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國物語 【紫荊殘花】



夜幕低垂之時,曾是心中最深的恐懼。恐懼冰冷、失去以及孤獨。

一個人的時候,總是不斷地在思緒的迷宮打轉,沒有方向、沒有光芒,更沒有任何人的陪伴,有的只是寒冷、無助,以及不知由何萌生的悲傷。




唯有等到旭日東升,才能擁有些許的溫暖。




即便是一絲一毫,他並不強求多少。然而,連最後的一線光輝也自指間流逝,世界,還能有晝夜分明嗎?

日復一日的黑暗,無止盡的延伸。不知道自己是駐足於此,抑或是已經走了很遠很遠的路途。



只覺得漫長。



看不到,聽不見,摸不著。光陰,到底是停止了,還是轉動著?連自己的存在與否也無從確認。



曾幾何時,才又抓住,那弱小的日暉?



* ──


看著陛下的眼睛,就算燭影於眸中搖曳,依舊藏不住那深底的幽暗。

陛下望著燭火,斟酒、舉杯、一仰而盡,斟酒、舉杯……靜靜的沒有一絲聲響,而他,只是默默的注視著,注視著凝視火光的王,不發一語。


良久,王的雙頰上,泛起一片不知是熾熱火光或杯中物所造就的紅暈。隨後喉間顫動,卻沒有發出聲音,欲言又止,右手緩緩放下了玉杯,那碰撞桌面的清脆力道,似乎代表著極大的決心。

「孤……我,一直在想,如果……」他頓了頓,像是還釐不清頭的亂線,須臾,深深的一個呼吸才又找到起點:「如果,秀麗沒有進宮,皇兄是不是……永遠都不會出現了?」最後一句的語調急促,傳達焦慮,道盡迷惑。

聞者猛地一驚,王──劉輝的雙眼直視著他──靜蘭,劉輝的眸中,他見到自己的倒影,過去的清苑、現在的「靜蘭」。


劉輝的話在他腦中盤旋著,反覆咀嚼了幾次,一股悲涼、心酸漾了開來。


「一輩子,都不再相見了嗎?」



*──


偌大的皇室庭院中,細小的啜泣聲不絕於耳。最小的皇子,總是一身烏紫地來到此地,一言不發將自己埋首其間。沒有人注意,好久好久以前,花簇間曾出現的溫暖雙手,已經無聲無息的消失。

「這樹叫紫荊,是冬末春初綻放的花朵,你知道它象徵什麼嗎?」

他搖首,從來沒有人告訴他這世上的什麼。

皇兄微微一笑,牽起他的手,道:「紫荊,象徵手足之情,就像我們,紫家的紫荊花。」

他輕觸柔嫩的花瓣,開心的笑望著皇兄,他最喜愛的、他一個人的皇兄,清苑皇子。

伸出手,好像就能碰到紫荊的花瓣……卻驀然成空,一切,似乎都是幻影。


「你這個笨蛋,再也沒有人會保護你了!給我打!」

「不,不會的!清苑皇兄,我們約定好的紫荊花呀……」

「哼,紫荊是嗎?來人呀,給我燒!燒得一乾二淨!」




「不要!」




「不可以!」



「哈哈哈……什麼紫荊,愚蠢至極。」


熊熊大火無情的在紫荊上蔓延,不斷探出的火舌,一遍遍的舐過,毫不留情的吞噬。




「皇兄!」




「清苑皇兄!」




「嗚……皇兄……到哪裡去了……」是因為自己太笨?不懂事?是個愛哭鬼?


所以才不要他?




隨著時間的經過,火勢漸漸的轉小,熄滅後,已經不留任何一片紫荊花,不留一片。





有的,只是灰燼。




狂風一陣,什麼,也沒能留下。



「爲什麼……」



皇兄,爲什麼一句話也不說?

一定會做個乖孩子的,皇兄,爲什麼離開?



