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同人文

【Starry☆Sky in Summer】雨季的魔法

宮地龍之介x夜久月子

前言))

本文為絕對乙女向。
敝人我不接受任何BL配對
請勿在本文之下作遐想、YY等評論
在我的寫作立場,學園的彼氏們都是關係非常要好的朋友
而不是作為CP來寫這些劇情的
請讓我的文字保有本來的面貌
謝謝各位。

工作結束,宮地才剛步出大樓,雨便毫無預警地落下,他皺起眉頭,正打算拿出雨具,在公事包掏了一會之後,這才想起──

「傘……放在家裏了。」

想起早上月子突然湊近幫他打領帶,緊張的他奪門而出,哪裡還記得放在玄關的傘?

就算結婚一個月,果然,還是太過接近了。

僅僅是回想,臉頰便微微發燙。

抬頭望向天空,烏雲濃密,幾乎看不見一絲光線。
在這個潮濕的季節,雨大概不會太早停吧?
總而言之,還是先找個地方避一陣。

「說起來,離這裡最近的蛋糕店是……」

目光捕捉到對街熟悉的小招牌,嚴肅的面容竟揚起淺淺的笑意。

* ──
另一方面,收看完「蛋糕遊世界」的月子按下放映機的鈕,結束了錄影。

「今天的節目也很精彩呢,原來奧地利的莎荷蛋糕有這樣一段歷史……待會回來
一定會很高興吧?」

摺起燙好的襯衫,邊回憶著方才的影片,她開心地望向窗外,卻發現外頭正下著傾盆大雨。

「嗚啊,什麼時候──」想起曬在外邊的衣物,月子哀嚎著奔向了陽台。

* ──

「嘖,居然下雨了!翼那個混蛋,等我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向他算帳!」
不過在那之前必須先找個地方躲雨才行。
沒記錯的話,那兩個人就住在這附近。
臉上忍不住漾起笑容。
決定好方向,努力邁開比平常小上許多的步伐,瀏海整齊的男孩的背影,逐漸消失在令人視線模糊的滂沱大雨中。

* ──

「總、總算是收完了。」即便再怎麼迅速,仍是不敵大雨,雖然不是全濕,卻也稱不上是半乾。
尤其傘都拿去護著衣服,以致於在室內外來回多趟的她根本和跳進水裡沒兩樣。

「哈啾!」

得快點換件衣服才行。
在她翻找衣櫃的途中,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

看向來電的顯示……

「啊,是龍之介。」

這麼想起來,剛才傘架上還擱著他慣用的深色摺傘。

於是趕忙按下通話。
「喂?那個、我今天忘了帶傘,現在在附近的八雲軒躲雨,雨停之後馬上回去,抱歉。」

「不如我送傘過去吧?」兩個人一起撐傘回來,當作晚餐前的散步,感覺也不錯,她想。
然而龍之介卻毅然回絕:「這種天氣……妳來了會一起淋濕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明白這份體貼的她淡淡地笑了。

「我知道了。回來的路上要小心唷。」

「嗯……」

看似結束了,然而螢幕上顯示著通話沒有中斷,一如往常,她知道龍之介是等她先掛掉電話,於是故意地補上一句。

「我……最喜歡龍之介了。」

「什……」

不待回答便迅速切斷通話。

即使在電話這頭,也能想像站在蛋糕店裡滿臉通紅的他。

收起手機,將頭伸出衣領,月子才重新思考起,為什麼是去八雲軒躲雨而不是去便利商店買傘這個問題。
便利商店明明就在隔壁,難道是覺得浪費嗎?不過摺疊傘比起昨天買的蛋糕便宜許多,八雲軒的位置……是在對街吧?

不過,對於視甜食如癡的龍之介而言,這種選擇或許是反射動作也說不定。
想到這裡不禁又笑了起來。

然而玄關卻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咦?這時候會是誰?」
在這種大雨裡的訪客。

月子趕忙前去開門,卻沒看到人影。
「姊姊,在這裡!」

「咦?」順著聲音向下看,是個莫約五歲的小男孩。

這才恍然,「門鈴對小孩子來說的確是太高了呢……」
旋即蹲下,「小朋友,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是──哈、哈啾!」

「哎,你淋的很溼,是來避雨的嗎?」

他望著月子的臉楞了一下,緩緩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地進來吧,我幫你把衣服弄乾。」

