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何謂君心?有何居心?  黎深乂百合 時間點 殿試結束,新進士受訓期

這個故事,發生在黎深和百合成親不久的第一個夏季


貴陽,彩七區的一座紅氏府邸── 

早晨,仕女們還不及阻止小少爺如廁,慘劇便「又」這麼發生了……

為什麼是「又」呢?小少爺如廁怎麼會發生災難呢?

當你您家的小少爺同我們的小絳攸,是「自行如廁」,並「很不巧的」方向感不是常人境界,您必定能夠了解正在尋找小少爺的仕女「又是一樁慘案」的心情,
也很容易體會百合此時心中「再」一次深深的懺悔,同時也能感受黎深此時此刻再一次的不耐煩。

聽完仕女臉色蒼白的報告,百合自然是飛奔而出,黎深雖然仍是冷冰冰地口吻說著「不干我的事」但心裡卻惡趣的猜想那個笨小子這回會把哪兒認成茅房。
畢竟絳攸在入住紅府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已有把院子當荒郊、將柴房當書房、廚房作澡堂……的不良紀錄,最常作的,莫過於走廊即臥房了吧?
就在未來的絳攸一再煩惱著自己在黎深心中如何如何,殊不知,早在此時,他已重重地存於黎深魔王的心中--即便是這種詭異的存在。

倏地,一頭抓狂的野牛,不對!是如同抓狂野牛的女人,百合,衝了進來--

「黎深!你還在這裡作什麼,你也要過來幫忙找啦!」

「不要,很麻煩」但是黎深連扇子也不及打開,就被發狂的百合抓了出去。

相對於被大颱風掃到的各個年長者,反倒是位於颱風眼的當事人,安安穩穩的待在了原地。

「這裡,是哪裡?」這句話幾乎成了絳攸的口頭禪,儘管他想戒掉,到頭來也只能無奈的吐出同樣的話語。

環視偌大的房間,昏暗的令人的冷意打從腳底直衝腦門。

他不由得到退了幾步,他以為是倒退,卻根本搞錯了方向,沒走出門,背部倒是狠狠地撞上了櫃子。

這一撞不得了,架子上的東西嘩啦啦地落成了山堆。

「痛--」他恨恨的向頭上一抓,抓起罪魁禍首--

「是書?」

書山中先是探出雙手,接著是一隻腳,然後是頭,再是另一隻腳。

習慣了黑暗的眼睛這才看了分明。

還真的全都是書。

雖然他方才腦中還想著只要抓到那個快把他壓死的元兇必定要放火燒個精光,但是,既然是書……

他摸索了一下,這個房裡果然有備用的打火石。

於是點起燭火,他發現自己被眾書團團包圍。

這裡是文字的世界,他栽入了幻想的世界--


走廊--

「你到底想到哪裡去啊?」黎深環抱著手,倚著柱子,看著百合從左邊房間跑入右邊,再往左邊第二間跑入右邊第三間。

他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黎深,他可是你兒子耶!」

黎深無奈的搔搔頭「會搞成今天這個樣子真是多虧了妳呀?」

百合一時語塞。

他有趣的盯著這樣的百合好一會,然後嘖嘴:「難道妳沒教過那小子,迷路時要待在原地嗎?」

她繼續發愣了。

百合完完全全忘記這麼簡單的方法,不曉得的時候就不要逞強,這才是最安全的。

黎深露出戲謔的表情,「妳就閉著眼睛跟在我後頭瞧吧!」

他充滿矛盾的說,百合氣呼呼的閉上眼,抓著黎深的衣角。

「哼,我就不相信你比我更了解小孩子!等你找到他再叫我睜眼吧!」畢竟她可是帶大了世界上最難搞的小孩,不,是大魔王黎深哪!怎麼可能有人比她更了解小孩子的習性?

俊俏的臉上勾起笑容,任百合抓著自己衣角,他才懶得去找那個小鬼呢,就讓什麼也看不到的百合跟著自己亂晃,好好的整一整她。

畢竟身後那人可是在新婚就開始和自己處於夜夜分居狀態的「百合」哪!

由於完全看不到,所以只能很沒安全感的抓住根本是恐慌源頭的黎深。

「不要啊啊啊,為什麼會有斜坡!」、「呐,下面是不是有樓梯!」、「不要隨隨便便帶別人晃來晃去的,你到底想幹麼啦!」

沿途皆是諸如此類的百合的尖叫聲。

感覺眼前不斷明暗交替,到底跑了幾間房啊?她忽然有種被耍的感覺,卻不能收回成命,只能氣得牙癢癢。

「絳攸--不在這裡」、「絳攸--好像也沒在衣櫃」、「哎呀呀,那個身影是--絳攸--身旁的貼身丫環」

你去撞豆腐自殺吧黎深……

百合打從心底想著。

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在黎深嘴角揚起,他忽然停下腳步,後頭的百合自然是硬生撞上。

鼻頭撞上了他的背,充滿他的氣味。從新婚開始她幾乎不斷的在閃躲,就算是以前更換衣物時自然的身體接觸。

她不禁感到頰上一熱。

「百合……」他的嗓音忽然在耳邊響起。

她覺得連耳朵也麻麻的。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黎深挑起眉來。


專心的徜徉在閱讀之海的絳攸,遲疑地抬起頭。

好像有誰來到這裡了?

他看見門邊的影子。


「黎深……大人?」

「切,原來是小鬼啊?」黎深嘖嘴,心裡咒罵著這小子壞事。

另一方面,百合終於得以重見光明--

「絳攸!」

她緊緊地抱住他,絳攸的書掉在了地上。

黎深依舊抱著手臂倚在一旁,冷眼旁觀。


(我恨百度河蟹審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