯吧!」

 

「妳……妳是怎麼拿到的?」沒記錯的話應該尚未開發完成吧!

 

「偷……不是啦!是斐沙借我的。」雖然影˙472懷疑那個『借』是否有告知過對方,不過一看到傳說中的溯片,也顧不得這麼多,驚奇的望著那小小的奇蹟。

 

「呵呵,很不可思議吧!這還只是實驗品呢!」雪˙2305叉起腰,驕傲的從鼻子發出「哼」的一聲。

 

「得了得了,又不是妳做的。」某個傢伙不客氣的在人家的興頭上潑了冷水,很快的被惡狠狠的目光殺了過去。

 

「答、答……嘟!」望著100%的進度,影˙472也是100%的快樂呀,正當她抱著熱呼呼的影印紙轉圈時,似乎想起方才依稀聽到了拉˙1807的聲音。

 

拉˙1807?回來啦?」影˙472滿臉笑容的看向──

 

「勒勒,拉˙1807你在幹嘛?」只見拉˙1807的嘴上讓膠布打了個大叉叉。

 

雪˙2305?」室內只有三個人,於是,帶著疑問的臉很自然的望向另一人。

 

「沒什麼,他太吵了。」雪˙2305揚揚手上的膠帶,接著說:「其實,芬˙176指揮官說……」她頓了頓,往周遭掃視了一圈。兩人則不明就理的盯著她,雪˙2305皺起眉頭,飛快的在主控板上敲下幾個指令。

 

「沒什麼,對於任務你們有任何問題嘛?」影˙472低頭看著資料思考,而拉˙1807則死命的想撕開嘴上的膠帶,不斷的發出唔唔聲。經由一番掙扎,好不容易,他的嘴巴終於重獲自由了。

 

「你們是在看戲嗎?」重獲自由後,劈頭就是一句大罵。

 

也難怪拉˙1807如此不滿,在他努力拆膠帶的時候,那個罪魁禍首居然端了杯紅茶,一副「呀,好有趣」的表情,明明只要一下子就能幫他解脫,卻讓他辛苦得滿頭大汗,一定是、絕對是故意的!另外一個則死盯著文件,偶爾抬頭瞄他一眼,是在視察進度嗎?然後又低下頭去……根本是蓄意玩弄嘛!

 

「呀,如果你想說的是這些,我很樂意再送你個大叉叉。」雪˙2305一邊伸手探向桌子,這次拉˙1807可學乖了,搶先一步拿走了可憎的膠帶。

 

「我有問題。」沉默了許久的影˙472放下資料:「該準備些東西吧?」她淡淡的說,什麼也不準備,空手去能夠做些什麼?

 

「是呀,看看我對妳多好,這溯片的實驗品就是要……」「溯片要給我嗎?要送我,真的嗎真的嗎?」聞言,影˙472的眼睛宛如星星一般閃爍著,語氣異常興奮。

 

「對,是斐沙為了執行這樣的任務而開發的,當然是要給你們使用呀。」雪˙2305拿起茶杯,悠閒的啜了一口。

 

「溯片?那是什麼?」拉˙1807疑惑的問,雪˙2305差點沒把嘴裡的紅茶噴出來。

 

「你、你不知道溯片?」影˙472難以置信的反問,雪˙2305則因為被茶水嗆到,咳個不停。

 

「溯片,是開發部研發出來的新工具,它能以最高速度回溯資料,無論是消失多久,都能夠找回來,然後……」無疑的,溯片對經常整理資料的影˙472來說,絕對是最佳的利器,看她狂熱的樣子……哎,拉˙1807也懶得理會她了。

 

 

 

但是,只有這樣,還是不夠的。

 

 

 

雪˙2305人事長,我想……拉˙1807緩緩的開了口。

 

「我們需要一些,時間。」

 

「時間?」雪˙2305重複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們想要完成任務,用具……是很重要的吧?」看他搬出了大道理,雪˙2305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芬˙176指揮官好像也是這麼想,所以──」她掏出兩張卡片。

 

「這是──」

 

「你們兩個的外出證,裡面有此次所需的預算,別弄丟了。」她囑咐道,兩人則是欣喜的轉起圈圈。

 

「回來了回來了,心愛的外出證,你不在的日子我們過得好苦呀,我是多麼的想念你。」拉˙1807灑著慶祝用的小花,拿著卡片瘋狂地親吻,影˙472拿著它在臉上磨蹭。

 

「好了好了,快去吧!你們兩個。」雪˙2305無奈的朝著那兩個吵死人的笨蛋揮了揮手,希望耳根子早日恢復清靜。

 