「嗯,那就打擾了。」

* --

「你在沙發上等我一下,我馬上過來。」月子微笑著走進臥房,沒記錯的話,上次虎牙寄住時的衣服還在,雖然應該還是有點大,不過總比沒有好。

當月子去拿衣服時,男孩站在沙發上,瞇起雙眼環視客廳。

「和上次來的時候好像差不多嘛……」輕輕一笑。

對方似乎完全沒認出自己,有點安心又有點無奈,安心的是,這副模樣再怎麼說都挺丟臉的,無奈的是,不管過了多久她的遲鈍好像都一樣。

反正剛才也已經錯過說實話的時機了,就這樣下去好像也蠻有趣的。
看看牆上的時鐘,男主人也差不多要回來了吧?

「你先把衣服換下來吧,我幫你把溼的烘乾。」

「好。」他抱起了月子遞來的衣服,向四周看了看。

「咦,你要自己換嗎?」

他點點頭,不然呢?

「我幫你換吧?」

「學姊,意外的大膽啊……」他嘀咕了一聲。

「剛才,說了什麼嗎?」

「不,沒什麼。」他連忙換上『小孩』的笑容,「我會自己換衣服的。」

「哎,好厲害。」

「這點小事,不算什麼。」

「唔,我想想……你到那邊房間換好了。」她指向一間較小的書房。

* ──

「果然拖地了呢,不過沒關係,很快就能換回自己的衣服了,要忍耐唷。」

「嗯。」

「對了,你是……」

「我是十木立,今年五歲!」流暢的回答,因為在換衣服時他早就想好了。

既然不知道藥效還要維持多久,難得有這個機會,作為一個特別的體驗倒也無妨。

月子一邊拿著吹風機,一邊翻動衣服,倒也沒特別注意。

「哦。請多指教呢,十木立。」

「請多指教,月子姊姊。」

「咦?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她不記得自己說過這件事情啊。

十木立心中暗叫不妙,連忙改口,「那、那是因為、因為門口的名牌寫了『宮地月子』。」

「沒想到認字也那麼厲害啊。」她由衷地讚嘆,因為自己和哉太在這個年紀時,總是因為認錯漢字而爭論不休,往往都是錫也公佈了正確答案才擺平那些笑話和爭吵。

這孩子,一定也像錫也一樣優秀吧。

「還、還好吧。」擔心著被拆穿的這才十木立鬆了一口氣。

邊做著家務,兩人就這樣閒聊了一會,月子才忽然想起。

「對了,我去拿點甜點吧!十木立你想吃什麼?」

「不要奶油的都可以。」

「咦?不要奶油嗎……唔,好像有點難找……」月子努力的想冰箱有哪種甜品是不含奶油的。

戚風草莓蛋糕、乳酪慕思蛋糕、香草泡芙、抹茶大福、芒果雪糕、巧克力冰淇淋、奶油車輪餅……全都有奶油啊。

「有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項。

「草莓果凍可以嗎?」

「嗯,謝謝。」

月子也替自己切了一份蛋糕後在他對面坐下。

「月子……姊姊,那麼多奶油,沒問題嗎?」

「嗯?咦?!我為什麼又切了這個?明明想好要少吃一點的,這樣下去會發胖的啊……」

看來當事人連切的是什麼都沒有自覺。

「和宮地學長住在一起果然是件可怕的事情……」他想。

被提醒之後月子苦惱的把蛋糕切成更小的等分,收回了冰箱。
這麼做應該沒有問題了吧?只吃了一半的一半是四分之一,卡路里也是四分之一了,昨天看的書上說只要多嚼幾下,身體吸收的卡路里也會減少。
不斷地說服自己後,她再度回座。

