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篇文章是以輝十三的孩子的角度回看上一代愛情
並非本人不支持輝秀,而是我認為依照整部作品走向來看,他們兩人的愛情會是另外一種形式,而非「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畢竟,如果最後秀麗無法以官員的身份在彩雲史上留名,整部作品的中心意義就消失了
而王妃和官員的身份也無法妥協。
此預設角度如無法接受請按右上角X離開


====================================


彩雲國物語 CP紫藍 櫻絮

我知道,父王根本不愛母后。

即使他們在別人眼裡有多麼地琴瑟和鳴。

兩人之間並無不睦,以前我也曾以為這是一個多麼幸福的家庭。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了。

那樣的溫柔並不是愛,父王與母后之間所存在的,並不是愛情。

我不明白,不能明白。

既然不是愛情,為什麼兩人還能扮演起完美的夫婦?

既然不是愛情,為何要結合?

既然不是愛情,為什麼,父王的後宮只有母后一人?

很久以前,曾經聽璃櫻大人說過,一夫一妻制是父王決定的。

可是這個位置既不是為母后保留,又是為了什麼?

從發現件事開始,沒辦法和以前一樣生活在家庭之中。

太空虛了,沒有真正愛情的父母。

不能就這樣放任不管。

母后,太可憐了。

「唉。」

「江語,怎麼還不睡?」聽得是母后的聲音,嚇了一跳,正納悶著為什麼侍官沒有通報呢?翻過身。除了對上母親溫柔的臉。同時也看見了母后背後一干蒙住口鼻的侍官。

母后不愧是被藍家首席──司馬家養大的。他開始可憐起自己的侍官。

而母后這麼做的理由是:我怕會吵到你嘛!

好像也沒辦法反駁?

「沒什麼。」

「我說你呀……」母后猛地戳了他的臉:「你這小鬼,不過十一歲的小小孩,裝什麼憂容?」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哎呀呀,我都忘了。」母后笑了笑:「明天就是你的十二歲誕辰了。」

「不過呢……在我看來還是個小孩!」冷不防地有被擰了擰臉。

「母后!」

「好啦、好啦!你那個臉實在很像你父王和四舅的綜合體,讓人忍不住……」她拍了拍他的頭,像是放心了什麼,輕輕露出微笑。

「母后……」

「快睡吧,明天可是你的大日子呢!」不知道為什麼母后的臉模糊了,他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 ──

「真是個難搞的小鬼。」她步出東宮,舒展舒展筋骨。

「十、三、姬。」

一把低沉的嗓音忽然在耳際響起,將她嚇了一跳。

「嗚哇,劉、劉、劉輝!」

「孤都看見了。」

「看、看見什麼?」十三姬不改顏色,劉輝無奈的彈了她的額頭。

「好痛。」

「孤看見了,妳居然對這麼小的孩子用手刀呀?」

「江語不是小孩子了!」

「妳剛剛才說他是小孩子吧?」

「唔……」一時之間竟被自己的話堵得啞口無言。

劉輝看了不由得想笑。

「晚上很冷,回去吧。」

他輕輕牽起她的手,她心頭震了一下,旋即緊緊握住他那因長期練劍而粗糙的大手。

非常溫暖。

就算是相似的大手,她也不會再因為那個人而心痛。

一切都結束了,那個擁有螢的男人。

那你呢?

你還思思念念那個我們都熟悉的「她」嗎?

十三姬仰首望著劉輝英挺的臉,已經沒有初即位的時候不安、軟弱與動搖。

對了,他已經很久沒有提過她的名字了。


所以,我們心中是怎麼看待彼此的呢?


「怎麼了?會冷嗎?」他溫柔的嗓音讓她無法思考。轉眼伴著體香的外套已披在自己身上。

「沒什麼。」

雖然很不願承認,但現在腦中回想起的,是龍蓮五哥的話。

很難得的,龍蓮五哥在自己婚禮上說得讓她很想哭,頭一次感受到五哥身為兄長的身分。

「人要不斷的思考自己的幸福。」

經過楸瑛四哥的「翻譯」後,這句話變成了:「妳幸福嗎?」

我幸福嗎?

