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同人文

【Starry☆Sky in Autumn】おやすみなさい(星月短篇)


星月琥太郎x夜久月子



「糟了,要趕不上車了。」一如往常,月子匆匆忙忙地拎了東西便向車站奔去,

最後還是只能呆然地望著公車的背影漸漸縮小、遠去。


「等、一、等、嘛!」


不免又是一陣懊悔嘆息、垂頭喪氣。


正當她像只落敗公雞地等起還要好久才會到的下一班車,背後卻傳來含笑言語。

回過頭,琥太郎的臉上掛著笑意。

「琥、琥太郎?你、你都看到了?」

「看到什麼?」

「就是……你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大概是妳從那棟大樓出來的時候吧?」

這不就是全都看見了的意思嗎!月子恨不得把自己藏起來。

這模樣讓琥太郎又笑了起來。

看見他的笑顏……算了,如果能讓你露出笑容的話,沒關係。

話說回來:「琥太郎為什麼在這裡?」

今天並不是約會的日子。

聞言,他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接著拉起她的手。

「當然是來接迷路的小羊回家的。」

「咦?」
不明究理的她直到回神過來已被繫好了安全帶。

「不是往家的方向啊。」望著窗外的街景,月子更不明白了,直到下車的那一刻。

「琥、琥太郎……」

「什麼事?」

明知道她要說什麼,卻故意不多言語。

月子猛地轉身過來。

「對不起,我忘了今天是同、唔……」
同居的日子還沒來得及說完,已被吻止。

月子更發漲紅了臉。

「啊啊,一路上一直說著『不是回家的方向』我現在很沮喪,非常、非常。」

「對、對不起,我──」

琥太郎摸摸她的頭,笑了起來。

「騙妳的,要是妳記得,我就不會去接妳了。日期延了那麼多次,妳會忘記是應
該的,是我不好。」

聽到琥太郎這番話,月子高興中帶有幾分苦澀,一再的延期,整件事可說是一波三折,不過兩人的堅持不懈,最後才能成真。

「喏,別發呆了,由妳來開門吧?」

月子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微微一笑,從他手上接過鑰匙,猶如對待珍寶,小心翼翼地轉動。


雖然是兩個人將要一起居住的地方,卻因為考試一直忙碌著,在琥太郎說可以之前,幾乎沒有看過幾次。



門「呀」地一聲地開了,月子楞楞地望著玄關。直到琥太郎的手放在她肩上。

「等、等一下!琥太郎不可以進來!」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月子先一步踏了進去,然後轉身面對他。
被迫停下的他則直直地望著。

「歡迎回家!」帶著幾分緊張的笑容,滿面通紅。


他微微一愣,

為什麼,她總是能連沒說出口的事也知曉......




等待回答的時間不過幾秒,卻又如此漫長。



月子低著頭盯著地面。


「嗯,我回來了。」


溫暖的大手輕輕摸過她的頭,「進去吧。」
他隨性踢掉了鞋襪。

「等、等一下!怎麼就這樣亂丟啊?而且屋子還沒有打掃過,萬一刺傷腳了怎麼辦」

「噗……」

突如其來的笑聲讓跟在後頭拎起他鞋子的月子呆呆的望著他。

「怎、怎麼了?」

「總覺得很懷念啊,月子的嘮叨。」

「什麼嘛!」她忍不住抗議,不過現在的琥太郎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樣子。

「這邊是書房、浴室和雜物間在那裡。至於廚房……嘛,反正妳也用不到,茶具的話都在那個櫥子裡。」

「好~過~份!我、我有好好努力在學了啊……」她抗議著,卻連自己也拿不出自信,越說越小聲。

「是是,那麼廚房妳就隨便用吧,不過只有我在的時候才可以開伙。」

「不是小孩子了!」月子撇過頭,嘟起了小嘴。

「生氣的話就看不到房間了喔,很乖,那邊是妳的房間。」

環起雙臂的星月懶洋洋地倚在門旁。

「我的……房間?」

「隔壁是我的房間,怎麼了?」望著她的側臉,琥太郎瞇起了眼睛,「難道說……妳想和我睡一個房間?」

羞得低垂著頭的月子拼命地搖頭。

「是嗎,那就好。」

他的聲音聽起來反倒是鬆了口氣。


月子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對了,妳的房間再整理一下比較好,大的傢俱我和直獅都放得差不多了,不過其他東西就……」