於是,兩個小傢伙一蹦一跳的消失在門邊,她揉揉可憐的耳朵。

 

「呀!好久沒有出來了。」踏出研究所,拉˙1807深深吸了口氣。

 

大街上人來人往,路的兩旁皆是綠地,路面並沒有鋪柏油,而是原原本本的泥地,然這卻不會弄髒鞋子,爲什麼呢?因為人和泥地有些許的距離,這裡看似泥地的路面區域中,有著很大的學問,作為通行道的此地,引力比兩旁小些,如此就能使行人浮在離地約五公分的路面,這是為了避免小生物遷移時不小心被過往的行人踩傷而特別設計過的。當然,若是想要直接行走於地面也無不可,畢竟此套系統的運作是路面與鞋子、交通工具所連結產生的,只要拿掉了聯繫,怎麼樣也浮不起來,但是若你不想繳罰單的話,最好不要任意嘗試。

 

「乖乖影˙472,不得了了!是草地、是草地耶!」拉˙1807興奮的奔向人行道旁的翠綠草地。接著以非常華麗的姿勢,撲了上去,開始在草地上打滾,而影˙472只是無奈的給了個白眼。

 

「草地的味道很不錯唷。」那傢伙接著說了這麼一句。不過仔細想想,好像是這樣沒錯。

 

雲朵在藍空中恣意飄蕩,柔和的光束耀眼而舒適,這是研究室刺眼的光源無法比擬的,薰薰和風撫來,群樹隨之搖曳舞動,花香陣陣,青翠的地毯上更是散發著草香,難怪小動物都想在上打滾──等等,他是動物嗎?姑且不管他是不是動物,這次好像不是出來玩的吧!正事還多著呢。

 

「哎呀呀,影˙472你也不要這麼死板嘛。」拉˙1807笑吟吟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塵,一臉的輕鬆。看到這個模樣,她皺起眉頭:「你不是說,我們是來採買任務的……」沒等她說完,拉˙1807便更正著:「呆子,那是藉口、藉口啦!」他揮揮手,隨即反問:「你以為我會這麼輕易放棄休假嗎?」

 

「不會,機率為0%」計算器毫不計算地丟出了大大的圓圈──零。

 

「是吧是吧!今天可是休──假──日呢!我們就好好玩玩吧。」拉˙1807笑了笑:「接下來要去哪裡呢?」他瞇起一隻眼,目光在人群匯集處──奧爾勃(Orb),奧爾勃是此星球的中樞,城的郊外是米愛瑞卡(Meritocrat)全星球的研究中樞,亦是他們的工作場所,平時控管甚嚴,非輪值人員也得經由審核才能夠外出,而休假機會是少之又少……因此,研究人員對外幾乎是只知資料訊息而不太能體會實際情況。

 

 

不過,就算是這樣好了,影˙427會不會興奮過頭啦!不知道方才是誰還扳著一張臉,死命的說著工作工作,怎麼一聽到『休假日』就什麼也顧不得了?這傢伙的情境轉換真還是不是普通的迅速。

 

拉˙1807無奈的搖搖頭,緊緊的跟著她,誰知道這蹦蹦跳跳的傢伙什麼時候會跑得不見蹤影。「哎,我怎麼會變成保母了呢?」

 

只見市集上人來人往,道路旁的小販堆著和貨物一樣多的笑容,她像個小孩似的問個不停,臉上滿是驚奇。

 

等等,小孩?

 

自己果然吸收太多人類訊息了嗎?星魅哪來的孩童時期?根本就是以人類的十七歲相貌誕生的吧!唉,反正影˙472這個樣子經過中央處理器比對之後鑑定為『小孩』就是了。不過她也只有工作以外才會出這種地球所謂的『天真』(即是不經計算帶入情感狀態)距離上次休假是多久了呢?似乎很久沒看到她這個樣子了。

 

拉˙1807!」「耶?」他猛地回過神來。

 

「我可以要這個嗎?」她欣喜的指個一個……布娃娃?

