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這個休假日,月子到家裡作客。

 

然而,雖然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是從進門起就一直被哥哥和虎牙絆住,原來想躲過他們直接回房間,卻這樣留在了客廳。

 

本來四個人一起打電玩,倒也沒有什麼不妥,沒想到自己卻玩沒幾下就失去資格。反倒是月子一路過關斬將闖到了最後,而早早退場的龍之介則被打發到一旁看書。

 

「吶吶月子,我們再玩一局!」這句話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但月子還是笑著答應了好幾回。

 

……就算拒絕也不要緊,那傢伙也太依著弟弟了吧?

 

然而按照月子的個性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估計這次她的回答大概也跟之前一樣,龍之介正打算把目光放回書本,卻看見月子的眼光投向自己。

 

他看了下手錶,旋即闔上書本。

 

「虎牙,差不多也到她回去的時間了,還是等下次吧。」聽見哥哥的如此宣布,失望的神情很快爬上虎牙的臉,不過他還是點點頭。

 

「嗯,虎牙很懂事喔,所以月子妳就回家吧!」見虎牙勉強擠出一個帥氣的笑容,月子不由得摸了摸他的頭。

 

「謝謝虎牙。吶、下次見面的時候再一起玩吧?」

 

「真的?約定好了!」虎牙開心地伸出小指頭,月子也笑著和他拉了勾。

 

「……っ」

 

「那掰掰、月子一定要快點來玩喔!」

 

……っ

這傢伙也是那傢伙也是,一個個都是直呼她的名字。

回想起來,似乎打從初次見面開始,哥哥和虎牙就是這麼喊她的,而他卻是隔了好一段時間才習慣這個稱呼。

感受到挫敗的龍之介眉間的摺痕再次加深。

 

「龍之介,怎麼了?」袖子被拉了好幾下,他這才回過神,淡淡地向月子回了句:「沒什麼。」

 

怎麼可能沒什麼……剛才經過走廊時龍之介也一直沒有說話,這麼說起來,今天好像只顧著跟虎牙玩了。

 

是不是在生氣呢……月子偷瞄著龍之介的側臉,沒想到一不小心視線就對上了。

「……っ」

 

「龍之介、在生氣嗎?」

 

「沒有生氣。」嘴上這麼說,但皺眉分明加深了3㎜

 

嗚……怎、怎麼辦呢?

 

1、踮起腳尖模仿部長的"好孩子~好孩子~"(いい子、いい子)

2、龍之介該不會是在鬧彆扭?

 

「嘿、嘿唷……」

 

月子努力地踮起腳尖──啊咧?好、好像摸不太到耶。

 

「妳在做什麼?」

 

「唔、想摸摸龍之介的頭。」

 

「哈?」

 

「一邊摸摸一邊說好孩子~好孩子~你或許就不會生氣了……」

 

龍之介嘀咕了聲「又不是小孩子」卻微微蹲低了身體。

 

「欸?」

 

「不是說搆不到嗎?」龍之介低聲說道,別開了視線,會意過來的月子怯怯地放上自己的手,輕輕地摸了摸。一邊念著:「好孩子、好孩子……噗。」

最後還是禁不住笑了出來。

 

「妳真是……」聽見她的笑聲,龍之介很快地站起身,臉又是繃得緊緊的。

 

「對、對不起,可是龍之介剛才的表情太可愛了所以……」

 

雖然故意不對上她的眼,可月子還是看見他微微泛紅的耳根。

 

「對不起嘛!」強忍著笑意,再望向龍之介的時候,皺著的眉已經比方才舒緩了許多。

 

「穿好鞋就走吧。」他提醒月子的音量刻意大上許多,大概是在掩飾難為情。

 

「啊、好的。」月子慌慌張張穿好鞋走向大門。

這時手機卻響起簡訊的提示聲。

 

「怎麼了?誰發來的訊息?」龍之介停下腳步,讓月子檢查了下手機,「是媽媽,說今天和爸爸去旅行了。」

 

在這種時間傳來倒有點奇怪……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問:「臨時決定?」

 

只見月子抿著嘴,很努力地回想著,猛地一聲驚叫,「啊、提過!是我忘了。」

 

明白她迷糊的個性,龍之介無奈地嘆了口氣。

 

「沒關係,只去幾天而已。大學的時候不也一個人待著嗎?沒問題的。」

 

那是因為大學的時候他和真琴住得都近,龍之介想。

雖然月子家附近還也住著她的青梅竹馬……但就是因為這樣才介意。

 

「還是……妳要來住我家的客房?母親會很高興能見到妳。」

交往了這麼久,彼此的家人都已經很熟悉了,說明原委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因為自己家全是男孩子,所以每次月子來家裡母親便特別開心。

 

「可、可以嗎?這樣會不會太打擾了……」雖然明白龍之介的好意,不過月子還是有點躊躇,常常這樣打擾會不會不合禮數呢?

