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同人小說

警告!遊戲橋段有,請結束遊戲後食用。





【Starry☆Sky in Autumn】重症患者(星月短篇)

星月琥太郎乂夜久月子

「我的工作就是照顧病人。」、「如果是病人的請求我可以答應。」

說得漂亮。

諸多的偽裝。

只是因為不敢前進。


看著她毫無防備的天真睡顏,嘴角揚起苦楚,一抹。
譏笑郁的滿口胡言猶在昨天,又是什麼時候變得謊話連篇?早就偏離工作的工作。


輕輕撥開被汗水濡濕的散亂髮絲,小心翼翼繞過白皙的頸到鎖骨,將打結的髮梳開,到了髮尾卻不忍離去,大概還有什麼糾纏著,與妳。


怔愣凝望,想假裝不被吸引,欲離,卻忘了手被抓緊。無法移開也不能再接近,此時此刻,恍如無期徒刑。

歡樂的修業旅行徒留我與妳,想為無法與眾人同聚的妳哭泣,又不爭氣的暗自欣喜。虛偽至極。

「照顧病人是我的工作。」

如此的宣示不過是自欺欺人。


沒有漏看妳任何表情,寞落,那正是我心中的感情,明知道相同意義,但我不能填補,因為根本沒有資格填補。
然而又為什麼,想要緊緊抓住?
沒有一個理由能待在妳身旁,妳並不需要我,連同妳的未來。
芳唇輕啟,瑣碎囈語,側耳,不願意聽見妳的道歉。


該道歉的人是我,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作為在妳身旁的藉口,病了的人是我,貪婪地以孱弱發出次次請求,博取溫柔,以病昏思路當作越界的引索。


吻止妳的道歉,用罪惡逃避罪惡。
自私的大人、男人。


只要妳忽然清醒,那清澈的眼眸必映出我的罪行,與那不堪的臉孔。
害怕疏離,於是沒有勇氣放開手裡暖意。
到現在仍對自己的懦弱姑息,唯有現在校醫不能離去。
唯有此時,校醫能伴妳榻前,聽求病人任性。
是的,我會離開,在下一個罪惡降臨之前。


無法輕巧解開的結,僅能粗魯地扯斷,一瞬痛楚僅是妳青春的短暫休止符,妳是個孩子,有漫長路途。
堅強如妳,必能安然過度。


藥極苦,而我不得不服。


芙薇2010。2。11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