「嗯,謝謝你們,剩下的行李我現在就去整理。」月子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便進房整理東西去了。

望著關上的房門,他不禁苦笑。

想要一直在一起,雖然是不經意流露的感情,但是並沒有錯。

然而,只考慮到身為大人的自己,直到現在也還是在為自己留下後路吧……

就算只是吐露心聲的程度,也無法做到,沒能好好面對那份直率。



* ──


「好,整理吧!」月子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捲起袖子,重新檢視自己的房間。

「之後,真的要住在這裡了呢。」

房間的配置非常清爽,佈置的方式和在宿舍的時候有點相似。

雖然嘴上說還沒整理,月子慣用的物品卻都在非常適當的位置。

「啊,那個是我也會那樣放啊……」忍不住會心一笑。

明明,她的習慣都記了下來,也很擅長整理,為什麼對自己卻總是那樣隨便……

事實上需要她整理的,也只是衣物那些零碎他又不方便收拾的物品。

簡單的工作之後,月子便離開了房間準備打掃其他地方。

但出了房門卻到處都不見琥太郎的人影。

「怎麼不說一聲就出去了……」

她滿臉狐疑地走向浴室,打算搬出水桶好好打掃一番,然而越接近浴室越能聽到奇怪的聲響。

「嘩啦、嘩啦」地響著。

在只有她的屋子,不會是鬼吧?

浴室裡的影子晃啊晃著。

她抓緊了手上的水桶,高舉拖把──

「妳那樣拿著拖把,打算做什麼啊?」

「琥、琥太郎?」

抬眼一瞧,拉開浴室門的是頭髮啪搭啪搭地滴著水的戀人。

可是從剛剛到現在明明喚了好幾聲也沒有回應的。

難道是長得像琥太郎的鬼?

不,不可能。
在問出口之前她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嗯?妳叫過我?」一邊擦去臉上殘留的水珠,側耳傾聽著。

「抱歉,剛才我完全沒有聽到啊……呵、好累。」在沙發上攤下的他伸了伸懶腰。

「真是的,琥太郎該不會是在浴室裡睡著了吧?嚇了一大跳。」

「可能吧,抱歉,下次會注意的。」

他笑著,撫過來的那隻大手非常的溫暖。

「噗,夜久妳就像貓一樣啊。」

看到她的表情忍不住發笑。

「才、才沒有!嗚、頭髮又被弄得亂七八糟了!」

「在那之前就是亂的吧?現在比較整齊一點。」

「是、是這樣嗎?忙著打掃根本沒有注意到,好丟臉!」

「在自己家有什麼關係。」

見月子慌慌張張想整理的模樣,他嘟噥了聲。

雖然是低語,卻還是讓月子感到非常開心。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

單手擦著頭髮的琥太郎注意到她的視線。

「咦?有、有嗎?」

「從剛才就是了吧?難道是──緊張?」忽然湊近的臉龐讓她心跳漏了一拍。

「沒、沒有緊張!」很快的別開雙眼。

「噗……」

「琥、琥太郎?」

「頭髮,又翹起來囉。」

「我、我要去洗澡了!」月子羞愧的起身直奔浴室。

星月靠著椅背,淡淡地笑了。

「真的,很可愛啊……」

不過和男人獨處的時候,還是希望妳緊張點、警戒點才好。

思及此,臉上浮起自嘲的笑容。



* ──


匆匆逃往浴室的月子直到關上門,心臟仍狂跳不已。

總覺得,今天的琥太郎、非常的壞心。

因為是第一次啊……

第一次看見,放下頭髮的琥太郎

第一次見到,比在保健室更為放鬆的琥太郎
第一次, 不用顧慮他人的眼光獨處……

全部,對她來說都極為珍貴。

「這樣的琥太郎……喜歡。」

即使心狂跳著,這份心情仍沒有盡頭。



* ──



剛才或許沒有辦法,但是現在的臉紅,全──部都可以推給水蒸氣,因為是洗澡
出來的。
帶著這樣的想法,月子總算說服自己「就算仍然滿面通紅走出去也不要緊」,吹乾的頭髮也已經梳理整齊了,所以沒問題!

