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同人小說 Starry☆Sky同人文

【Starry☆Sky in Winter】「祈喃星語」(青空短篇)

乙女向限定

青空颯斗x夜久月子

前言))看到我的ID的文絕對乙女向

不能接受者請隨意。




==============================================



迷信,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行為,明知道毫無依據,卻擅自企求機遇。
無論再怎麼祈禱,騙局,終究是一場騙局。


『怎麼可能出現奇蹟』


無法理解。

也許,說穿了只是害怕,任何人都能交付願望的載具,會在自己這樣的人身上失靈。
理所當然的迷信無法在身上成立。

每個人都相信,然而這其中不包括被捨棄的人,這種人。

人為什麼能奮不顧身地,去堅信根本不存在的事物?


無法理解,覺得可笑,卻更覺得羨慕。

──因為早已忘卻純粹不移。


* ──

「學生會長報告:各位同學請注意,學園祭已接近尾聲,請各班負責人結束後向學生會回報,感謝各位的配合。另外……」
每次聽到校園廣播,月子便忍不住停下腳步。


不想錯過最喜歡的聲音,僅因為貪心。

他的聲音依舊冷靜而威嚴,然而,其中又掩藏了多少疲憊?

正面的詢問總是得不到回應。真正逞強的一方卻老是萬般囑咐她不許逞強。

忍不住苦笑。

想成為助力,能夠被交托重負毫無疑慮,僅此而已。

直到廣播結束,月子才重新拿起評分表。
沿著走廊,向各班負責人確認器材回收。

身為學生會的一員,意味著身份由參加者轉為策劃者,心情截然不同。

在以前,在會長「小孩子就該好好的玩!籌劃可是爸爸的天職!」的主張下,二話不說便把被認定為小孩子的她和小翼趕去參加活動,颯斗卻從來不參加,只是笑著說要把握時機,便將工作一股腦地堆到會長的桌上。

「總不能浪費會長難得的努力,對吧?」然後向她露出一貫令人安心的微笑。

充耳不聞會長在後面嚷著:「『難得』兩個字是多餘的,爸爸為了家人什麼時候都一生懸命著啊──」云云的抱怨。

無論她和小翼想了多少方法,每次都是堅守著幕後工作的那兩人,從來沒有放手玩過。當上了學生會長的颯斗仍是如此。


不再只是個書記的自己,也能堂堂正正的擔負起副會長的工作。
至少也能幫上一半的忙。

學園生涯中所剩無幾的祭典。

就算最後只有一丁點的空閑也想為他保留。


* ──
然而真正參予了才明白策劃何其繁瑣,而就算是現在,颯斗恐怕還是肩負大部分的工作。如果不是自己先開口要求巡視,一心體貼她和小翼的颯斗恐怕也不打算把工作交出去。

無能為力。

時間一分一秒地走過。

眼看著活動就要結束,月子不免沮喪。

「謝謝你們,剩下的工作請交給學生會吧!」檢查過教室後,月子微笑著向負責人們示意。

「謝謝學姊,學生會辛苦了。」

「是啊,夜久意外地很可靠呢。」

「時間不早了,最後一句當作沒聽到也可以喔!」

「切,夜久變機靈了。越來越有副會長的樣子了。卡嗚嗚~~好懷念以前那個好耍的夜久啊……」

「學、學姊真的好厲害。」

月子再度回以微笑,正準備離去,對方卻還未結束話題。

「我真的很佩服學姊,不管是工作方面,還是……」

「咦?」

「喂,學弟,別忽然就告白了啊!」

「學長,可是我……」

一旁的學長驚慌失措地想將鬼迷心竅的學弟打個清醒,卻──

「請不要阻止我!我真的很想拜學姊為師!請務必教導我!」

月子的腦袋還一片混亂,對方接著便鞠了躬。

準備打頭的手戞然而止,他還因施力過度重心不穩而晃了兩下。

「我、我每次都被學長欺負得死死的,對於能夠反擊的學姊,我感到非常的敬佩,請一定要收我為徒!」

對方一臉深懇,似乎有悲痛的過往。

月子看向一旁的同級生,他卻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難道這小子整人的技巧其實在我之上嗎,不,絕不可能,唔……」

甚至在月子不注意的時候如此低語。

面對如此奇怪的局面,原來因「最後工作完成!」而「叮」地將自己切換到精神放鬆狀態的她一時間腦袋竟全然失序。

「……忽、忽然說要收為徒弟,我、我也沒有什麼能夠當做榜樣的,實在是──」

措手不及的發言,連額角也滲出汗滴。

「如果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直言的秘技,那麼就算是當跟班也好,我會自己揣摩絕對不會給師父添麻煩的!」學弟的眼神異常殷
切。

