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可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這流言的發源地不久傳來更誇張的言語。

「聽說黎深二少爺有情婦呢。」「是啊,據說最近常常和另一個女人一起晃來晃去。」「你指的是哪一個?」「咦?難道說不只一個嗎?」「這麼說來傳聞是真的啊!」
「吶吶對方到底長得怎麼樣,比我們夫人還要美麗……唉呦!痛死了,幹嘛打我!」
「笨蛋,怎麼能拿那種女人和我們夫人比!」
「所以說到底……」

噓!老爺來了。
用眼神示意以後,家僕們連忙噤聲。

殊不知他們的對話早被身為黑狼的邵可聽得一清二楚,但是邵可並未出聲責罵。
再怎麼說,會傳出這般謠言,自己也脫不了干係。那天真是一時反應過度了,雖然說在那種情況下誰都會激動憤怒,可是以紅黎深作為事件主角的話──
只要多想幾秒就能明瞭,根本不存在那樣的可能,喜歡上百合以外的人。要真有這號人物的存在,邵可、玖琅何必為這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萬年不曾見的呆頭鵝留住花了十年以上才懵懵懂懂明白是必須存在的百合。

結果,等到恢復理智時,謠言和黎深都給轟出了邵可府。

「真是的……」一碰到百合的事情就無法冷靜。
他搔搔自己的頭。

「因為百合姬是你疼愛有加的妹妹啊。」不知何時來到身旁的薔薇看著那樣的邵可,笑了。
邵可倒抽一口氣。

怎說得上疼愛呢?從小到大不斷傷害著百合,對她最過分的人就是邵可了。

凝視著庭院裡飛舞的李花,邵可的嘴角揚起一抹苦笑。

明知道謠言可能傳到據說已經歸來的百合耳中,現在的邵可仍不打算出手處理,無論是否會造成誤解,都是黎深與百合的事了。
即使一部分出自邵可。

「又得向百合姬道歉了啊!」

薔薇的笑容帶有幾分嘲諷:「真是壞心眼的兄長吶。」

同一件事的無奈感也在邵可府的另外一角悄悄滋長著。
烏溜溜地大眼左右轉著,代替小手一直抑不住那來回踱步的青澀衣角跟隨著,卻不代表放棄抓住。

「攸哥哥等、等一下……啊──」跟著絳攸愁的團團轉的秀麗眼看著就要跌倒,聽聞她的驚呼,幸好最後是跌在絳攸身上。
「秀麗,沒事吧?」絳攸連忙向千鈞一髮之際跌進懷裡的小不點檢視傷害,她卻還淘氣地嘟起嘴的向滿面憂容的他大叫:「攸哥哥,要笑。」看樣子精神好得很,要是有什麼萬一,靜蘭決計不會放過自己。
他好容易鬆了口氣。

「攸哥哥!」在邵可府待了幾日後,現在的秀麗已經管他叫「攸哥哥」似乎是一直不太記得「絳」這個音。絳攸並不是很在意。摸摸她的頭,露出淺淺地微笑,秀麗似乎很滿意,不一會就在絳攸的膝上睡著了。

於是他的表情又嚴肅起來。

這幾天一直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雖然知道薔薇夫人是自己的伯母,對於誤會伯母這件事他感到深深的抱歉,但是黎深大人的緋聞卻如火如荼的傳開來。必定是對象另有其人,是不是要再一次調查,但這又該從何查起?

就絳攸所知,光是女方的容貌就友四、五個,五、六個版本,更別提眾說紛紜的身家背景了。那麼該怎麼做才好呢?

由於陷入思考,絳攸並未察覺有人向自己接近。

待到發現時,絳攸嚇得差點整個人彈了起來,然好險最後沒有這麼做,因為現下秀麗正枕在他膝上睡得香甜。也正因為如此,更該慶幸對方目前只是一聲不吭的吃味已然。
看靜蘭面無表情地往自己腿上死盯,絳攸忽然很想笑。啊啊,他其實很忌妒吧?被一個來沒幾天的人搶走哄小姐睡的重要工作。

「你笑什麼?」

不好!一不小心太得意忘形了。

「沒什麼。」靜蘭瞅他一眼,繼續注視秀麗的睡容,邊說:「黎深大人的夫人回府了。」

「咦?」

「你要回去吧。」

乍聽是問句,聰明如絳攸那會聽不出涵意?知道再往下對自己鐵定沒半點好處,即使覺得靜蘭現在的神情多麼難得,為自個兒人身安全著想,還是這樣撤退吧。

他輕手輕腳地挪開秀麗,靜蘭的表情才稍稍緩和。
小姐的守護者真難為呢,無時無刻小心翼翼地守護著……保護……對了!
靈光一閃,生平為一一次坦率地向靜蘭丟下一句「謝啦!」的絳攸,雀躍且匆匆地辭別邵可府。

豁然開朗的絳攸青春地在大街上奔跑,腦中新目標愉快地轉著。
「只要當百合夫人的貼身保鑣就行了吧!」
百合夫人那麼溫柔可能無法有效威脅對方,那就讓自己代勞吧!