「唔……十木立討厭奶油嗎?」

「嗯?為什麼姊姊這麼問?」他小心翼翼的舀起滑來滑去的果凍,果然很甜。

「因為你的語氣聽起來好像非常不喜歡的樣子。」


咬著湯匙思考的十木立看起來非常可愛。

「這個嗎……也不是非常討厭,只是以前看宮地學長……不,看『朋友』吃多了,有點吃不下罷了。」

五歲小孩的以前是指兩三歲的時候嗎?兩三歲拼命吃著奶油的嬰兒,好像是什麼奇怪的場景。

不知道小時候的龍之介是不是那個樣子呢……她忍不住幻想了起來。

說起來,過年回家的時候宮地的兄長,鷹介,本來想拿小時候的相冊給她看,但還沒來得及翻頁,就被洗澡回來,鐵青著臉的龍之介給搶了回去。

難得可以看到和兄長拌嘴而莫可奈何的龍之介,還是讓她非常開心。

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臨行前,兄長偷偷地向她耳語。

『以後想知道龍之介的糗事,儘管打過來,是給月子才有的大放送。』

但後來兄長的號碼卻不知道收到哪裡去了,龍之介則罕見的用生氣的口吻說:「不要和他聯絡也沒關係,一年見一次就夠了。」

「真是的……」

「月子姊姊?」

「抱、抱歉,剛好想起龍之介……我丈夫的事情,他是位非常喜歡奶油的人。」

「欸──好奇怪啊。」

「不過這一點也頗可愛就是了。」

十木立口中咬了一半的果凍差點滑了出去。
會把宮地學長這近乎陷進奶油的人生以「可愛」包容下來的人,大概也只有夜久學姊了吧?

有時候真後悔當初將學姊讓給了那個甜食痴。

「早知道應該讓學長和奶油白頭偕老才是,不過奶油本來就是白的?」他思考起奇怪的事情。

但是學姊臉上幸福的表情,不是學長是不行的吧?
縱然嫉妒,卻是真心地祝福。

「十木立要喝飲料嗎?」

「咦?可以嗎?」

「嗯,因為我們家沒有喝碳酸飲料的習慣,不過昨天在商店街抽到了,我一個人喝也喝不完……有了。」

「謝謝。」

「雨好像沒有要停的意思啊……十木立要不要先打電話回家說一聲?記得家裏的電話嗎?」

打電話……嗎?變成這個模樣後一氣之下就跑了出來,那傢伙……
望了一眼外面的大雨,就算再生氣,他還是撥下了那個號碼。

「笨蛋翼,我在學姊家躲雨,這段期間你給我好好的製作解藥,不要出來找我了。」

畢竟要是感冒的話,被連累的可是全組的組員。
平常翼給大家添的麻煩就已經夠多了。

趁月子到廚房去的時候,他留下了這則簡短的留言。

「和家人說過了嗎?」

「是,非常謝謝您。」

在她轉身收拾餐具時,門鈴忽然響了。

「該不會是翼吧……」
才剛傳出訊息,就算是那個長腳怪人也不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

但他仍狐疑地跟在月子的後頭。
為了以防萬一,月子去開門時,他則縮起了身體只露出一雙眼睛。

「龍之介?不是說雨停才回來的嗎?淋得好溼!」

白色的襯衫汗手上的西裝外套幾乎可以擰出一桶水。

「唔、抱歉。」

僅僅是站著,身上大大小小的水珠便宛如在室內下起第二場雨。

「我去拿毛巾。」她焦急的跑向房間。

宮地佇在玄關,小心地不讓雨水落在木質地板上,卻是徒然。

收起雨傘擱在鞋櫃旁。

本來想在八雲軒買過蛋糕再回來的,不過喜歡的那種已經沒有了。

因為經常光臨,認出了他的老闆便好心借他印有店舖圖徽的深藍色大傘。

「明天再拿去還吧……」順便把今天沒買到的份也補足。

在牆邊的梓瞇起了眼睛。

「是宮地學長啊……事情似乎變得有趣了。」

「毛巾。」

「謝謝,抱歉,地板還是被我弄濕了。」

「待會我再來擦乾就好,怎麼不先進來,還以為你已經進臥房了呢」看著渾身溼透的他,月子微微蹙眉,龍之介這才踏進屋裡。

「那個……月子……」經過客廳時,龍之介才剛開口想說什麼,卻被稚嫩的童聲給打斷。

「月子姊姊?」

不知何時溜回客廳的十木立若無其事的探出頭來。

「小孩?」宮地皺起了眉頭。

「啊,這位是來避雨的十木立。」

「十木立?」他盯著那小小的臉,對方也毫無畏懼地直視著他。

這個眼神好像在哪裡看過……

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

「龍之介你不要一直皺眉啦,他都快被你嚇哭了。」月子提醒到,他才驚覺自己
的失禮而移開視線。

「抱歉。」他說,瞄向小男孩,卻不知道何時已換上泫然欲泣的面孔。

是他眼花了嗎?莫非剛才的眼神是他的錯覺?

「喂、那個、別哭啊……是、是我不好。」

「唔……嗚。」十木立咬著下唇,努力的將鼻涕吸了回去。這麼一來也算是給過學長面子了吧?

