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嘀咕一聲,準備在這片書海中挖人。當他伸出手,剛要拿起第一本書時──

「找到啦!」不明物體倏地破繭而出,侍者著實地下了一大跳,沒錯,名符其實的往後這麼一大跳。

 

痛!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侍者感覺到後腦一陣疼痛。先撇下這個不管,眼前這傢伙到底是誰?

 

年約三十歲的青年男子正對著自己露出笑容,然而是不是真的三十歲這可很難說了,畢竟可以活上近千年的星靈,老化的速度簡直是奇慢無比,青年時期又其長無比,可以維持數百年,狀況因人而異。簡單來說,在那歐茲幾乎看不到什麼白髮蒼蒼的老人。容貌,對他們來說也只不過是表年齡罷了。

 

腦袋還遲疑的當下,那人先開口說道了:「用不著這麼害怕吧?我看起來像什麼怪物嗎?」

 

「是……」說時遲那時快,下一秒,方才被撞上的書架就這麼硬生撲了過來。

可憐的侍者死命的掙扎了老半天後,極不容易才由那可怕的書海裡脫困生還,忽然了解,爲什麼資料必須電子化,原來是為了避免這種可怕的災難嗎?接著他在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再也不碰書這玩意兒了,打死都不!

 

 

「好!我們去見上位者吧!」

 

那傢伙,不,瓦拉˙卡賢者元氣百倍的說,像是沒受到任何傷害,還是說他根本就對書的這種令人畏懼的壓力習以為常也說不定。

 

「他真的是近五百歲的『賢者』嗎?」雖然抱持著非常大的懷疑,無奈資料的比對顯示為百分之百正確。

 

因為是賢者,對方並沒有讓自己等太久,看著剛剛和自己幾乎同時稟報的人還在遙遙的那頭等候,不禁泛起些許的感嘆。

 

「瓦拉賢者。」隔著幕簾,威嚴的聲音說道:「關於這次交由米愛瑞卡的任務,由你來進行輔助。」

 

「我?我可是老骨頭一把了。」五百歲應該算是老頭子吧?他自我調侃著,搔搔自己的黑髮。

 

「關於『太陽系的藍寶石』。」前一句話並沒有得到回應,上位者只補上了這個令瓦拉嚴肅起來的詞語。

 

「我知道了。」聽到這個遙遠的辭彙,他也不得不認真的思考起來。一邊思考一邊走,不知不覺就到了這棟十分眼熟的建築物之前。

 

「到米愛瑞卡去,有人正等著你。」對,上位者方才這麼說,自己也的確遵照指示到了米愛瑞卡,但是──

 

「怎麼走都走不進去呀!」是到了沒錯,只見瓦拉在門口走來走去,並沒有進入的跡象。雖然他是來過幾次了,可是都快繞了十多分鐘依然是徒勞無功。

 

他忽然有種想把門給砸了的衝動。

 

內心良知與邪惡正在拔河,斟酌著要不要把門砸爛進去的當刻,這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濃厚邪氣所以自己打開了。

 

眼前自動出現一條路來。

 

「哼,門啊門,算你聰明。」他踏上那條路,路面便自己動了起來,並到了一間小型會議室前。

 

裡面並沒有人。

 

「瓦拉˙卡賢者,請在會客室稍帶一會兒。」系統這麼說道。

 

「嘖,怎麼每次來的方式都不一樣。」他嘀咕著,才要坐下,就有人走了進來。於是中止了動作。

 

「瓦拉賢者快請坐吧。」看到瓦拉那個坐下去一半的姿勢,想必任何人都會這麼說吧。

 

來人是兩名男子,分別是紫髮與黑髮,兩者的眸子皆為綠色,是星靈罷。感覺起來,紫髮那位比較拘謹,長長的髮絲梳理得整整齊齊,一點也不馬虎,連坐著手都是交成十指環扣。剛才憋著笑要自己坐下的則是飄翼的半長黑髮,且一臉的輕鬆。

 

「好大的對比,還是說黑髮的人都是一個樣?」他搔搔自己的黑髮。

 

「上位者也提過了吧?」黑髮繼續說道:「我是影利文。」「拉瑞爾。」紫髮向他伸手示意。

 

「我們是,影˙472拉˙1807的『創生者』。」

 

 

影利文向他露出一抹微笑。

 

 

繁華的街道上,鬧哄哄的,怎麼大聲的吼叫都沒有用,影˙472正盤算著要如何才能讓聲音確切的傳進前方那人的耳朵裡。

 

忽然一個聲音響起,但並不是影˙472

 