「這一次一定能幫上百合夫人的忙!」絳攸漾開歡喜的笑容。

然而──
「紅府怎麼忽然不見了!」

看來在幫人之前,絳攸還有得幫啊!

* ──
「可惡,跑得真快,哪裡來的菜鳥這麼不懂規矩,氣死我了!」

「憑什麼我要陪你躲啊!」

「就憑你是共犯啊,鳳珠。」

「我什麼時候……」才打算站起身大力抗議,馬上被黎深拉坐下。

方才搜索著的那人回頭過來望了一眼。

鳳珠的嘴被緊緊摀住,直到官員遲疑了一會離去後才得以大口呼吸。

「呼……喂、什麼時候我也和你同流合污了。」面對鳳珠的發言,一雙絕無善意的眼細瞇瞇地瞧著。

「你、你幹嘛!」

「只是覺得你不可思議的傻了。」

鳳珠不滿的挑起柳眉。

「你敢說剛才送東西過去的人不是你嗎?」黎深淡然地問。
一時語塞。

「說是緊急要件讓對方手忙腳亂的人是你吧。」淡淡的敘述句後黎深加深了笑意。

「……」

「所以說追根究底耍了那個老傢伙的主謀是你,說你只是共犯簡直客氣了呀。」大言不慚的做出此結論的那人悠乎哉乎地甩開摺扇。

滿額青筋的鳳珠則暴怒大喊:「別給我推得一乾二淨,我才是被你騙得一塌糊塗的受、害、者!」

就算第一條第二條鳳珠都辯不過黎深,然而在的確是急件的封盒下層放入青蛙且趁對方忙著回信之餘讓青蛙跳滿整間辦公室,到底是誰幹的好事?連腳趾頭都知道的答案還用得著賴掉嗎?回信時黎深以自己官階未定不得潛越密件而拉著鳳珠跑到外頭時,鳳珠還傻楞楞地想這傢伙什麼時候開始懂禮數起來,待聽聞裡邊錯把青蛙當墨條,再轉頭向黎深破口大罵時,早就被裡面的官員當成共犯,黎深還得意洋洋:「我可是替他克服恐懼耶!」也不知道他怎麼探聽到那官吏素惡黏稠之物。會知道這種事情,分明就是主謀,隨後還一副很夠義氣的樣子抓著他到處躲。

怎麼會有這麼厚臉皮的人!

黎深忽然「啪」地收起扇子:「那就算扯平好了。」

「什麼?」這是那一國的道理?不待鳳珠爭論清白,黎深便逕自往前走。

「你又想做什麼了?」鳳珠連忙拍掉身上的塵土,慌慌張張地跟上。

蜿蜒地繞過的皇城後院,黎深八成又想溜到外頭鬼混了,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發現這些奇奇怪怪的捷徑,而且就算有守衛對方也在看到他的瞬間落荒而逃,更別提阻擋了,就這麼讓他輕而易舉的溜到大街上。

已經好幾天了,鳳珠努力不懈的一邊緊跟著黎深再那之前還得將魯大人交代下來各式各樣擺明就是刻意惡整人的工作完成。雖然鳳珠對自己分心處理私事早有了被盯上的覺悟,但他真沒料到魯大人會刁難的這麼徹底,然而畢竟是自己理虧在先,鳳珠也只能更加賣力。這麼拼命結果卻是一無所獲,不免有些灰心。

更令他不解的是,明明採取緊迫盯人的策略,黎深的緋聞竟不減反增。就連現在都能感覺到背後有人指指點點。

「黎深你真的沒有做任何事嗎?」話一出口鳳珠馬上感到後悔,這心裡的嘀咕怎麼就藏不住呢!哪有人傻到開門見山的問啊。

「你還真是直白的讓我瞠目結舌……任何事指的是什麼事呢,鳳珠。」

低頭暗罵自己愚蠢的鳳珠聞言不禁抬起頭來,背對著自己的黎深聲音竟然是含笑?是
取笑他黃鳳珠這些天來抓不著半點兒頭緒還天真的問了起來嘛!生氣的鳳珠正要開口反駁,卻……

「怎麼樣,好吃嗎?」轉過身來對自己笑的黎深一臉心情大好的模樣。

鳳珠差點沒把嘴裡的東西給吐了出來,「禮貌、禮貌」一連在心中默念幾次之後好不容易忍住這股衝動。

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茫,由看見黎深周圍不斷有小花綻放。

鳳珠咳了幾聲,到底是因為黎深的蠢臉還是那倏地塞進口中的過甜糖葫蘆,先不論此,那混蛋正滿面期待的等著他的回答。

「……」一時之間居然連半句恭維也說不出,一定是被口水嗆到了,絕對,鳳珠心中如此說服自己。

對方則鍥而不捨的追問:「怎麼樣怎麼樣,你覺得秀麗會喜歡嗎?」
原來是因為秀麗!怪不得是那張蠢臉!