看見宮地龍之介安心下來的表情,十木立的眼睛閃過狡猾的光芒,接著,深深地吸了口氣──

「嗚哇哇哇……」龍之介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暴風雨前的寧靜。

不是說不哭了嘛……揉著太陽穴,回過身,正好對上拿著乾衣物的月子。

「月子、那個、我……」

「我不是說不要把他弄哭嗎?龍之介大笨蛋!」

「喂、不是那樣的……」

「你先把溼的衣服換下來再說吧!」
面對哭泣的孩童,也許是母性的本能使然,月子沒好氣的說。

他只得摸摸鼻子進了房間。

「十木立,對不起喔,他只是長得兇惡了一點,
可以原諒他嗎?」月子蹲下來摸摸他的頭,不住的道歉。

在房間更換衣服的龍之介則滿頭霧水。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吧.」忍不住對鏡子檢視自己的面容。

「和往常一樣啊。」

殊不知道十木立心中抱持的是『想整學長不需要理由』。這般的想法。

重新返回客廳的龍之介望著早已收起眼淚的小鬼頭陷入不知所措的窘境。

「龍之介你不要過來!我好不容易才逗他笑的。」

只不過靠近了一點,馬上遭到月子的驅逐,簡直被當作瘟神一般的存在。

他只得搔搔頭,眼睜睜的看著來路不明的小鬼在自己妻子身旁轉來轉去。

什麼事也不能做的話,吃甜點總可以了吧?

他無奈地打開冰箱,卻怎麼樣也找不著。

「昨天的『那個』呢?」

「哪個?」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想在那個小鬼面前說出那四個字。

月子想了會終於明白他指的是什麼。

「如果是草莓果凍的話,剛才給十木立了。因為他好像不吃奶油。」

「奶油有什麼不好……奇怪的小孩。」
「奇怪的是『大哥哥』你吧?」他猛地回頭,卻看到十木立專心的拿著蛋糕盒疊成積木玩著。

幻聽……嗎?

「龍之介對不起。」

「不,我沒有在意。」

關上冰箱,他決定先來看期待一週的「蛋糕遊世界」。

「不知道這周介紹的會是哪一個國家的蛋糕?」隨後按下了放映機的開關。

聽到電視的聲音,十木立即刻回頭過去。

看來宮地學長現在打算看電視呢……有了。

臉上浮起頑皮的笑容。

他拉了拉月子的圍裙。

「月子姊姊……」

「怎麼了?」

「對不起,我、我想看飯糰超人,等了一個星期了,可是現在……」

十木立天真的臉龐閃閃發亮。

「你到客廳去找你喜歡的看吧。」她笑了笑摸摸他的頭,完全沒注意到龍之介看節目正入迷著。

「我要看飯糰超人!」計算過距離,十木立一個飛奔,不偏不倚的搶走了龍之介手上的遙控器,回神時頻道已歐洲的宮廷廚師切換成了在天空飛舞的……飯糰?

「你──」又驚又氣的龍之介盯著他,不是錯覺,他露出了一個非常熟悉的笑容,雖然確認了這一點,卻依舊不能向小孩發脾氣,只得悶悶地拿起桌上的水杯──

「龍之介,那是──」抱回了烘乾衣物堆回來的月子來不及阻止,用來冷靜的「開水」已是一滴不剩。

「唔、眼皮好重……」

「學長對碳酸飲料還是一點抵抗力也沒有啊。」這句低語讓龍之介的腦海清楚地閃過一張臉孔,然而他的意識已無法說出那個名字了。

「呼……」均勻的呼吸聲響起,百般無奈的月子只好拿來被單。

「真是拿他沒辦法…….」拉上被子的同時,她彈了一下那皺得緊緊的眉頭。

方才拿回的衣物中,不見了十木立的。

「十木立,你換了衣服嗎?」

「嗯,正在換。」從浴室門裡傳出的應答聲好像有點……不一樣?

沒待她思考完畢,門鈴聲再度響起。

今天似乎特別熱鬧啊……


「來了。」
甫開門,高大的人影便撲了過來。

「奴哈哈,書記、不對,月子!好久不見。」

「翼……君?」她疑惑地看著眼前之人,雖然好像比之前又高了一些,不過的確是翼君。
但是現在他不是應該在美國嗎?

「翼,你可不可以先放開學姊?待會被宮地學長罵我可不管。」

「奴?武士學長也在?唔哇,真的耶!奴哈哈,不過他已經睡著了所以沒關係沒關係。」

那個聲音,是梓君?

