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 After Summer】宮月 頻率問題

星座彼氏同人文

升上大學後的兩個月,對月子和龍之介來說生活方式好像沒有多大的改變,以前在星月學園時,兩人就分屬於不同學科,在一起的時間多半是社團,到了現在分屬不同科系的他們之間,重要的聯繫地點仍然是弓道部。唯一不同的是,在無論是校區還是課業繁忙度都比高中大上許多的現在,想要一起行動便變得有些困難。

剛開始的時候月子、龍之介、錫也和真琴還常聚在一塊午餐,但隨著系上夥伴熟捻起來,最近的午餐都只剩下月子和真琴。因為生活圈不同,就算是戀人也要互相體諒。

這天中午依舊是她和真琴一起用餐,在兩人瀏覽菜單時,忽然響起的是月子的手機。

「妳就先接吧,是宮地君打來的對吧?」還不待月子拿出手機,真琴卻已經說出了電話那頭的人。

見月子瞪大眼睛的樣子,真琴又笑了起來,「我也是聽鈴聲才知道的,別露出那種表情。好了,快接吧。」

月子點點頭,按下了通話鍵,真琴正打算趁這個時候瀏覽今天的特餐,下一秒卻已看到月子將手機收回包裡。

「呃、真琴,怎麼了嗎?」方抬頭,便見到真琴楞楞地望著自己。

「妳問我怎麼了?我說……剛才在電話那頭的不是宮地君嗎?」面對友人略帶驚訝的反問,月子頷首,仍是滿臉疑惑。

「那怎麼會這麼快就掛斷了?三句話就結束了?」

「欸?可、可是宮地君本來就很少打來,說完要事就結束了……」

「那簡訊呢、簡訊?」

「簡訊的話……倒是比電話稍微多了一點。」

「欸?簡訊還比電話多嗎……」聽到月子的回答,真琴摸摸自己的下巴,好像在思索什麼。

「真是難以置信,平常兩個明明那麼『閃閃發光』的,說起電話竟然是這個樣子啊?和女朋友也能長話短說這點,真不知道宮地君到底是哪個時代的人呢。」

「唔……我覺得很龍之介的風格啊,不好嗎?」月子這廂到現在仍不明究理,看著月子呆然的神情,真琴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

「比起那些為了自己不是對方聯絡人第一位,就胡亂吃起醋來的女孩子,還是妳單純多了。好孩子、好孩子。」

「欸?」

「嘛~要月子妳理解那種心境太困難了,不,應該說以妳的遲鈍來說根本不可能。」

但要是注意到了對這對遲鈍的情侶來說倒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
真琴心裡想道,但並未說出口。

「什、什麼意思?真琴~~告訴我嘛!」

「秘、密,不告訴遲鈍的人!等哪天妳自己發現的時候再來告訴我吧!啊,說起來差不多要上課了,走囉?」

完全不打算解答的真琴故意加快了腳步,把還在發愣的月子丟在後頭,便聽得一聲,「等、等一下嘛!真琴──」然後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帶著笑意的真琴一邊說著:「才不等老是發呆的人。」卻還是悄悄放慢了腳步。
不過最後兩人仍是在上課的前幾分鐘順利地抵達了教室。

* ──

而後,一周匆匆過去,月子也差不多快忘了這個話題。

星期六照例是月子到龍之介家複習課業的日子。

縱然所選的科系不同,但在基礎力學的部分,由正在修進階課程的龍之介來指導可以說是綽綽有餘,相對地,龍之介一直都很不擅長的繪製圖表則在月子的協助下漸漸掌握到了訣竅,而當遇到兩人都不擅長的科目,則用互相背誦說明的方式來完成。

在忙碌的大學生活中,能長時間碰面的機會不多,就算能見面也大多是和弓道部的夥伴們在一起,能和大家熱熱鬧鬧地度過當然很好,但像這樣能安靜獨處的時間卻很少,所以月子總是格外珍惜。

雖然龍之介沒有特別說過,不過他一定也這麼想吧。
盯著他專注的側臉,她的唇邊揚起一抹笑來。

「怎麼了?一直在傻笑.」正在解題的龍之介忽然停下筆,抬起頭來。

「有、有嗎?」

「感覺上心情很好的樣子,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因為今天是和龍之介一起唸書的日子所以……」月子不加思索地回答,然而不知怎麼地,龍之介忽然站起身來說是要去拿點心。

「咦?現在嗎?可是還不到休息時間啊?」

望向龍之介書桌上的鬧鐘,距離兩人往常的休息時間還有半小時,「總、總而言之我去拿了。」刻意加重語氣的他,故意背對著自己,但即使這麼做,月子還是瞥見了那紅透了的耳根。

她不由得又笑了起來,便聽得龍之介嘀咕了一聲「別捉弄我」。

就在龍之介離開沒多久之後,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這種時候還是先幫他接一下比較好吧……」這麼想著,於是月子便往對面的桌面伸手過去,可正要接的時候便切斷了。

一看來電者,上頭寫著「白鳥彌彥」。
本來打算就這樣直接放回去,但是在名字旁邊標注的來電和去電次數卻引起了她的注意。
「咦?看錯了嗎?」
有點好奇自己的來電次數,她便尋找起自己的名字,往下、往下、再往下。不只白鳥,連其他人的名字也因為往返次數多而遠在月子之前
「而且白鳥君還是我的兩倍。」

默默地將手機放回原處,然而剛才看到的東西卻在腦袋裡不停地打轉。
雖然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是數次稍微、好吧,是差得多了那麼一點,但是,只不過是這樣而已,為什麼就覺得哪裡悶悶的呢?