「什麼?師、師傅?」

「噗哈哈哈哈──」

在場唯一的同級生並沒有幫忙的意思。


* ──


今年,是最後一年了。成為學生會長的自己,漸漸地也來到這樣的時節。
學園祭之後的大型祭典,就只剩下聖誕夜……或許也把情人節算進去。
想起會長為此的耳提面命,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才初臨聖誕,卻馬上打來關心情人節的事情。

「那個、一樹學長,現在就關心這個,是不是稍嫌太早了呢?」

「等等,颯斗不要馬上掛電話啊!」似乎能夠看穿颯斗現在的動作,一樹緊張的語氣讓電話這端的颯斗不禁發笑。

「下學期,過得比你想像中還要匆忙啊……」略帶哀愁的語氣讓颯斗陷入沉思,卻又在下一秒大言不慚的說出「所以現在就要先打
來預約,情人節的巧克力爭奪戰!」

沒有掛電話是錯誤的決定。

「奇怪的人……」卻是心中最尊敬的。
過了今天,時光也會毫不猶豫地向前奔馳,沒有例外。

「會長,我、是否妥善地完成了你所託付的工作呢?」



現在,是不是稍微接近會長的背影?


收拾好桌上的文件,時間,已經是後夜祭了。

本來只是活動企劃的環節,與去年相比,意義卻截然不同。

「人是能夠被改變的,人、以及人的未來。所以颯斗,正視它!不要放棄改變你自己!」
會長的話言猶在耳。

「改變……嗎?」

望著自己的小指,淡淡地笑了。


『如果我能相信那樣的事物,一定是因為妳。』

熱鬧過後的校園,萬籟俱寂。

──往唯一的光明而行。


* ──


就在月子絞盡腦汁想向滿臉認真的學弟解釋,並不是不願意收他為徒,而是這麼做真的非常奇怪的時候,教室的門被拉開了。

「似乎,只剩下這裡的燈開著,副會長,道具還未點清結束嗎?」
一貫冷靜的聲音響起。

「青空會長?」

「切,是青空啊,看來沒辦法繼續了……」

「會長,非常抱歉,我已經向負責人確認過沒有任何問題。」

「繼續什麼呢?既然已經完成的話,就請各位早點休息吧。」

「師父、不,學姊。那麼我們就先回宿舍了。」

「這棟大樓就只剩下這間教室還亮著,走廊的照明設備方才已重新開啟,各位回程時請務必注意安全。」

「抱歉,麻煩會長了。」

「不會,這是學生會的職責。各位請記得將教室上鎖,麻煩了。另外,副會長,麻煩請到中庭來。」

發楞的月子連忙回神過來。

「是!我馬上過去幫忙。」

颯斗向負責人微微一笑便轉身離開。

「學、學長!」

「青空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怕……你剛才說什麼?」

「學長,我、我決定要拜會長為師了!如果能成為會長那樣有威嚴的人,學長你就不會再欺負我了!」

「蛤?!」望著眼睛已經變成星星閃耀著光芒的學弟,身為學長的他認真的想到底要不要給他關於現任會長英勇事蹟的震撼教
育。

「不過,萬一變成反效果怎麼辦?」欺負學弟無往不利的他,這一次似乎陷入了兩難。



* ──


由於最晚離開教學大樓,兩人一邊前進且一一關上身後的燈。

「這棟大樓工作結束後,只剩下中庭便能圓滿落幕了吧?」月子一邊想一邊跟上颯斗的腳步。

「為什麼是妳一個人做清點工作呢?我記得我是交給你和天羽兩個人。」

「呃,因為小翼看起來不太舒服……」

「那麼妳應該先打電話讓我和妳一起過去。」

「可是那樣是在增加會長的工作。」

「但是妳的作法並沒有讓我比較放心呢。」

「下次我會注意的。對不起。」

語畢,她關掉步出大樓前最後一盞燈。

門外月光幾縷,黑暗中凝望她的側臉,颯斗沒有回話。

「會長,請問中庭那邊還有什麼需要收拾的部份嗎?」月子思索許久,一時沒想起那裏到底還有什麼需要整理。

「嗯,有的。」

「咦?」對於颯斗的語帶保留的回答,月子稍感訝異。


是指什麼意思呢…….


正想著,中庭已在眼前。

「剩下這裡,颯斗就能休息了,太好了。」思及此,本來稍感疲憊的身軀不由得振奮起來,看了下手表,離學生會預定收拾完畢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有沒有稍微幫上忙呢?