她轉過身,梓正帶著無奈的表情看著小翼。

「小梓已經恢復原狀啦,奴奴奴,真可惜。」

「笨蛋翼你說什麼!」

「奴,翼不是笨蛋是天才!」

「等、等一下,為什麼梓君會在這裡,十木立呢?」一時之間,月子都被弄糊塗了,頭上滿是問號。

梓笑了起來,「月子姊姊,我一直在這裡唷。」

「咦?」

「十木立?奴!小梓把名字拆開了!奴奴奴,我也要試試……羽田共?這樣好聽嗎,月子!」
好像有哪裡的發音不太妙,但是翼君一臉興奮,月子決定不多說什麼。

「梓君……」

「學姊抱歉,本來想直接告訴妳的,可是學姊對小孩說話的樣子太可愛了,忍不住就……」

「我、我才是,把梓君當成小孩子了……對、對不起!」
意識到自己的舉止,反倒是她漲紅了雙頰。

「不,我可是玩得很開心哦。」他向她眨了眨眼。

「奴?所以小梓原諒我了!」

「翼,這件事和那件事是兩回事。」

「小梓對不揪。」

「不過,你們回來了怎麼不通知我?嚇了一大跳呢。」

「因為是預定之外的行程,本來想安頓好之後再來拜訪學姊的。」

「那剛才提到的發明,是這次要用到的東西嗎?」

「奴!是讓火火這樣的老爹也能恢復年輕不需要因為成了老爹而哭泣的新.發明,簡稱『嗚啊啊啊,火火不要哭了一號』雖然是藥品不是機器啦,奴哈哈。」

翼掏出口袋中藍色的小瓶藥水,遞給了月子。

「咦?是作給會長的?」

「奴嗯!因為今年火火生日的時候沒辦法見面,想趁這幾天拿給火火。」

但是不知火會長根本難以聯絡上,去年大家也只能將祝福寄託在不知火神社。

「在那之前先改良吧?效力也太強了,萬一不知火會長直接變成嬰兒怎麼辦?」有切身之痛的梓毫不猶豫地指出這一點。

「奴哈哈,那樣火火就要咬著奶嘴說『在這裡我就是規則!』不過好像有點恐怖,奴奴奴……」

「如果是一樹會長的話的確有可能這麼做。」

「拜託你改良吧,當小孩子簡直累死人了。」

「既然是小梓拜託,我知道了!」

「可是小小梓很可愛呢。」月子感慨道。

「嗯?就算是現在的我也還是很可愛才對吧?學姊。」梓充滿自信的笑顏使她只能不住的點頭。

「一陣子不見,宮地學長也很有精神啊,剛才的臉色真是完全沒有變啊!」梓大笑了好一陣子,才又說:「學姊以後可要小心,宮地前輩真是太不懂親近小孩了。」

「欸?」月子迷迷糊糊的頷首,梓則露出大大的笑容。

還想再聊些什麼,梓的手機卻好像接收到什麼訊息,他飛快的看了一眼便匆匆向她告辭。

「奴~~為什麼一下又要回去啊。」

「還不是因為某人丟著本來的工作闖了這麼大的禍。」梓沒好氣的說,「學姊,等我們工作告一段落一定會再來拜訪妳的,請幫我準備沒有奶油的甜點喔。」

「嗯,我會的。」

「對了,」梓是忽然想到什麼,湊向月子的耳旁。

「請這樣轉告學長。那麼我們先走了,翼,一直盯著學長的臉會變得跟他一樣喔,快走了啦!」

「奴奴奴人家想發明消去武士學長眉頭的機器嗎。」

「笨蛋,你打算買下全世界的奶油嗎?你要是敢發明我就跟你絕交。」

「嗚嗚嗚,不要跟我絕交啊阿梓。」

「不要忽然撲過來啊你是狗嗎!」
* ──
月子關上門,回到客廳,龍之介似乎因方才的交談而被吵醒了。

「唔……」

聞聲,她連忙在他身旁坐下。

「木之瀨呢?」回想起剛才的種種,宮地略帶不悅地問道。

「咦?你都聽到了?」

「聽到什麼?竟然說是十木立……木之瀨那傢伙。」看來是沒有聽到吧?

