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同人文

【Starry☆Sky in Spring】 衾 東月錫也x夜久月子

不斷蒸發的水氣,凝作水珠顆顆,沿著淺藍色磁磚,一滴、兩滴地落下。

月子直直盯著小水珠,嘴裡喃喃地數著:「六、七、八、九、十──
不行,還是好冷!」

無論默數了幾次,終究還是將雙肩縮回溫暖的熱水,並且連鼻尖也幾近停在水面。

位於空氣與水面之間的鼻子更敏感地感受到冷熱水氣的流動,伴著入浴劑芬芳的半冷空氣鑽進鼻中。

……癢癢的、呢。

「哈──哈啾!」

果不其然,在思考完的下一秒便打了好大的噴嚏。受到擾動的水面晃了晃,原來平衡的溫度又混入幾許寒意。

「嗚啊──」只得勉強伸手轉開熱水,扭開、扭緊,然後迅速地收回暴露在空氣中的右手。

「唔、好想睡在浴缸裡……」

溫暖的浴池,每天、每天都讓月子陷入天人交戰。

* ──

在房間整理床舖的錫也放回烘好的枕頭。
熱呼呼的床舖、暖好的被褥。

她一定會迫不及待地鑽進去吧?

想起她的神態,就像是某種小動物一樣,錫也不禁勾起嘴角。

「說起來,她也差不多該出來了啊……」

目光瞥向本應放著小鬧鐘的床頭,卻是空盪盪的。
「噗……」他不由得會心一笑,接著起身走向浴室。

* ──
客廳牆上的指針比錫也預想的還要再多了一點。
而浴室門外,和預想的一樣。
完全沒有聽見任何聲音。

錫也苦笑著,提手敲了敲門。
「月子,妳睡著了嗎?」

在浴室中迷迷糊糊的月子聽到錫也的聲音猛地一驚。
感覺上才進來沒多久,怎麼這麼快就來喊她了呢?
今天有待了這麼久嗎?

「鬧鐘跑到哪裡去了…….」

環顧霧氣瀰漫的浴室,總算看到放在毛巾堆上的小鬧鐘。
被蒸氣弄得霧濛濛地,完全發揮不了作用──

不、不會吧。

「月子?」

「沒、沒有睡著!」她急急忙忙地回答道。

「那就好,今天也差不多該出來了吧?再泡下去可是會暈過去的唷。」

「嗚……」望著門上的影子,月子猶豫起來。

錫也臉上浮起一抹苦笑。

今天的戰爭又開始了。

從入冬以來就一直如此,雖然今天她也是信誓旦旦的說絕對不會泡過頭,竟然還特意把床頭的小鬧鐘給帶了進去,能想出這麼可愛的舉動大概也只有她了。

雖然事實證明這個方法並沒有太大的實質效果。

門外的錫也就算看不到也能想見她傷腦筋的表情。
然而,即使看起來像往常一樣的對峙,錫也卻能確定,這次是今年冬天的最後一次「戰役」。

浴室內的她,仍猶豫著,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如果妳不能自己出來的話,就是我進去囉?」

清楚地感覺雙頰瞬間發燙,月子臉上的溫度如果能繼續下去的話,大概再多的寒風都不是問題。

「我、我馬上就出去。真的,所、所以錫也你絕對不要進來!」

「這個嘛……」明顯地,他的聲音帶著笑意。

不得不舉白旗的月子趕忙披上衣服,匆匆開了門──

本以為會是冷意撲面,卻沒有感受到太大的溫差。

「抓、到、了。」

「錫……」

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只能滿面通紅地對上透著愛憐的雙眸。

「比較不冷了,對吧?」

紅通通地小臉緩緩地點了點頭。
早已準備好的薄被,和錫也的懷抱一起,緊緊地裹在身上。

然後和平時一樣,靠著沙發,在專屬於她的位子,輕輕地被打理著頭髮。
隨意哼著歌的錫也心情似乎很好。
但是月子卻覺得有點沮喪,總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小孩子了。