「把這裡的燈泡收起來就行了嗎?唔,好像有點高,要拿梯子過來才行……」

「請暫時就這樣放著可以嗎?這麼跳著是很危險的事,高的部份由我……小心──」

「沒問題~弓道部訓練有素的反應力!」順利保持平衡的她,回給颯斗一個放心的笑容。

動作到一半的颯斗忍不住苦笑。

到底是何時開始,她變得不需要他保護呢?

危機解除的她真的又跑去搬了梯子,打算把燈炮拆下來。

注視著忙碌的她,颯斗又笑了起來。



有點寂寞。


不明白妳為什麼,總是忙碌得那麼開心呢?
為了大家而忙、綻放笑顏的妳,想自私地將妳藏起。


「似乎,完全沒有發現這是哪裡呢。」颯斗低喃著。

「會長你在說什──」

望著戀人在眼前放大的面容,月子紅著像蘋果般的小臉忍不住別開視線。

「唔」

來不及逃開,吻已落下。

「颯、斗?」

「現在叫的是……我的名字?」
語氣略帶驚訝,聽到自己的名字,一直完美而繃緊的思緒,終於……放鬆下來。

輕輕地,笑了。

「因、因為以前你說過這種時候……」
臉上的紅暈並沒有退去的跡象。思考一時亂序,「工作……還沒完成,但是為、為什麼?」


只有這時候,作為颯斗,被需要著。

「臉,很燙呢。」溫柔地重新別好凌亂的髮絲,颯斗露出發自內心,真正的微笑。

被碰過的髮夾,髮絲、雙頰。

一點一點地,發燙。


因這樣的距離緊張不已的月子,呆呆地,不敢動作。

「呵呵,對不起,但是,好像只有這樣才能阻止妳繼續下去。」

「咦?」

「不從梯子上下來的話,看不出來這是什麼呢,好了,現在請搭著我的手,可以嗎?」看著那張疑惑的臉,他又笑了起來。

一貫溫柔的雙眼,能讓人安心地託付。

拉著颯斗的手重新站回地面,月子重新看向頭上的燈──

雖然沒點上,但應該是……

「能夠……認出來了嗎?」

「颯斗……」

星月學園的每一位學生,口耳相傳的事物。

楞楞地望著,入學時曾和青梅竹馬一起走過的小徑。

『傳說,在星光的祝福下走過小徑,就能永遠在一起』

在友人的陪伴下走過,有過那樣的祈禱,而心願……

「燈泡也耗損的差不多了,用這個代替可以嗎?」身旁的颯斗笑著點起小煙花,微弱的光火若有似無地照著真摯的臉龐。

「願意和我一起走嗎?」

有點茫然的側臉,直到現在。

那是,像小孩一樣,確認著存在的表情。

猶如耗盡全力地,維持著面容。

屏住呼吸等待著回應,連手也微微地發涼。

牽著他的手再度加重了堅定。

先是一愣,而後恢復溫度的大手緊緊回握。

緊繃的面容放鬆下來。

「謝謝。」等到注意的時候,颯斗已恢復了往常沉穩的笑容望著傻掉的她。

「太、太狡滑了,每次被弄得緊張兮兮的人就只有我。」用空著的手摸著被偷襲而發燙的頰,月子嘟起了小嘴。

「並沒有那樣的事喔,我一直都很緊張。」


「騙人。颯斗又在笑我了,真是!」不管摸了幾次,明明是寒冷的冬天,臉上的溫度卻沒有半點下降的跡象。

沿著臉頰,連耳朵都微微發燙。


「呵呵,沒有那樣的事。笑著也好、緊張也好、沒有徵求妳同意就キス也好。都是因為現在的月子很可愛。」

再也說不出任何言語,只能傻傻的望著、望著。

清澈的眼眸相互輝映。


「嗯……那樣的表情,吶、願意聽聽我的心跳嗎?」

柔軟的唇在耳邊低語,輕輕地擦過熟透的面龐。


「颯……斗?」



溫熱的氣息在耳旁流轉著索求依戀,枕在肩上,颯斗的味道,很近。卻看不見他的表情。

「如果別人和妳不經意走過這裡……我該用什麼留住妳?」



颯斗修長的手指溫柔地撫過髮絲,卻藏不住指尖微微的顫抖。

「想到這裡,無論如何都想和妳一起走……」




深深地,再也不放手。





煙花不知何時已完全熄滅。

在廣闊星空之下,真正的星光熠熠。



*──


流星、紅線、星光小徑,迷信與傳說,相信與不相信。


徒勞無功也罷,想要多抓住一寸仙女的羽衣,只因不想錯過任何一件與所愛之人共同呼喚的奇蹟。

『如果我能相信那樣的事物,一定是因為妳。』



只是想以約定織起,深深交錯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