「蒙布朗跟千層派,妳要哪一個?」回過神來時自己眼前正放著令人垂涎三尺的甜點,不知何時回來的龍之介一手叉子一手盤子,看來正打算幫她取蛋糕。
不過月子卻反常地搖搖頭要他先挑,龍之介有些意外,但還是叉起了蒙布朗往自己盤裡堆。

「對了,剛才白鳥君打來找你,不過來不及接就掛斷了。」她聽得出自己的語氣有點生硬,而他一邊吃蛋糕一面點頭。

笨蛋龍之介,什麼都不懂。

心裡閃過這個念頭的瞬間,連月子自己也有點訝異。到底希望龍之介懂什麼呢?根本就連自己也弄不清現在心頭悶悶的感覺從何而來。

這時,真琴的話倏地在腦中響起──「比起那些為了自己不是對方聯絡人第一位,就胡亂吃起醋來的女孩子,還是妳單純多了。」

所以自己現在的這種感覺,就和那些女孩子一樣了……嗎?

如果是這樣,會不會讓龍之介討厭呢?但無論從哪裡看起,都是擅自看了他手機的月子不好。

完全不明白啊……

喃喃地唸著,心煩的月子隨手拉了個軟軟的東西就往自己懷裡塞,鬱悶地將下巴連同半張小臉都給壓進進軟軟的東西裡。

「喂?!妳、妳在做什麼啊!」
龍之介的驚呼鑽進她一片混亂的腦袋裡,月子驚訝地抬起頭來,旋即發現對方滿面通紅。

「總、總而言之先把枕頭放下來!妳這傢伙……真是的。」

她這才發現自己拉來的根本不是抱枕,而是龍之介床上的枕頭,這下連月子的臉也刷地翻紅。

「對、對不起。」急急忙忙地放開枕頭以後,月子完全不敢正視龍之介的眼睛。太丟臉了,居然把平常煩惱時的習慣帶來,「而且還是龍之介的枕頭。」意識到這一點的她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給埋進去。

看著月子苦惱的樣子,龍之介開始思考起是不是自己剛才說話的語氣太過嚴肅。
雖然說是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因為這種事情就反應過度的自己也有一部分的錯吧?看她完全不敢對上自己視線,低著頭的樣子,總覺得很不忍心。

不過現在他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比較好。

「……」

說起來,這傢伙從他拿蛋糕回來之後就一直很奇怪,在這之前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想著想著,龍之介的眉頭越皺越緊。

沉默,依舊持續著,像是一種無形的譴責。

明知道彼此都只是不知所措,但誰也不知道這時候開怎麼開口,又該說些什麼。

好好的休息日,卻搞砸了氣氛。而且罪魁禍首就是自己。
月子沮喪得有點想哭,然而與其被這種氛圍打倒,把問題繼續藏在心裡,還不如堂堂正正的問出口。

對自己說了好幾回「這樣下去不行」後,月子打破沉默出了聲。

「龍、龍之介!」

「不會是我太嚴肅了吧……」正這麼思考著的龍之介忽然被點名,不由得一楞。月子則用認真的眼神盯著他的雙眸。

「可以問一件事情嗎?」
他點點頭,為了保持鎮定,他隨手拿起桌上的可可。

得到他允諾的對方則深深吸了一口氣──

「……為什麼白鳥君的通話紀錄比我多了很多?」

「噗──咳、咳……」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他差點沒嗆著。

「對不起我只是剛才接電話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怎麼想都是奇怪的問題吧,總之龍之介完全不用在意我們馬上開始讀書!」月子漲紅了臉,連斷句也忘了,以一口氣說完,隨後迅速地拿起了課本。

「不、等等──」

「不用解釋也沒有關係全部都是我的問題。」
似乎沒有要抬頭的意思。

雖然還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那傢伙好像真的很在意自己並不常打電話給她這件事情。

因為她匆忙中拿起的課本根本是反的,小小的肩膀也還透著幾分緊張。


真是的。


「喂……好了,妳聽我說。」

好一陣子之後,她才怯怯地從書本邊上露出一雙眼睛。

「……並不是討厭和妳用電話聯絡,只是…….」他一面揉著自己的頭髮,似乎很努力思索著該怎麼開口才對。月子的雙眼則一直沒有離開過他的臉。

這樣要我怎麼講啊……龍之介皺起眉頭,有些困擾的別開臉。

「會想見面吧……老是聽到聲音的話。」

龍之介的認真的側臉,一瞬間像是夕陽照遍似地緋紅。月子瞪大了眼睛,然後感到自己的耳垂,宛如要突破正常體溫般微微持續地發燙。

「而且白鳥那傢伙老是忘東忘西的,一天到晚打來問今天的授課內容。不是睡過頭就是發愣,就算是剛升上大學也太懶散了!看來那傢伙最近的集中力還要重新鍛鍊……」彷彿為了掩飾自己的難為情,他一個勁地叨唸著。

滿面通紅的龍之介、一臉認真的龍之介、為了友人不斷說教的龍之介……

從話筒那端無法傳達的,你的每一個表情。



果然,還是面對面最好了啊。



「……妳這傢伙打算笑到什麼時候啊!好,作為處罰,蛋糕就要沒有了。」

「啊!龍之介好過份,等、等一下嘛──唔……」

「……這也是、處罰。」

無法被電訊傳送的體溫,現在,沿著臉頰燒了過來。

現在,幸福頻率統計不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