「吾,給予你們指令。」拉˙1807忽地停下了腳步,緊跟在後頭的影˙472便一頭撞上。

 

「痛……你怎麼?」影˙472發聲道,對方則向將食指往嘴唇一放。並沒有誰說了話,影˙472心中好生懷疑,拉˙1807卻一動也不動,隨後,一記冷酷的音調在腦中擴散開來:「吾,有令於汝。」

 

大街上熱鬧不已,人群川流不息,然而角落兩名駐足不前的星魅,並沒有任何人留心他們這怪異的存在。

 

 

「這任務不是普通的棘手。」影利文總結道,令一個聲音亦不甘示弱:「豈是棘手?難度真是出人意表的高。他們真有能力完成?」

 

「您這是在懷疑我了?」一名女子發了聲。

 

芬˙176,沒有這回事。」影利文微微一笑:「不過挺令人擔憂呢。」

 

「我明白,這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負擔,但是我卻找不出更合適的人選了。」真諷刺,雖然自己是科技產物『星魅』卻有著不科學的第六感。有幾次她也質疑過自己的抉擇,但多次評估下來的結果,冥冥之中似乎有如此的安排?

 

「所以,我們得做的,是盡可能的協助、準備,把不確定的因素降低,提高、增加成功率。」拉瑞爾有條理的點出了解決之道,接著又是沉默。

 

「我懂了。」瓦拉執起右手,將快被咬爛的鵝毛管沾上墨汁,在紙上飛舞。

 

空氣中只剩下沙沙沙的書寫聲,三人的目光交會點皆是那揮個不停的羽毛,而它的主控者的眼神雖然盯著筆下,卻又像是在住是更遠方的思緒。

 

最後,筆停下來了。

 

「這是最大限度了嗎?」拉瑞爾盯著筆尖的墨緩緩暈散開來,染出一塊黑漬。

 

「那麼,展開行動吧!」

 

一抹溫和的笑,自影利文嘴角漾開。

 

「吾是上位者。」那個聲音這麼說道。有如看穿他內心一切的想法,那個聲音繼續揭示著:「知道自己的使命吧,拉˙1807,吾給予你的契約,你必須信守承諾,吾要賦予你,所有關於這個任務的一切,你能做到嗎?」

 

「我會盡力完成它,用盡所有的力量。」

 

「不要忘記了,你對吾的承諾。咒,是契約的證明。」上位者這麼說,剛才的幾分鐘裡,上位者來到自己的意識裡交談了。這是真的?他實在很難相信,至高無上的上位者竟會和自己交談,況且是在人喧嘈雜的大街上?

 

兩個小孩剛從角邊打鬧完,其中一個打輸後,哭著流著一臉的鼻涕眼淚跑走了。

 

就在這樣的地方?

 

拉˙1807極度懷疑著,比起這件事,另一個打贏了卻也哭得淅瀝嘩啦,吵死人的小鬼,還來的更有真實感。

 

「真想叫他滾到一邊,閉上他的嘴。」腦子裡一片混亂的拉˙1807此時正受到逐漸增強、震耳欲聾的哭泣聲迫害,即使如此,孩子依然是極為珍貴的,星靈的孩子。真正擁有生殖能力,完整的「生物」,對那歐茲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為寶貴了。

 

「這麼說起來,那個『半生物小孩』呢?」那個像小孩一樣的影˙472跑到哪去啦?拉˙1807的中央處理器開始搜尋關於「小孩」資料相關訊息:「幼稚」、「天真」、「失蹤兒童」……「不會吧?」他的額角滲出了斗大的汗珠。

 

 

 

「這裡是哪裡?」這是一個金色的房間,耀眼得令人無法直視。「哪來這麼華貴的地方?又不是首城。」影˙472疑惑的打量著四周的景物,感到非常疑惑,更令她不解的是,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這裡是首城。」

 

「是誰?」如果這裡真的是首城,怎麼可能讓自己恣意進入?「你是誰!」她小心翼翼的偵查週遭但是並沒有任何生物反應。接著,她聽到一個聲音在腦子裡響起。

「吾透過系統進入妳的意識交談,誠如妳所臆測,吾正是上位者。」她並沒有出聲,然而對方卻能得知她心中的所有想法。「因為是妳的意識,吾夠掌握妳有意識的任何思緒,此次的任務,吾必須在沒有任何猜忌的信任之下,方能轉交一切訊息,吾知道妳的決心,然而契約是必備的前提,違約者將付出比生命更為慘烈的代價。既然妳同意了,我們的契約也就從此時開始成立,關於代碼S的任務非同小可,因此特別在首城與妳──影˙472展開會談,『太陽系的藍寶石』細節部分……」清晰且有調理的聲音,大致上的任務內容都已掌握在心,最後:「咒,是效忠於吾之印記,不要忘了妳與吾之間的承諾。」