從那一天開始到現在。

* ──

那一天。

「我叫你不要再喝了!」第十瓶了!劉輝笑盈盈的回宮後就不斷的要她拿酒過來,第一第二瓶,她只道有什麼好事,可從第五瓶開始,十三姬就覺得不大對勁,於是把酒藏在背後,沒想到他直接用搶的。

「不要再喝了!」她大叫,拍掉他的手,手上的酒瓶「啪啷」地碎成一片、一片、千千萬萬片。

也許這一聲驚醒了他,劉輝猛然止住動作。呼吸紊亂。

「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他嘀咕一聲,螞蟻似的「對不起」,然後鬆手放下酒瓶。

但是十三姬沒有打算住手,她深深的抱住他,小臉藏在他自然捲的髮間。

「十三姬……」

「不要怕,如果受不了了,就帶你逃走。」她冷靜而堅定的語調在室中如此清晰。

她感覺劉輝的胸腔緩緩起伏。他深深吸了口氣。

下一瞬間,擴大的胸腔又縮回了本來的大小。

「孤現在一定很窩囊。」那猛地重吐出的氣,讓他就像洩了氣的皮球。

「沒關係,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怎麼這樣說呀……」劉輝有點氣餒,這位首席女官毫不在意男人的自尊心嗎?

「我會聽的。」

最後的最後,他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孤以為自己會很坦然的。真的。」堂堂一國之君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落下了男兒淚。

「嗯,我曉得。」如同自己反反覆覆,無法將隼和迅切割清楚。隼帶著迅的眼罩、迅的口氣、用迅給她的名字喚她。

──螢。

即便當時感到迷惘,她還是斬斷了那眼罩、那份情。

劉輝也是這樣的心情。

很深很深的夜,一如她待在她身邊的許多許多夜晚。

隨著破曉,這樣的劉輝不再出現,完完全全的消失在那最後的夜裡。

然後,如同當初他所承諾。


「孤決定迎娶,十三姬。」

朝議上如此宣佈。


對於主上的決定,罕見的,四哥很不贊同。

畢竟一切都太倉促了。

「十三姬,這真的是妳的決定嗎?」

沒有猶豫,主上給予的保證,就是她的一切。

『十三姬和她是兩個人呀。』在眾人都認為兩者相似之時,惟獨他給了這個答覆。



所以……

「我絕對不會成為替代品。」



「咳……」伴著這聲病音,劉輝的身體微微顫抖,將她由遙遠的記憶中驚起。

在他的臂彎裡,她靜靜的端詳著他的容貌,纖手撥弄過他微鬈的瀏海。

「晚安,劉輝。」

*──

「小姐,到了唷!」馬車緩緩地停下了,駕車的壯碩男子中氣十足的聲音向後吆喝道。

「終於,到了。」女子緩緩下車,駐足於城門之前。

由於尚未到入關時間,城門還未開啟。

而女子只是靜靜的注視雄偉的城門好一會……

「久別了,貴陽……」

「真的不用通報一聲嗎?只要和守衛說一聲,憑著御史的身分再晚也能入關的。」另一名男子躍下馬車說道。

「御史的權利僅用於公務。」她簡短的表明,「我可不想到了王城腳下被長官或是那只清蛾抓到把柄呀,靜蘭。」

於是對方微微一笑。

「雖然是這樣,可是小姐呀……」一方面以微笑表示理解,另一方面卻還想說些什麼,但秀麗完全沒有理會他的意思。

「那麼,燕青──」

「都準備好了,小姐。」聞聲,燕青露出一口白牙,笑嘻嘻地跑了過來:「馬車拴好了,爐子堆好了,帳篷也搭成了,只有一件事沒成……」

「什麼事?」

「請問小姐今晚想吃什麼?」

秀麗微微一笑,也爽快的給了答覆。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吧,這下全齊了!」

「我說燕青你動作還真快呢,我什麼也還沒說。」

「什麼也不必說,」燕青的大手抓亂了她的頭髮。「跟在小姐身邊十來年,我難道不明白嗎?小姐總是低調行事嘛,知小姐者非……哇嗚,靜蘭你幹嘛!」

看來剛剛是有什麼話刺激到他了,此時的靜蘭皮笑肉不笑的揪著他的耳朵,冷冷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有時間廢話還不快去抓野味?小姐要是沒得吃,拿你做晚餐怎麼樣?」

「我說靜蘭,我看起來真的這麼可口嗎?你……好好好,我去就是了。」即便受到可怕的目光,燕青仍是面帶爽朗的笑容,然後豪邁的向秀麗揮揮手。

秀麗不禁莞爾,這樣畫面、這樣的情景,不知不覺這般日子也已經十來年了。

對,自從和這個地方、那個人分別以後。

她將臉貼在城門,彷彿在傾聽它對盛世的歌詠,讚揚它每日開闔間所見的萬民富庶。

高牆內的,是這些年來你用心經營的美麗都城吧?約定比先王更富裕美好,我知道你已經,實現了我的夢……

那麼,你的夢呢?