總是自然而然地被照顧著。

雖然抗議過幾次,她也想幫錫也擦頭髮什麼,卻老是弄得錫也渾身發癢。
他說是因為她太可愛的緣故,讓他憋不住嘴角愉快的笑。

好不甘心哪。

背對著錫也的她微微鼓起了臉頰。
「錫也……」

「嗯?」

「比起我更能成為一個好媽媽吧?」

聞言,錫也替她擦著頭髮的手停了一拍。
「怎麼了,突然這麼說。」

「如果有了寶寶的話,寶寶一定會比較想要錫也當媽媽。」

「然後呢?」

「這樣好不甘心啊~所以我一定不能輸給錫也,要努力當個好媽媽才行。啊、可是要當好媽媽的臨摹範本還是錫也啊!嗚……這樣寶寶就不會想一直跟我在一起了。」

「嗯?我倒覺得不要一直黏在一起比較好…….」

「錫也,剛才說了什麼?」

話語淹沒在吹風機的運轉聲中,月子並未發覺,他只是笑了笑。

「沒什麼,時間不早了,早點吹乾頭髮去休息吧。」

她這才注意到牆上的時鐘──

「哇嗚,怎麼會這麼晚了!」

「看來小鬧鐘沒有用呢。」

「欸?!錫也你怎麼會知道、明明是偷偷帶進去的啊!」

「為什麼呢?看到床頭櫃的時候忽然就明白了。」

「好像多丟了一次臉…….」

「我覺得很可愛啊,只是,因為小鬧鐘沒有盡到職責,剛才好像在哄小孩一樣,把妳騙出來花了我不少力氣啊!──頭髮,弄好囉。」錫也放開她,故意搥了搥自己的肩膀。

「謝謝。錫也對不起,你明天還要工作的……」

大大的手掌摸了摸她的頭。

「我並不覺得辛苦,嘛、如果妳真的發生什麼,才真讓我擔心了。」

「嗯,明天我會記得的。」

「明白的話就早點休息吧?」

* ──

「吶、錫也。」

「怎麼了?」錫也調好夜燈,在床沿坐下。

「我問你一件事。一定要老實告訴我喔。」

月子把被子拉到下巴,錫也則在躺下後順勢在她額上印上一吻。

「那個、我、是不是每天都…….搶了錫也的被子。」吞吞吐吐地、月子的聲音越來越小,被子也越拉越高,最後幾乎只露出兩隻眼睛。

語出之後是一陣沉默。

「錫也!!好過份,不要笑了,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啊。」

「抱歉、因為你的臉認真的太可愛了所以──-噗哈哈……」

「錫也!」

「好、對不起、噗…….嗯,我不會再笑了。」

「真是的,明明就還在笑。」

「嘛,的確被子是在不知不覺中就不見了,不過我早就習慣了。所以不要緊的。」

這樣的補充並沒有讓人比較釋懷。

「嗚……為什麼要習慣這種事啊!」月子簡直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錫也的大手卻輕易的阻止她繼續拉上的被子。

「不行,這樣我就看不到妳的臉了……這樣就好。嘛……真要說的話,妳和被子不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記得嗎?小時候妳和哉太一個踢被子一個搶被子的。」

「唔嗯。」

那些日子,哉太老說是她搶了他的被子,但月子更覺得是哉太把被子踢到自己這裡。但是兩個人的被子卻都不是原來自己的那一件。

而在這樣半睡半醒的你拉我搶之下,最後沒有被子蓋的果然還是錫也吧……

「唔…..從小時候就一直一直給錫也添麻煩了。」

明白她想起什麼的錫也輕撫著她的頭,「沒有那樣的事。倒是,如果不說要把你們和被子綁在一起,還真不知道要吵到什麼時候呢。」

「那時候錫也的笑容、很恐怖啊。」

「嘛,不過幫你們兩個蓋被子還是很有趣的事情,偶爾也會聽到意想不到的夢話唷。」

「咦?說了什麼樣的夢話?」

「嗯,是什麼呢……」錫也換了個姿勢側躺下來,突如其來的接近讓月子的心跳稍稍加速,錫也的雙眸深邃地注視著她,「像是──『想要當錫也的新娘』之類的。」

瞬間通紅的臉龐讓錫也輕笑起來。

「騙妳的,妳和哉太都睡迷糊了,竟然完全把我當成媽媽,還說今天沒有尿床什麼,真是的。」


半自嘲的笑了,從小開始就一直被當成母親般的存在,有時候他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雖然並不討厭,但他更想以丈夫的身份擁有她,「什麼時候才從我這裡長大呢,你們兩個。」

錫也不由得語重心長地嘆息道。

「對不起,我一定會想辦法和被子和平共處的。」如熟透蕃茄般的小臉支支吾吾地回答,看來他的話似乎被誤解了。

完全沒有意識到這點的當事人仍舊叨唸著:「唔、是不是要拜託小翼發明踢不掉的被子比較好……可是這種委託、不行、太丟臉了。」

凝視那有點懊惱的面容,唇邊揚起笑意。

「不用天羽的發明也有的喔,那樣的方法。」

「欸?」

「閉上眼睛。」

不疑有他,月子很快地閉上了雙眼。

──然後是

溫暖得有如冬日的煦陽,
深深地、深深地擁抱。

「錫、錫也……?」

「只有這件被子,無論放開多少次,都一定會回到妳的身邊。」

輕柔的耳語,近得吻上耳朵的呼吸。
再也說不出任何言語,只能圈緊小小的手臂。

「喜歡、錫也。」
作為家人無法得到的那份喜歡,全部、都想傳遞出去。

於是,比早上、剛剛都更加幸福的,錫也的笑靨。

不斷、不斷地落下了,柔如棉絮的碎吻。

*──


「錫、錫也……」

不可以踢被子。

「可是、明天還要工──」

「……天文館上午公休呢。」

僅有星光的夜裡,唯有如此的嘟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帆
  • 因為喜歡芙薇的彩雲文追到這邊來...
    看到甜死人的錫也x月子 好幸福哪/// D///

    請芙薇加油哦~/~\~/
    不管是文章上還是課業考試上ww

    辛苦了 /// 6 /// ノ
  • 居然因為彩雲追過來XDDD
    錫也這傢伙每次都在我腦內突發然後一把把月子搶過去撒糖(無奈臉)
    不過就是拿這種幸福感沒轍w
    感謝支持

    芙薇 於 2011/10/02 11:5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