 

接下來她並沒有再聽到任何聲響,交談,結束了。

 

 

 

「『太陽系的藍寶石』和『月亮系的綠之鑽』?我不懂這次的任務意義是什麼?」一如他所說,男子的確是一臉茫然,由這句包含了兩個關鍵字的詞語中,似乎完全摸不著邊際。

 

「也許上位者也糊塗了?」宛如孩童的嗓音,金髮的矮人說道,末了,又因自己的話發出咯咯的笑聲。

 

「依照現在的情勢來看,不是相合就是分離吧?這是所能分析出的兩個可能性,瑞,你認為?」紅髮女子敲了幾下鍵盤,字彙一個接一個重新排列起來,她一邊等一邊問。

 

「靜觀其變吧,執行任務的,可是星魅呢……」藍銀色的長髮輕輕撥向一旁,金眼銳利的勾向前方。

 

 

月,正滑落到天空的邊際,意味著一天已逝去大半。天空除了幾許星光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發光體,然而街道並未因此而暗淡,竟是反之明亮。行走於路上的星靈們散發著屬於他們和夜的柔和光澤──那是星魅所無法比擬的亮度。

 

一隅,少年的身上散發出若隱若現的微光,如此的光亮也顯示出他的身分──星魅。然而這並不重要。他看起來一臉疲憊,面孔中寫滿焦慮與擔憂,本來飄翼的朱髮一如心中的情緒糾結成一團。

 

「到底是跑哪去啦?」由此可見,這一切皆是因尋人而起。眼見天色漸晚,自身的光源又是微弱得難以清楚照明,他也只有乖乖地用上最後,也是他最不想用的辦法。

 

嘆了口氣,他對著手掌說道:「這裡是拉˙1807,請接人員管理部……」掌中跳出一塊不大不小,螢幕上一塊銀色的後腦正對著自己。

 

沙˙73,我想問你……」話還沒說完,便被粗魯的打斷:「我很忙有事請快,拉˙1807你這次又闖了什麼禍?」「分明是你打斷我的吧」本來想這麼說,不過對方並沒有轉身的意思,看起來心不在焉的樣子,然後又是啪拉啪拉的打字聲。不用面對著他的臉說話,拉˙1807反而鬆了一口氣,畢竟這樣負擔會比較小一些。

 

「不是我闖禍,是影˙472。」首先,一定要更正這點。拉˙1807這麼強調著,就像小孩子強調「是他幹的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這樣的語氣。

 

「那麼,你們兩個這次又闖了什麼禍?」看樣子對方並沒有太大的更正。也罷,反正在他眼裡,本來就是把兩人合而為一,相加等於麻煩二人組。

 

「我找不到影˙472。」他鼓起了勇氣。

 

「哦?」聞言,打字聲停了下來,拉˙1807緊張的吞了吞口水,沒了打字聲,這片寂靜讓他頗感壓力。他屏息等待答案。

 

沙˙73緩緩轉過身來,推了推眼鏡,通常這個動作出現時,一定沒什麼好事情。「不會有問題吧?」思及此,拉˙1807的一顆心捏得更緊了。

 

 

 

「搞什麼呀!你以為我很閒是不?你們到底幾歲了啊!還在玩這種兩個人躲來躲去互相尋找的遊戲?記得這是叫『捉迷藏』是吧?更可恥的是連這種遊戲你都得作弊才贏得了?我是絕對不會幫助你這個找不到人還想利用我來作弊的傢伙,所以你別想我會告訴你影˙472就在宿舍待得好好的……」砲語如珠,聽得出來沙˙73帶著極大的不滿。

 

「咦?」話中似乎有矛盾?

 

隨後是一陣沉默。

 

「我什麼時候在玩捉迷藏了!」拉˙1807大聲的說,自己可是找不到人著急得很呀!