它實現了嗎?

『請你,一定要,好好的愛惜自己。』好似昨日才說出口的話,轉瞬已過十年,那是除了國家大事之外,櫻樹下最後的約定。

秀麗閉上雙眼,感覺風兒輕觸臉龐,然後,不着痕跡的把面頰上的濕潤帶走,若那再也回不來的心情。



*──

「你發現了?」在離城門稍遠的叢林,燕青低沉的嗓音問,靜蘭不客氣的白了他一眼。

「既然如此,你還催小姐進城?進城也不見得安全吧?」

「怎不?你也曉得這事。野宿?虧你也做得出來。該死的。」語末,靜蘭罵道。「我是說這傢伙。」聽得東西重重往地上一摔,然後他飛快的補充。

「噢,當然,如果要罵我你才不會只罵這三個字,」話還沒說完,燕青的棍子猛往地上一擊,隨後繼續說道:「我說這些傢伙到底有完沒完呀?你看看他們的來歷如何?」聞言,靜蘭將火把探向地面。

地上是成丘般幾個殺手打扮的男子。疊在最上頭的,也就是方才被罵「該死的」,然後過肩摔上人堆,接著又在掙扎時捱了燕青一棍的倒楣鬼,靜蘭手上微微的火光令其腰際的令牌閃閃發光,看來這就是這幫人的頭兒了。

「看與不看又有什麼分別,反正想殺小姐的人數也數不清。」

「如果換成是錢數也數不清,小姐一定會很高興的。」

「這話倒說的不錯──」靜蘭冷冷的瞥了地上一眼,「就拿這幾個人頭來貼補家用好了。」

「一兩、五兩、二百文……」並不是說說,靜蘭真的從衣袖中掏出一疊通緝令,開始比對。

「哇嗚,你還真是一點都不浪費耶。」燕青一邊捆綁刺客,一邊讚嘆道。

「六兩三錢、五百文……這些傢伙八成也是哪裡來的混混罷了,比起前一陣子的那群,差得多了。」

「大概只是警告意味吧?」燕青不以為然的說。

「切,才值這麼點?這樣子連我們兩個勞動的伙食費都不夠。這下要怎麼處理才好呢?」

「要說徹底利用的話……難不成你想拿來煮湯?」

「好主意──當然是開玩笑。」看著靜蘭的臉,燕青和幾個意識朦朧的刺客不由得一身冷汗:不,他絕對是認真的。

「小姐的憂鬱時間也差不多快結束了,你動作還是快點吧。別忘了還要幫這夥人準備吃的,最近都得活抓給官府,真麻煩。」

到了這個地步,本來凶神惡煞的通緝犯們,被靜蘭瞪得都想說:「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

「小姐的憂鬱時間嗎……」燕青搔搔頭,越靠近京城小姐看起來就越是困擾,不過那也僅是晚上的一小段時間罷了,時間一過,看起來就像什麼事也沒有,雖然這狀況更令人擔心。

「把小姐帶回來是正確的嗎……」靜蘭低聲嘆道。

燕青愣了一下,大手抓了抓他的頭:「你在說什麼?這兒可是小姐的家耶,總不能要小姐像你一樣,遇到事情就逃避一輩子吧?」此話一出,靜蘭身邊的空氣倏地降了十度,卻又無法反駁。

「難道不是嗎?不過小姐比你好上太多了,她會好好處理的。」燕青望著遠處的秀麗,淡淡地說。

靜蘭嘀咕一聲,沒讓誰聽清楚。

「哎呀,走啦走啦,甭一副殺人的眼神,鳥獸都給跑啦!」

*──

朦朧中,江語看見了一個男人的背影。

他覺得很熟悉的背影。

於是他走上前,雖然沒有看清楚臉龐,但是他確定了,那是父王的背影。

比起父王的臉孔,他對這或許更為熟悉,因為忙碌的陛下,幾乎沒有什麼時間看看自己的皇子。

所以江語總是偷偷的,注視著父王寂寞而孤獨的身影。

父王,要走去哪裡呢?