「梓君剛才已經和翼一起走了呢,對了,梓君要我轉告你一件事。」

「『好心幫學長提早感受有小孩的生活,不過當學長的小孩一點也不好受,學長
以後一定會被討厭的。』」

「……誰麻煩過他了!唔,頭還是好痛。」或許是太久沒碰到碳酸飲料,現在身體不適的狀況比之前還要強烈。

「沒事吧?要不要拿熱毛巾過來?」月子想起身,卻被拉住了雙手。
握在手上的小瓶子翻落到了地上。

「龍之介?」

「待在這裡就好……」

好像還有點睡迷糊呢。

「真的沒事吧?」湊近了臉想確認額上的溫度,卻動彈不得。

「咦──」

「美味堂的……特製奶油……」為、為什麼睡迷糊了還能分得那麼清楚?

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剛才自己做了什麼,他只是加重了手臂的力道。

因為摟得太近,那均勻有力的心跳聲讓她緊張不已。

但是、很安心。

「吶、龍之介。」

「唔?」

「像十木立那樣有活力的男孩子,也很不錯吧?」

貼著胸膛的溫度,可以不顧慮自己臉上的燥熱。

「不要。」

「欸,為什麼?」

像木之瀨一樣的小鬼,想到就頭疼。

「沒有為什麼。」

「是因為他說討厭奶油嗎?」

「和那無關。」

「那是因為搶了蛋糕和果凍?」

「才、才不是……」

「那……」

月子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不解地看著他。

想逃開她的視線,掙扎了一下,還是低聲地說了。

「因為……走開……」若有似無的聲音,讓月子只能聽到隻字片語。

「嗯?對、對不起,是我太重了。」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幾乎是壓在對方身上。

雖然底下是沙發,不過應該還是不好受吧?

「喂、不、不是那樣啊。」
完全沒有傳達到。

龍之介猛地坐起身,拉住打算離開的她。

「我是指,那個……剛才,妳要我……走開。」
單手掩面的龍之介自然不可能藏起通紅的臉龐。

月子不由得笑了出來。

「最喜歡龍之介了。」

「忽、忽然之間說什麼啊,妳……」

「才不是突然,是因為想說才說的。」

「妳……」

「啊!不過龍之介最喜歡的果然還是蛋糕吧?雖然有點不甘心,可是蛋糕真的很好吃……」

「那、那種事……」

然後,腦袋一片空白。
有點、難呼吸呢,今天的吻。

「……最喜歡的東西……」

良久,才聽到斷斷續續的言語。

「……月子。」幾乎抓不住的低喃。
頑固的側臉,完全不敢對上她的雙眼。

似花的笑容綻放開來。

キス。

「妳,為、為什麼又──」
「歡迎回家。」

* ──
滴答、滴答。
不知何時,雨,已經停了。




在那之後

* ──
猶如全盤豁出,今天的龍之介好像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意外的……黏人。
她甜甜地笑了開來。

「龍之介就像小孩一樣啊。」

「為什麼?」

「不是說越小的孩子越愛吃糖嗎?」

「這和年齡沒有關係吧?」

「啊,又皺眉了,真不可愛。」

「這是當然的吧?……可愛的有一個就夠了。」嘟噥了一聲。

「龍、龍之介,你剛才說了什麼──」

「很甜……」

看來雨(あめ),仍要繼續地、綿延下去。

* ──


全文完


後記))
SS第一個中長篇竟然獻給了宮月XD
雖然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坑很大,(都腦補一學期了,但是覺得寫起來麻煩遲遲不敢動筆)畢竟登場人物實在太有梗了
沒想到光是手稿打完就有六千多字,全部修完則是七千逼近八千字
稍微意外了。
作為甜得要死的閃光二人組,以後也會繼續讓這兩個人繼續閃下去(喂)
玩弄宮地真是件有趣的事情www主動的月子很可愛
哥哥的部份當初看到fan book家人介紹的時候,就一直很期待,本來只能打「宮地的哥哥」,因為Meiku親放出了名字與設定可以直接填上去w
在這邊真的很感謝Meiku親還有通知我消息的寧醬w
嘛,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左轉後有眼科記得掛號領排
咱是專出爛作為眼科招攬生意的少女芙。

前言重申

本文為絕對乙女向。
敝人我不接受任何BL配對
請勿在本文之下作遐想、YY等評論
在我的寫作立場,學園的彼氏們都是關係非常要好的朋友
而不是作為CP來寫這些劇情的
請讓我的文字保有本來的面貌
謝謝各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