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同人文

【Starry☆Sky in Summer】咬緊下唇(宮地短篇)

宮地龍之介x夜久月子


==========================================

當上部長的宮地,感覺就像另一個男孩子似的。

雖然以前就很沉穩,不過又好像有哪裡不一樣。

非常耀眼、值得依賴的存在。

不過現在依賴著他的人,並不僅僅是她一個。

不可以貪心。

如此想著,她下意識地咬緊了嘴唇。

因為上午體育課受傷,現在的練習暫時只能遠遠地坐在角落,偷偷地看著戀人的側臉。

啊、又皺眉了。

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許多的宮地,只有這一點幾乎和剛入部時無異。

比以前更加嚴肅可靠的宮地部長,訓練新部員的時候再度地獲得了魔鬼封號,但是這一次已經成為部長了。

由於去年的大賽結果優異,使得這學期入部的人數一口氣增加不少,不光是新生,就連同級生也紛紛詢問著「現在開始還來得及嗎?」躍躍一試的心情。
對於真心想入部了解弓道的人,宮地是絕對不會拒絕的,然而在這些新進者當中,也有不少人抱持著「看起來很帥」這種一被宮地聽到鐵定被大罵一頓的心態。畢竟弓道是長久修身養性的藝術,如果不能持之以恆便沒有任何意義。

「如果只抱著玩玩的心態就全部回去!弓道部不需要沒有毅力的傢伙!」學期最初,宮地便以不由分說的氣勢拉開了序幕,並且,每一天都全力貫徹著。

「與其說是勢如破竹的信念,不如說是始終如一的頑固吧?吶、夜久學姊。」

看著今天不知道第幾次叱喝部員的宮地,木之瀨聳聳肩,在她身旁坐下。

「雖然能夠理解宮地學長的想法,不過要是最後留下來的人都變得跟學長一樣,那就糟了。」

「噗、全部的人嗎?」

「嗯,所有的人,啊,還要加上和宮地學長一樣的皺眉──乾脆改名叫做皺眉部好了。」

(揮灑著青春與汗水,不要再猶豫了,大家一起來皺眉!)

月子的腦海中似乎浮現了這樣詭異的招生海報,不過礙於對宮地的顏面,只得拼命強忍笑意。

「梓君好過份啊。」

「不過學姊也想像到了吧,哈哈。」

聽到他那爽朗的笑聲,月子不禁跟著笑了起來,然而一微笑,便感到些許刺痛。

「學姊?」

「沒、沒什麼,只是嘴唇有點痛。」

或許是最近一直下意識地咬著嘴唇的關係吧,她想。

「欸……」

梓托著下巴,盯著她的臉好一會。

「怎、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有點意外宮地學長接吻技巧這麼差。」

「咦?!!不、不是那樣的梓君!」

「嗯?不行不行,一直袒護宮地學長最後受傷的人會是學姊妳唷。」梓看著滿臉通紅的月子瞇起了眼,壞心的一笑。

「真的不是那樣!」

「學姊,臉紅了呢,真可愛。」

「梓君!」

「木之瀨,我剛才不是讓你指導新進的部員嗎?」
正談論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宮地也到了這裡。