「……甜、甜死了,誰會喜歡啊!」鳳珠大聲的抱怨,一者,他從來就不喜歡甜食,這類東西他不知道幾年沒碰了,再者,就算好吃他也不想說來讓這個盆栽男稱心如意。

「既然鳳珠說討厭那就是好吃了。」也不知從哪下的結論,黎深一個人自得溢滿起來:「呼哼哼哼,我怎麼可能輸給玖琅,秀麗鐵定會喜歡的嘿嘿嘿……」

聽起來像是爭風吃醋的內容,有這樣的叔叔簡直是倒了八立方輩子的霉。

如此感慨的鳳珠嘆了口氣,自黎深身上別開視線,「要是多看這個人一秒馬上會變得跟笨蛋一樣了」,也因此他注意到背後似乎自方才就持續不斷的熱鬧。雖然後頭很勉強的壓低了嗓音,有幾句還是這麼鑽進了聽力驚人的鳳珠耳裡,尤其是裡面有關鍵字的時候。

「啊啊,那就是黎深大人的情婦嗎,和想像中不太一樣呢。」「沒錯沒錯,不過若是那位大人喜歡大概也……」

鳳珠猛然一驚,「莫非我錯過了什麼?」連忙環視四周──
卻說那百合和胡蝶組成戰線後就負責上街調查,走走看看,浩劫歸來的絳攸自然以護花使者的身份隨侍左右。

如果不是因為情婦的事情,絳攸很喜歡和百合這樣上街,但是現在的他沒辦法像百合一樣,帶著遛達的好心情遊玩。

「搞不好百合夫人是在強顏歡笑吧?」意識到有這個可能的絳攸立刻想到:「如果連我都這麼陰沉沉,那還有誰能讓百合夫人歡笑呢?」於是他決定打起精神幫助百合散心。

看到之前很少笑的絳攸露出可愛的笑容,就算完全不知道這是絳攸「體貼」的一部分,百合也感到非常開心,母子這麼天天上街「調查」也算非常愉快吧。


今天百合也在街上閒逛,卻在給絳攸挑波浪鼓時意外聽見黎深的聲音。

「咦?這種時候人在城外?該不會是偷溜出來吧!」又仔細一聽,連鳳珠也在這裡?

「百合義母,那邊的花很漂亮唷,我們要不要買一點回去,一定很適合百合義母的!」絳攸忙著看旁邊還有什麼能讓百合提起精神的東西,回首過來卻見百合拿著波浪鼓一動也不動。

「百合義母?」絳攸輕輕地拉了下她的衣袖,百合連忙露出笑容。「沒什麼。」卻還是陷入沉思。

啊,他們好像要往這裡過來了,糟糕我對鳳珠他……

絳攸正疑惑著怎麼回事,下一秒馬上被百合拉著躲到最近的牆邊。

被猛然抓起的絳攸才要發問,卻看百合唇語:「對不起,能先別出聲嗎?」

絳攸頷首,決定用自己的眼睛來明白狀況。抬首便見黎深和一位烏髮及腰,閃閃動人的美人相並肩。

「而且還在吃糖葫蘆!」

絳攸霎時間頓悟了。

「黎深大人靜和別人光明正大同遊街,百合夫人必是傷心得不得不避開,天下哪有這般道理!」

滿腔正義的絳攸在百合還未反應過來時便衝了出去。

「不好!」百合驚呼,只見絳攸憤而上前的背影。

「你這個壞女人快離開黎深大人啦!大笨蛋!百合夫人是最好的,黎深大人只能和百合夫人在一起,我討厭妳!討厭妳!」

一衝上去小不點絳攸便抓著鳳珠的膝蓋一陣亂搥,瞬間呆滯的鳳珠完全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而四周的人們開始竊竊私語。

「看吧,我就說是『她』。」「騙人吧,怎麼可能!我的賭金全飛了。」「俗話說得好願賭服輸,你就認命吧。」「混帳,老子的吃飯錢都輸給你了。」「貪財貪財……」

「就跟你說人不可貌相吧。」「貌什麼相啊,猜了老半天居然是個戴面具的!」

腦袋一片空白的鳳珠這時終於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

自己竟被誤會成紅黎深的情婦?

「開什麼玩笑!」
怒不可遏的鳳珠大為光火的用力搖頭澄清,這不搖還好,這一搖把木製面具的棉繩給搖了開來──

「喀噹──」

作為最前鋒的絳攸毫無疑問受到最直接性的衝擊,剎時腦袋一片空白,搖搖晃晃的他眼看著就要和地板來個親密接觸,發愣的鳳珠無關緊要的黎深哪裡會接住他?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不偏不倚地接住。

「百合?」兩個嗓音同時響起,微微抬首的百合在對上鳳珠視線的瞬間立刻逃之夭夭,見到這一幕的黎深竟是一聲不吭地打開摺扇。

大街上,呆然的鳳珠、悶不作聲的黎深以及本來忙著看熱鬧卻被驚為天人的容貌凍結得動彈不得的眾人,就算帶著午後夏陽味的暖風徐徐吹過,依然沒有解凍的跡象……好個慵懶緩慢的夏日光景。


待續

預告看熱鬧組出現+黎百戲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