江語開始打量四周。

這裡是……母后的寢宮嗎?不對,應該是眾多別院的其中一所。

櫻花輕輕飄落在江語的臉上,但他沒有心力欣賞這美景。

劉輝稍稍凝視院裡最大的一顆櫻樹,片刻而已,依舊沒有停下腳步,江語的心頭忽然慌了起來。

「父王,母后的寢宮是在這一邊,您要去哪裡?」

劉輝沒有回答,江語有點不安,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父王疾疾而不語的身影,讓他感覺好像會被這樣丟下。

什麼會被留下,他不清楚,但隱約覺得不能讓父王消失在視線中。


「請不要留下我……」



翌日,彩雲國東宮。

葉和殿。

他幾乎是被侍女的驚呼吵醒的。

他揉揉雙眼,愛睏的問道:「怎麼啦?天終於塌下來了還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他戲謔的口吻並未讓對方答不上話來,反倒招致責罵。

「都不是!江語殿下,請不要以為這些事情很有趣。您的眼睛是怎麼回事?今天是什麼日子您沒忘吧?」

他沒有回話,有點看戲味的聽著。這個女官分明沒比自己大上多少,他方才只是說說,天又不會真的塌下,太陽更不會這麼容易就改向。何必這麼認真?

至於自己這雙眼,的確是無法反駁充著血絲的事實。

「所以,為什麼會弄成這樣呢?」她鍥而不懈地問。

他挑起一邊的眉。「反正都已經是這樣了,就不要追究。」

「可是……」

「如果妳吻它一下,馬上就好了。」他細細的眼不懷好意的笑著。

「殿下!」

「更衣。」他不耐煩地說。

「知道了」

江語瞪大了眼,沒看過女官還和主子嘟嘴的,怎麼回事?

邊更衣女官還邊碎碎唸著今天所有的行程和活動。

「等一會李太傅會過來接皇子,然後儀式會……」

不知道心中想著什麼,皇子僅是含笑不語。

「殿下!」

「我沒聾。」

「那麼您有在聽我說些什麼嗎?您到底在想什麼?」她姣好的臉蛋皺起眉來。

「我在想妳呀!」

緊緊咬著下唇,換她沉默起來。

一定要忍耐!這可是皇后親自交代下來的!

然後是束上腰帶……

「唔。」

報復似的,女官朝著面有難色的江語甜甜一笑。

「妳是新來的。」

「你說呢?」她眨眨眼。

「哦……這樣啊。」他忽然地湊近。

她連忙向後,結果是一屁股跌下。

「痛……」

就在她忙著視察傷勢的這一晃眼間,皇子便失蹤了。

「糟了!」



* ──

左、顧、盼、右、張、望,昂首,不,堂堂皇子又不是樑上君,那麼俯視……

「別傻了,又不是螻蟻之輩。」

於是他重新抬頭。

抓著來人大斥道:「不然你告訴我,一個十來歲的皇子會跑到哪裡去!」

「這麼久沒見,連聲招呼都沒有啊?說起來,皇子好歹也是青春洋溢的年紀嘛,呵呵呵……」

「打招呼就免了吧?反正過了幾年你都是那副德性,早就不期待了。你『呵呵呵』什麼勁啊!就是因為有你這種舅舅,所以皇子才會、才會……」

言至此,绛攸的臉莫名地通紅。

來人撫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這樣啊,你的意思是說血緣不好囉?但江語殿下可是由你李絳攸大人一手拉拔的得、意、門、生哪。喂喂,犯不著用眼神殺人吧!」