「切,宮地學長簡直像背後靈一樣啊。」梓嘀咕了一聲。

「你說什麼?」

「沒──什麼,剛才我可是好好指導過才過來休息的唷。」

「要是你好好指導過,為什麼他們三個還楞在原地?」

「欸?我都示範兩次了耶,搞不好是被學長的恐怖表情嚇傻了也不一定──說笑的。」看見宮地再度皺起的眉頭,梓抓緊了時機話鋒一轉。

「總而言之,部活結束之後我會驗收你負責那一組的基本動作。」

「是、是,我現在就過去,學姊,待會見。」

「嗯,待會見。」

月子向他揮了揮手。

「對了,」像是想到了什麼,他回過頭來,說:「宮地學長,技巧太差可是會被甩掉的喔。」

「那傢伙到底在說些什麼?」一頭霧水的宮地問向在一旁的月子。

想起剛才的對話,月子拼命的維持住臉上的表情。

「什、什麼都沒有。」

「唔、是嗎?」
但這麼解釋完,宮地並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留在了原地。

不去指導部員可以的嗎?
雖然希望對方不要離開,然而對著看著道場,沉默的宮地的背影,她終究還是先開了口。

「嗯……宮地君,不回去練習嗎?」

「唔,待會就回去。」飛快的答道,「……那個,妳的拉傷,情況怎麼樣了?」

「後來請星月老師看過了,沒有什麼大礙。」

「是嗎……沒能陪妳過去,抱歉。」

明明是共同課程,卻因為下課時間被其他年級的部員叫住,只能眼睜睜的讓東月和七海送她離開。

月子望著他的臉龐搖了搖頭。

「真的不要緊,對了,剛才晚到來不及詢問,今天的指導是誰代替我呢?」

「白鳥自告奮勇說要接手。」

「咦,他不是還要監督另外幾位學弟嗎?我馬上就過去。」

「妳……不要太逞強了。」

「嗯,我知道,只是監督動作而已,不會真的動到手臂,沒問題。」
她拿起擱在一旁的弓,對他嫣然一笑。

宮地環抱著雙臂,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夜久。」

「嗯?」她回首,不明地望向他。

「部活結束後到鎮上去吧?貼布,用了之後比較舒服。」
「嗯,我等你。」

但如同這學期以來大多數的部活結束,今天的她仍是沒能等到人。
等驗收、等更衣,好不容易從更衣室出來了,卻又被活動主任喚了過去。
只能匆匆交換一個眼神。

「抱歉。」

她搖搖頭,笑著,在他轉身之後咬緊了嘴唇。

*──

下了離開學園的最後一班車,走向鎮上最大的一間藥妝店。琳琅滿目的商品令她無所適從,所幸和藹可親的店員立刻看出了她的疑惑。

「需要運動貼布對嗎?二樓最左邊的架子就是了。」

「嗯,謝謝妳。」微笑著道謝,唇上的傷又隱隱作痛。

眼尖的店員自然沒有漏看這個小細節,笑著遞上了專業。

「這個季節最容易嘴唇乾燥了,對了,近期新推出的水果系列潤唇膏非常受附近女學生們的歡迎,要不要看看?」

「咦?」

「女孩子嘛,平常就要好注意保養。隨時都要有一雙水嫩的唇,才不會出糗呢。」

嘴唇乾燥和出糗能有什麼關係?
月子越聽越不明白了。

「對有男朋友的人來說,特別重要喔。」年輕的店員愉快的推銷著:「當然,作為一般保養,這個富含水果維他命的系列最有效了,味道又清新。」

她呆然的望著架上一排的潤唇產品。

* ──
「謝謝光臨。」
走出藥妝店時,除了貼布,月子的口袋也多了一支,橙香味的潤唇膏。

「一不小心就買了啊……」

她苦笑著。

本來想把舊的拿出來用就好,不過這麼小的東西估計是找不回來了,加上試用區打開來的水果氣味又很香,最後還是這麼決定了。

不過,當作給自己換個心情,也不錯吧?
心情愉快的她笑著返回了宿舍。

* ──

「夜久學姊看上去心情很不錯呢?」

「哎,是這樣嗎?」

「嗯。」小熊用力的點點頭,「而且今天學姊身上有一股很香的味道,是香水嗎?」

「啊,不是,我並沒有使用香水的習慣。」

「真羨慕伸也,竟然是由可愛的夜久學姊指導啊,先入部的人就是這麼狡猾呢!」

「欸,沒有那回事啊高木君!」

「像我們幾個,雖然被同為一年級生的木之瀨指導,感覺上比較親近,可事就因為木之瀨太顯眼了,連我們也常常被魔鬼部長給盯上啊!」

「沒有那樣的事,宮地君對部員都很公平的喔。」月子連忙解釋道。

「一直想著宮地學長過來,宮地學長就真的皺著眉頭過來了,難道這都是錯覺嗎?」其中一名新生哭喪著臉問道。

如果在心裡呼喚宮地君真的有用的話,月子倒有點兒羨慕,不過這件事她自然不會說出口。

「嗯,是你太在意了,這種時候把想法換成『讓箭筆直地前進吧』比較能專心呢。」
「欸,原來是這樣啊。」

「我、我也有想請教學姊的問題。」

「我也有!」

不一會,月子就被新生們團團包圍了。

「那麼,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她輕輕地笑了。

*──

道場的另外一角,宮地正調整著今天使用的弓,小心翼翼地擦拭著。

「呵呵,好像變得比以前更受歡迎了呢。」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際響起。

「部長!」

「叫我金久保學長才對喔,現在的部長是宮地你了。」

「啊……是的,部、金久保學長。」

他挪開保養的用具,金久保則在他面前坐下。

「感覺弓道部變得更熱鬧了呢。」環視許久不見的道場,他似乎非常開心。

「是,托部長的福,帶領全體部員獲得優勝,才使弓道部受到其他學生的重視。」

「一樹也好、櫻士郎也好,你們都說得太誇張了呢。」金久保微微一笑,繼續道:「不是我一個人辦到的,而是所有人一起完成的。」

「部長……」


「我的工作只是分派每個人的職責,因為大家都妥善的完成了自己的事情,才能讓一切順利的運作。當然我也很榮幸能擁有一位認真的副部長。」

「部長過獎了。」

「而現在也是一樣的喔,宮地君。」

金久保穩重的雙眸對上一臉訝異的宮地。

「並不是攬下所有事情埋頭苦幹就是好部長,必須學會信任每一位部員的能力,讓大家一起管理這個社團,自己也能在部活時間放鬆,這才是社團存在的意義,也才能留下共同的回憶不是嗎?」