火盡,涙乾。




花開花落,冬盡春來。

春回大地,正是百花齊放相爭艷之時。

紫荊,依舊沒能開花。

所以,他的冬天還沒有結束,春天,仍在很遙遠的地方。

* ──




「如果少了這個契機?你還會出現在我的眼前嗎?」



如果劉輝沒假扮昏君,如果霄太師沒想出假迎妃的辦法,如果挑上的不是秀麗,如果靜蘭不是被邵可收養,如果秀麗不肯進宮,如果、如果……


如果所有的如果都化為真實,每個人都選擇了另一條路。

清苑就不會出現在這裡?

兩人永不能相認?

如此……




靜蘭忽然覺得喉頭一熱。別過頭,不對上劉輝的眸。


他閉上雙眼。


「靜蘭呀,你知道嗎?世界上所有的緣分都是注定好的,所以,靜蘭會成為我們的家人也是上天安排的唷!」女子捧起自己的臉,溫柔的說,並不是自己的母親,卻給予母親般、甚至遠過於其的溫柔與愛。

「沒有什麼巧合不巧合或是其他的選擇,因為你已經伴隨在我們身旁,那就是你的心意,沒有什麼好反悔的。」她對著自己展露笑容。


緣分,是注定好的。



但實現這樣緣分的,還要一份心意。







既然已經實現了,就沒有什麼如果。

成為了事實,就不必再害怕失去。



他輕輕的撫摸皇弟的頭,「一直在這裡的,所以不用害怕。」


燭火慢慢的轉小,眼皮似千斤重,已經控制不了了……


* ──


之前並不是沒料想過,但是翌日,「陛下和娘娘同寢卻依然好男色」這則傳言不到一小時就傳遍整個後宮。


「靜蘭,沒想到你……難道說和我這樣毫無姿色的女子相處在同一屋簷下使得你對女性感到無比的失望嗎?但是、但是就算這樣,也不可以,呃……吧?像珠翠小姐或是香鈴小姐、胡蝶姐姐的女性還是存在的,不要這麼早就放棄了啊啊啊!」崩潰似的急促語調。


「啊,小姐誤會了。」看自家小姐聽信了「那個謠言」,變得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靜蘭努力的想要辯解。

「我誤會了?啊,難道說是你不想要,劉輝逼迫你的?」辯解好像沒能達到效用。

「孤沒……」劉輝試著不要再愈描愈黑,對方卻完全置之不理。

「你安靜!」

「唉,小姐真的誤會了,我和陛下真的沒什麼,只是去陪陛下喝幾杯,不小心打盹了。」靜蘭溫和的笑了笑。

「嗯?」秀麗睜大眼睛,一臉懷疑。

「對……皇……靜蘭只是陪孤喝幾杯,講講故事而已。」劉輝拼命的解釋,秀麗盯著他好一會。

挺像劉輝會做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呀。」


「總算是相信了。」兄弟倆好不容易才鬆了口氣。


「那,孤以後,還可以找皇……靜蘭聊天嗎?」

「如果靜蘭答應的話。」

「當然沒問題。」

「不過,只能『聊天』喔。」像是非常不放心,秀麗特別強調道。

「孤發誓,絕對不會對靜蘭有非分之想。」附和的點點頭,順便附上保證。

「居然會對男子用上『非分之想』這個詞嗎……」秀麗無奈的撫著額頭,進宮以來,唯一難以矯正的就是陛下好男色的缺點呀。







「對了,靜蘭,能不能請你和孤到花園散步?」

「我很樂意,陛下。」靜蘭微微一笑。












兩人捲起袖子,合力補上那曾經缺了的一角。


期待來年春天,它的花瓣與櫻雪一同飄逸……


朝陽的溫暖之下,正逐漸伸出嫩芽的紫荊。


紫氏僅存雙花……


BY芙薇2008/1/21





(另,此乃值得紀念的芙薇彩雲同人文第一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