 

「要不然呢?明明就是在宿舍的人,居然還跑來問我?你果然嫌我不夠忙是吧!」

 

「你、你、你、你、你……!」沒等拉˙1807把那一大堆的「你」字說完,對方便不客氣的關閉了連線。

 

於是,那歐茲的一角便霹靂環起,雷聲轟轟作響……

 

 

望著潔白的天花板,總覺得今天過得真是莫名其妙,先是藉著任務準備放了小小的假,接著看了許多奇怪的東西,去了很多的地方,其中最古怪的是自己居然到了首城內部,還和上位者交談過?對了,還有那個娃娃,爲什麼自己會對區區一個地球孩子的小玩意產生這種奇怪的感覺,名知道也許會犯法還偷偷把它留下來。今天的一切是如此虛而不實,比較起來,那傢伙的喋喋不休才是今日最真實且毫無疑問的存在吧……

 

「所以呢?」她淡淡的說了一句,對方則相反的以激動的口吻叫道:「啥鬼啊!我找了老半天,結果你居然安然無恙地待在宿舍裡?我還以為你便成失蹤人口還是肉票了!」

 

「照你這麼說起來,我應該出事囉?」分析這句話的意思,似乎是如此?拉˙1807有如咬到舌頭般頓了下來。

 

「也也不是呀,但你知道嗎?你可是從我身旁直接蒸發、是蒸發耶!」拉˙1807誇張的肢體動作影˙472覺得好笑,然而又感到無比的溫馨,因為,是真的有一個人如此的關心自己。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比自己大五歲的拉˙1807……

 

那是一個下雪的日子,影利文帶著影˙472,應是把她交給了拉瑞爾,影˙472清楚的記得,那是最後一個部門了,因為檢查不出問題,卻老是異於常理的系統,一度被判定成「失敗品」。和別人不一樣的系統,有什麼人可以一起共識很難說,尤其連自己部門「影」都不怎麼待得下去,何況是跨部門的其他人?最後就這樣到了拉瑞爾的部門,測試了無數的星魅,一如王子拿著玻璃鞋業是了無數的女孩,在最後一家中,那個被遺忘的孩子開了口:「讓我也試試吧!」

 

但是,她不是玻璃鞋,拉˙1807也不是灰姑娘,她並不像灰姑娘一樣輕易的的套上了玻璃鞋。他失敗了,而且排斥反應很驚人,至今她還忘不了電流亂竄的情景,拉˙1807的資料差一點被銷毀殆盡,可是他卻說:「她就是我的『夥伴』。」於是,她被留下來。

 

期間,拉˙1807的系統排斥現象層出不窮,她曾留著眼淚,不止一次的問道:「爲什麼?」她不懂爲什麼會有人做到如此地步,一度她都想讓自己銷毀,而拉˙1807卻說:「我也不清楚爲什麼,但是我已經認定妳是我的夥伴了!」那段日子裡,她常受人側目,迪˙281菲˙288八成也是衝著她找砸的。而說也奇怪,自從拉˙1807的系統不再排斥後,她的狀況似乎也正常化了。這大她五歲的拉˙1807,就像哥哥一樣……

 

「就像哥哥一樣……

 

「哥哥?你在說什麼呀!」拉˙1807詫異的敲敲她的腦袋:「地球的資訊是不是存太多啦!」

 

「我剛剛有說什麼嗎?」一個不注意就說出聲了,影˙472急忙掩飾道:「地球?啊!拉˙1807,上位者說……」她突然記起了一件事來。

 

「妳也和上位者交談了?」他正色道。影˙472點點頭。

 

「我想……」交談的聲音漸漸壓低,絮絮而不斷。

 

 

 

 

 

夜幕低垂,米愛瑞卡的一隅卻是燈火通明,隨著天空伊角逐漸展露白肚,那光亮才慢慢黯淡下來。

 

通宵使得每個人皆掛有一雙熊貓般的黑圈,照理說整夜沒闔眼應是疲憊、黯淡的面孔,此時卻顯得神采奕奕。「呵,完成了。」原來這就是主因,心中的負擔放下之時,精神上自然開朗許多,肉體的疲勞又算得了什麼呢?幾名男子如同那詩抹布般,懶洋洋的攤在椅子上,雖然做了這樣的動作,還是一派的優雅。

 

方才發話的男子抓抓自己俏麗的黑髮,欣慰的望著一旁堆積成山的作品,就在即將寬心入睡之際,一桶冷水朝頂灌下:「不,這還不算真正的完工。」他沮喪地轉向了出聲的無情人:「拉瑞爾,你一定要分得這麼清楚嗎?」用不著說得這樣明白吧?好歹也讓人忽略這點小歇片刻嘛!望著那紫髮無情人,他在心中暗暗抱怨著,可惜對方卻沒有通心的本領,反倒是比剛才的冷水更悽慘的,一塊冰磚撲面而來。

 

「事不宜遲,就讓我們進行下一個重要程序。」拉瑞爾攤開一捲資料,白紙黑字已經分不清楚了,根本是密麻得令人難以呼吸吧,事實上,看到它的人也差不多窒息了。

 