 

「呵呵,妳真有眼光,這個是地球上的東西呢!」老闆笑著拿起娃娃:「這可是舶來品唷。」

 

「很貴嗎?」聽到『舶來品』三字,資料庫顯示的第一筆訊息就是『昂貴』、『高價』,眼神中不免有些失落。

 

「唔。」拉˙1807偏頭想了一下,不是爲了舶來品,而是思考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兒,奧爾勃應該沒有這種擺設的店吧?老闆看起來,不像是星魅,更不是星靈……

 

「嗯,怎麼辦?」影˙472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路。她的眼神中充滿猶豫,平時他不會對東西有這樣的感覺,況且此次並不是來逛街的,接二連三的問題使得計算器的式子開始複雜起來。

 

「妳是米愛瑞卡的人員?」眼尖的老闆望向影˙472手中快被捏爛的外出證。

 

「嗯,是呀!」影˙472漫不經心的回答,對拉˙1807拼命的搖手宛如視而不見,此言一出,更是令拉˙1807的頭上冒出了冷汗,影˙472今天一定是反常了,除了對地球的舶來品「一見鍾情」,還隨便向普通市民洩漏身分。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誰也聽到了,要是一個不小心被上面的人知道了,那還得了?像上次那樣的處分……

 

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是……是嗎?那這個送妳吧!」老闆把布娃娃塞到影˙472的手裡,急急忙忙將兩人推出門,小聲的說了句「謝謝光臨」之後,馬上拉下鐵門。

 

「啥?」弄不清楚天南西地的兩人迷迷糊糊的被送出店外,影˙472一臉疑惑的看著手裡的玩偶。「他爲什麼要送我?」她一頭霧水的問,可不記得自己有什麼可以得到這東西的理由。

 

 

「搞不好是走私的。」拉˙1807不懷好意的說:「這樣,妳等於收了他的賄賂唷。」半開玩笑的補上一句:「犯法的喔!」

 

「是嗎?那……影˙472偏著頭想了一下:「不要讓芬˙176指揮官知道喔。」隨後,俏皮的勾起了嘴角。看到這個笑容,拉˙1807冒了滴冷汗:「有沒有搞錯呀!影˙472居然這麼回答?要是平常,她一定是無可奈何的把東西交回去處理,今天是怎麼了?一定有問題,絕絕對對的有問題。」心裡這麼想著,他開始盤算要怎麼把影˙472抓回找洛˙377修理修理。

 

當事人卻一副心情大好的催促著:「拉˙1807快走呀!」然後,跑在前頭。他滿肚狐疑地盯著她的背影,接著想想其實這也沒大不了的,旋即不再耿耿於懷,兩人就歡天喜地的享受起這久違的假期。

 

 

 

堅硬的鞋跟在無瑕的白瓷地上的穩健步伐發出清脆而毫無疑惑的聲響,一如它的主人嚴謹且不苟言笑。

 

「關於那個任務,現在展開了。」雖然是疑問句,但聽起來卻是無法違背的肯定句,沒有溫度的聲音不由得讓人有種壓迫的感覺。

 

「報告上位者,已交由影˙472拉˙1807予以處理,只是……」欲言又止。

 

「我會再召見他們。」簡短而毫無感情。這就是上位者的風範吧?芬˙176很快明白自己的疑慮是多餘的。

 

「是,那麼我先退下了。」芬˙176將對著若隱若現的黑色布幔行了禮,倒退幾步後轉身離開。

 

「星魅……嗎?」默默的看著芬˙176離去的身影,竟有幾分感慨。

 

自九十萬年前的災難後,星靈也逐漸凋零了。雖說星靈可以活上近千年,然而,由幾千萬剩下幾千名的星靈,也無法阻止不久後的種族滅絕。最後,只好以人造人的方式,使擁有其一半血統的星魅出生。

 

現在,那歐茲的星魅已是星靈的多倍,也因此許多要職皆為星魅所掌握。

 

影˙472拉˙1807,大概是影利文拉瑞爾的部門──星魅沒有名字,只有出生部門和編號已然。

 

辛˙65,傳命令下去,召見瓦拉˙卡賢者。」

 

「是,上位者。」星魅必恭必敬的退下了。

 

 

 

 

「召見我?」一個悶悶的聲音傳來。

 

「是的,有要事必須和瓦拉賢者商議。」侍者戰戰兢兢的回答,畢竟是賢者呀,怎麼說心裡頭總帶有幾分畏懼,不過他所對著的並不是人,而是眼前的書山?

 

侍者的目光飄呀飄的,不知道該放哪才好。

 

在眼前的是書,方才開門進來堵住自己的也是書,在自己身後的那堆是書,那個快要掉下來的不是書是什麼?

 

他不禁把頭壓得更低了。

 

滿屋子的書,天呀!人到底在哪裡?

 

不過說起來,書這種東西倒也是少見的,有生以來還是頭一次看見這麼多書,對科技發達的那歐茲來說,資料都電子化了,書可是寶物呀。但因為對方是賢者,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古董吧,而且還多到可以把人給埋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