學長的一番話讓宮地陷入沉思,良久,他才緩緩抬起頭來。

「的確,是這樣沒錯……謝謝你,部長。」

「呵呵,還是改不了口呢,不過大家不要混淆了就好。宮地君更要謝謝自己有名好副部和好部員們喔。」

「嗯?」

「雖然前後時間不太一樣,不過是他們告訴我『宮地部長老是擔下所有事情蠻幹著,讓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幫忙才好』如果由他們提出這件事情,你一定還是會繼續逞強,所以就拜託我過來看看你了。」

「抱歉,到現在都還讓部長擔心了。」他深深地一鞠躬。

「呵呵,宮地君是我重要的學弟嘛。」

* ──

「今天的部活到此,解散!」

「大家辛苦了!」

全體人員齊聲說道,紛紛拿起自己的衣物走向了更衣室。
「宮地,陽日老師剛才來了電話,說請幹部過去一趟。」犬飼從休息室回來時,順便帶來了消息。

「知道了,我待會就──」

忍不住,習慣性地說了出口。

「宮地學長,這種事情交給我就可以了,我也是幹部吧?」

「木之瀨,你……」

「收拾的事情我和白鳥會搞定,宮地你就不要管了。」
像是說好似地,犬飼接著這麼說。

「對啊,宮地,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昨天的作業那麼多又那麼忙,還要顧上社團,你竟然還能交齊,肯定是熬夜了吧?」

「笨蛋,沒幫忙社團還缺交的人還有臉這麼說啊?」

「痛死了犬飼你幹麼打我!」

「白鳥學長、犬飼學長,兩、兩位都不要打了,大家一起做事好嗎?」

「宮地學長。」聽到木之瀨的聲音,他回過頭。

「請不要小看我們了。」接著又露出那充滿自信的笑容。

『要學會依賴自己的部員呢。』耳邊響起部長的叮嚀,宮地的嘴角揚起微笑。

「嗯,交給你們了。」

* ──

今天大概也沒辦法一起回去吧?
先一步整理好東西的月子在弓道部外頭徘徊著。
「我換過衣服就走。」這句話幾乎代替了這學期的「明天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即使整個練習都說不到一句話,即使能守約的次數越來越少。
沒關係,她都清楚。


因為自己喜歡的是那樣認真的他啊。

苦笑著打算離去,卻猛地被叫住。

「夜久──」

「宮、宮地君?」驚訝地停下腳步,眼前的是已經換上制服的宮地。

「那個……我送你回去,可以嗎?」

想回答,卻發不出聲音。

看著她的面容,宮地楞了一下。

「妳……稍微,過來一下。」

他一個箭步上前拉住她的手。

被拉往的場所是離弓道部稍遠的樹下。

「抱、抱歉,昨天失約了……不,應該說最近一直都是,那個……對不起。」

和任部長時全然不同,溫柔的聲音讓她有點想哭。

只得努力咬著下唇。

「龍……」

忽然間湊向頰上的溫度讓她嚇了一跳。

「讓妳露出這樣的表情是我不好。不要咬著嘴唇忍耐……」

她用力的搖了搖頭,絕對,不能因為自己的寂寞讓他感到壓力啊。

「吶、接吻……可以吧?」

「欸?」

像是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帶有一點強硬的,龍之介的吻。

「甜甜的味道……」

紅著臉的宮地好像在思考著什麼而皺起了眉頭。

「咦?那、那是……」

還沒來得及解釋,再度被奪去了呼吸,猶如在深究方才的甘味,比平常更深地、深深的長吻。

「……橘子的香味。」

「唔……這、這是柚香味的潤唇膏。」同樣是滿臉通紅的

「我知道。」

於是再度地陷入了甜味的沉默。

寧靜的秋日午後,靜謐得只聽的到彼此的心跳──為戀人響起的旋律。
宛若拉著金黃色麥芽糖的夕陽,將緊緊相繫的兩人影子拖得很長、很長。

* ──


翌日,月子在室內鞋的鞋櫃內發現了一支,
草莓味的潤唇膏。



==================================

後記待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