「藍楸瑛!只剩下一個時辰了!要推卸責任你之後慢慢玩吧,現在叫我怎麼著?」

「現在只能去『那些地方』找看看了。」

聞言,绛攸猛地一顫。

這動作當然不可能逃過楸瑛訓練有素的利眼。他嘆了口氣,表示諒解的拍拍绛攸的肩。

「這麼多年了你的毛病還是……知道了,我就代你受罪吧。」楸瑛甫邁步,一隻手搭上肩。

「咦?」

他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狠狠拋在後頭。

「喂,你要去哪裡啊?」

「我早就習慣了!早就習慣了!不管我抱著多少次希望,最後還是得上那個地方!你不用跟來!」他氣沖沖的大步大步走,咬牙切齒地。

「你真的確定是那個方向嗎?」

腳跟一轉,绛攸神色自若的離去。

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轉角,楸瑛搔搔自己的頭。

自己不在的時候到底改變了多少呢,每一個人。

淺淺的笑容不久便滑落嘴邊。

該是覲見那唯一的主上的時候了。

*──

層層羅幔中,響起了銀鈴般的嗓音與稚嫩男音的呢語。

「江語殿下真愛說笑,妾身不想答了!」

「噯,都說沒對出來不許走了。」

「唔,殿下聰穎過人,小女子不敢獻醜。」

「那妳打算拿什麼來代替呢?」江語輕輕地修長的手指捲玩著女子的長髮。

倏地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江語跑向窗邊回首向眾宮女一笑:「就先欠著吧,接下來可要拜託姊姊們了!」接著一躍而下。

隨後踏入此處的絳攸旋即被團團包圍。

「稀客呀,少傅大人──」「吶吶,绛攸大人喜歡怎麼樣的人呢?」「绛攸大人──」

所以說我最討厭女人了!那個臭小鬼!

美女如雲的女官群是可怕的人間煉獄。

* ──

皇子江語好不容易溜出王城,正大口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氣,他猜想老師現在的窘境,不由得發笑。

溜出城來的感覺真好。

他才不想過那種滿朝百官齊賀的冷冰冰誕辰呢!

今天他要自己過他認為快樂的生活。

第一步的逃脫完成後,肚子也餓了起來,他隨意找了個賣餅的小攤子,抓了塊來吃。

「你沒有付錢阿!」賣餅的是個比他小一點的小毛頭。

「我會付啦!」江語隨手從袖中拿出一塊小寶石來。「喏。不用找了。」

「這不是錢!我不要亮晶晶的石頭啦!」

江語傻眼了。

「快給我錢。」「就說我身上只有寶石了嘛!」「我要跟官兵叔叔說你白吃白喝。」

「你才白痴,連寶石也不知道。」

「那邊的在幹什麼!」

「是衛兵哥哥,你跑不掉了!」「臭小鬼少囉唆!」

要不是那個賣餅的小鬼大吵大嚷的,衛兵也不會追上來,萬一被認出來這可一點也不好玩。

得快想點辦法才行。

他一邊跑一邊絞起腦汁,迎面走來了三個人,三個人能做什麼呢?就連混入人群也算不上阿,其中一名是女性,不,太冒險了,那麼就──



「所以你就抱著靜蘭叫爹?噗哈哈……」

燕青笑得簡直要在地上打滾兒。靜蘭挑了挑眉說:「正常人當然不會想抓著個大鬍子叫爹。」縱然有千百個不願,靜蘭死都不想在這傢伙面前示軟,就算被別人叫爹也要擺出個理由來掛臉。

江語不假思索地應和:「那是當然,不扎死我才怪。」

「小鬼頭才不了解鬍子的魅力。」

「為了你的前途著想,我勸你別和鬍子扯上干係。」

「嗯,看他的樣子就是一付沒女人緣的樣子。」

多麼的有默契!靜蘭和江語相視的神情簡直像是要彌補什麼相見恨晚的遺憾,這在燕青眼中過分閃耀了。

「怎麼會有人和靜蘭這麼惡趣相投……」

「我好像聽到有人想改造人生?」靜蘭掏了掏耳朵,似乎要確認什麼。

「哦,無錯呢,的確在那個方向。」江語頜首。

感受到危機的燕青連忙向秀麗求救,她卻只一撥:「好啦好啦,靜蘭心情似乎不錯,還能和小弟一起說笑呢!」

這根本就是聯合恐嚇!

「小弟弟,你怎麼會被人追著討錢呢?」

而且所討不過區區三文。看他的打扮明明是富人子弟。

「說來話長。」

三人交換眼色。

(這孩子一定有什麼秘密)

(這小孩正投我意,看他的模樣似乎還能貼補家用)

(小姐似乎另有打算,不過我最好離靜蘭和這小鬼遠一點)

基於各式各樣的理由(?),以秀麗為代表:「你方便的話,要不要來寒舍坐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y84711
  • 偶然發現妳的文章
    你的文筆好棒喔~
    順便引用了,謝謝=)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