走到客廳之前,月子小心翼翼地從門邊探出半張臉。

「琥太郎?」然而回答她的是一片寧靜。

走進客廳,卻發現琥太郎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麼說起來,今天一直在打呵欠吧……

看來是隨便擦了頭髮就睡了,紮起的長髮仍摸得出溼氣。髮梢的地方甚至還有水珠。

這樣下去一定會感冒。

她輕手輕腳地拿來薄被替他蓋上,怕一開吹風機便會吵醒他,又不能放著不管,

於是散開了頭髮重新擦拭髮尾。

明明被擦著頭髮還不醒,大概除了星月之外沒有其他人能做到。

月子忍不住發笑,但這也證明了星月的工作有多麼繁重。

「要是能幫上忙就好了。」

雖然這麼想,但現在的星月需要的不再是能打掃乾淨保健室、負責跑腿的保健委
員,而她,也早不再是那樣的高中學生了。

比起那時,現在的自己應該更有能力,然而卻不像學生時代那樣能夠輕而易舉地介入,他的工作。

「怎麼辦才好呢……」

「咚」地,本來靠著椅背的琥太郎滑向了她的大腿。

「咦…..欸?!!」

但就算頭這麼硬生生撞了一下,琥太郎依舊睡得很沉。

或許是這個「枕頭」比沙發舒服多了,他的睡顏比方才安穩許多。

撫弄著琥太郎的瀏海,月子輕輕的笑了。

也許不能夠幫上什麼,但至少現在,能夠作為琥太郎的枕頭,這就夠了吧?


作為,能夠讓你安心休息的歸所。


「晚安,琥太郎。」



*──



「只是晚安吻的話不算偷襲吧?」

離開了嘴唇,紅著臉思考著的月子,並沒有注意到星月臉上的笑意。



==================================================

後記))

打轉了很久的星月短篇總算是成章了
不過本來準備要寫的部分卻沒有寫到

おやすみなさい

最初的想法是星月老師的數羊www
雖然在這篇裡最後沒有寫到OTZ
聽著石田彰的數羊特典篇當時開玩笑的想SS怎麼就不出個數羊呢
於是動手寫了一小段的對白,不過沒能寫完全部的軌
沒想到這個玩笑最後真的在AS的特典實現(笑)

正式動筆寫這篇的時候首先用到的是同居的點
原本只是想搬到新的處所應該很難入眠,於是可以要求老師數羊www
沒想到最後睡著的人會是老師(笑)不寫到最後連自己也不知道文章最後會如何啊

關於月子思緒的部份和其實和另外一篇有點關係,不過在完成之前把它們當作獨立的短篇我覺得會比較適合
SS系列寫成長篇對我來說不太可能
比較喜歡像這樣日常一點一滴的小場景


最後附上本來寫好的星月數羊獨白www


*--

啊?數羊?真是麻煩,睡覺不是閉上眼睛就成了嗎?

只有琥太郎才那麼容易睡著?喂、喂,怎麼說得一副我整天都在睡的樣子。
本來就是?是、是,我的專長是睡覺,可以了吧?呵--晚安。
呼......呼......什麼?妳還沒睡啊?
剛才一和我說話更清醒了。
唉,知道了,就給妳數吧.......


*--

星月大概是自己會先睡著的那一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鳳梨
  • 看著最後那段數羊有種「啊、星月老師在替我數羊」的感覺!!
    很有味道!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