「影利文,你知道嗎?我一直以為沒有人比我更精力充沛……」哀怨的吐出了一句,對方的答案卻更為驚人:「瓦拉賢者,對創生者來說,整周不歇都是家常便飯了,這一兩天又算得了什麼呢?」影利文一手搭著瓦拉的肩,安慰似地答道。回以慘笑的瓦拉人命地向系統發下指令:「召見影˙472拉˙1807。」

 

不久,兩名同樣掛有黑眼圈標記的小傢伙加入了隊伍。

 

「真好笑,我覺得這間會議室應該要再掛個招牌,叫作『熊貓眼任務執行部』了。」看到熬夜的情形同樣發生在兩名來人的身上,瓦拉忍不住說了這麼一句,然後,自己笑了起來。

 

影˙472先是一愣,接著拉˙1807與影利文居然也哈哈大笑起來,拉瑞爾只當沒看見,自顧自的盯著資料思考。影˙472呆呆的望著旁邊三個真的拿了張紙畫起旗幟的怪人。

 

「你們在做什麼?」她莫可奈何地詢問著,若是只有拉˙1807倒也好說,只是她開始懷疑起這位賢者與自己的創生者的身分,然而資料的比對結果卻將她的懷疑打了回票。

 

影˙472,人家不是都說,有其父必有其子嗎?怎麼你個性會和我一點也不像?」影利文邊說邊抬起頭,一手還拿著畫筆誇張的比畫:「偏偏還和拉瑞爾的個性那麼相似。」隨後,自憐的接了一句:「孩子長大後都是這樣嗎?」

 

「大概是弄錯了。」她淡淡的回道,後面那半句「拉˙1807倒和你挺像的。」差點就脫口而出,然而看到拉瑞爾後還是作罷。可按常理來說,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星魅個性,都會和創生者相似,也許就是所謂耳濡目染所致,雖說比例並不是百分之百如此,但極大的反差倒是少見。「所以拉˙1807算是稀有動物吧?」她偷偷望了一絲不茍的拉瑞爾一眼。

 

影˙472,妳看!」聽得拉˙1807叫著,影˙472定睛一瞧,天!那旗幟上大大的熊貓正向她咧嘴大笑。頓時無言以對。

 

「遊戲時間過了,你們有精神繼續進行了吧?」拉瑞爾頭也不抬的問。

 

「當然沒問題。」

 

隨後,三人很快進入狀況。

 

太陽系的藍寶石──地球,一個海洋覆蓋了70%以上的星球,他們所擁有的海洋是藍色的,故享此名。現在整個星球的最高等生物,是人類。與之輝映的,便是月亮系的綠之鑽,一個無論海洋、陸地皆綠意盎然的星球,他們所生存的──那歐茲,星靈們的星球。

 

兩顆星球就如他們所屬的星系一般,相互輝映著。本來沒有任何的雜質,幾乎一模一樣的雙星,然而,人類與星靈的差別,竟令兩者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那歐茲和地球,如今就像反面一樣。

 

原來自1969年阿姆斯壯訪月後,月球寂靜了數十年之久,而今地球的能源危機,又使得月球這肥羊炙手可熱。那麼,存在於月球附近的月亮系內部入口,勢必然會被發現,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那麼,當貪婪的眼光投向生意盎然的那歐茲呢?綠之鑽會是步上地球的後塵嗎?

 

對地球、對人類,是的,一定要嚴密的監控,決不能令綠之鑽落入他們手裡,即便是一段傳說──傳說是會成為真實的,因為那是孕育了「夢」的蛋殼。

 

 

「這就是本質。」瓦拉說:「關於此次的任務,能夠計畫的,都已經到達最大的限度了,但是,最重要的部分,是你們。」瓦拉停了下來,影利文輕咳一聲:「因為是去異星執行任務,所以必須變更系統,這是極重要的一環,成敗的機率難以計算,生死就這麼一線間。」然後,他安靜下來。

 

「決定權在於你們。」拉瑞爾頭也不抬的說,接著是一陣笑聲。拉˙1807昂首道:「我們不會退縮的,對吧?影˙472?」「當然,因為是承諾。」從接下任務起,就是給予了事物承諾,豈能違背?會這麼問就表示──「請給予我們百分之百的信任。」影˙472認真的說,影利文露出微笑:「好孩子。」不知道是不是看錯,拉瑞爾的嘴角似乎微微牽動。



「開始工作吧。」瓦拉精神百倍的說,拿下了披身的布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