 

「完全不會,月子醬妳就放一萬個心住下來吧!」一把愉悅的男聲突然插了進來。

 

「哥哥!?」

 

「唷~」

被忽然出現的鷹介嚇了一跳,而對方則是一貫從容的笑容,肯定是不知道躲哪裡很久了。

 

龍之介挑了挑眉:「你不是在講重要的電話嗎?到底是什麼時候──」

 

「哎,這點小事不重要啦!別在意、別在意。」

 

三兩下打發掉弟弟,鷹介馬上又轉向月子:「呐呐,如何?決定了嗎?決定了的話就讓龍陪妳回去拿東西,媽媽跟妳母親那邊就由我來說。」他溫和的笑臉裡有種不由分說的魄力。

 

「啊、好、好的。」聽見月子答應,他的笑意更深了。

 

「唔、那哥哥,我也出門了。」龍之介狐疑地看著一臉熱心的哥哥,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讀出來便轉身離開了。

 

「兩位慢走~~」目送著他們的身影逐漸變小,鷹介愉悅地重新播起電話,「嗯,媽,是我,今天晚上我們家會很熱鬧啊~什麼事?嘛,您回來就會知道了。」

 

    ──

 

走在往車站的路上,龍之介決定先放下哥哥的事情。從小到大他再怎麼想都猜不出哥哥的想法,總之待會回去後小心點就是了。

 

「說起來,如果回到家裡妳才發現沒有人怎麼辦?」他放慢了腳步到和月子同樣的速度,看著她的臉問道。

 

「那、那個時候我會記得第一個打電話給龍之介的。」她飛快地回答。

 

龍之介沒有應聲。

 

「真、真的嘛!不會再像上次一樣了……」因為有點心虛,月子越說越小聲。

回想起上次忘了帶家裡鑰匙,結果想都沒想,就像兒時碰到父母外出的第一個反應──按了錫也家的電鈴。

 

因為玩得太高興了,結果龍之介打了家裡的電話和手機都沒人接,急急忙忙跑來找東月幫忙時才發現她好端端地待著。

 

當時龍之介雖然鬆了口氣,但同時也有幾分不甘心。

 

他一直都清楚那幾個青梅竹馬在她心中的重要性,那種自然而然的依賴,從來就不是他能介入的。而打從明白這份心情是戀愛開始,他就知道,東月看著月子的眼神和他是相同的。

 

「龍之介?」

 

「我知道了。總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要先通知我。」

 

月子點點頭,跟著龍之介的腳步進了車廂。

 

「還要搭上一段時間,妳先在電車上決定待會需要帶些什麼吧?別漏掉了。」

 

一開始月子還很努力地想著,但或許是早上和虎牙玩得太累,最後竟然不知不覺地倚著他肩頭打起盹來。

 

望著她的睡顏,龍之介輕輕地笑了。

 

    ──

待兩人收拾好行李回到宮地家,已經是晚上七點的事了。

 

一按下電鈴,就聽到虎牙碰碰碰地飛奔過來的聲音,開門後不免又被龍之介說了幾句,兩人才經過樓梯,便聞到令人垂涎的飯菜香,看來龍之介的母親已經回來一段時間。

 

月子和龍之介正要上樓,卻見鷹介笑瞇瞇地向她招手。

 

「母親說想請月子去試一試濃湯的味道。」

 

「欸?我嗎?」

 

鷹介笑著用力點點頭,「對,行李就交給龍去整理吧。」

 

「妳就先過去幫忙吧。」面向月子時倒是正常的臉,看來那皺眉明顯是為了某人存在的。

 

「那麼我也去幫月子醬跟媽......」眼看月子後腳剛走,那個某人──鷹介,前腳也打算跟上。

 

「哥哥你就跟我一起去整理客房。」

 

「啊咧?」

 

「有什麼問題嗎?」

 

雖然有絕對不會被龍看穿他在想什麼的自信,但一見那比平常鐵青兩倍的臉,鷹介覺得自己還是小心為妙。

 

反正這幾天能玩的機會多得是。

 

    ──

 

月子依鷹介的話到了廚房,而看見她的到來,反倒是龍之介的母親一臉驚訝。

 

「可是哥哥剛才說......

 

「哎,鷹介那孩子真是的。」已經明白大兒子心中的盤算,宫地美朱笑了笑。

 

「也好,我也想和可愛的女兒一起準備晚餐看看,我們家都是粗魯的男孩子,平常也不太進廚房,龍之介那孩子就只有做蛋糕的時候會主動過來呢。」

 

美朱一邊切菜一邊感嘆的說。「啊,月子幫我拿一下櫃子的碟子,那邊的格子應該還有一件圍裙。」月子拿好東西後,也跟著拿起旁邊的馬鈴薯幫忙洗洗切切。

 

「……想當年龍之介還小小的,大概就只有這麼高。很喜歡蛋糕,才聞到融化奶油的味道就跑過來了,還要搬上小凳子才能看到桌面,一眨眼就長這麼大了呢......」聽美朱這麼一說,想像起那副光景,月子也忍不住笑了。

 

兩人在廚房忙碌一陣後,美朱捏著圍裙擦了擦手。

 

「大致上這樣就可以了,剩下就等它煮開就行,趁現在我們來做龍之介喜歡的那幾種甜點吧。」

 

「嗯,還請您多方指導了。」

 

「哪裡,我才要謝謝月子妳願意幫忙呢。」

 

    ──

 

整理客房到一半,鷹介藉口去洗手溜到了客廳,等到龍之介下樓時,月子早已被母親和虎牙還有大哥團團圍住。

 

「啊,龍之介回來了,你也快過來坐下吧,你爸爸今天好像要加班。」

 

「虎牙,回自己位子去。

 

「是,龍に」最敬愛的龍に一吩咐,本來挨著月子坐的虎牙也只能乖乖坐回鷹介旁邊。

 

「話說月子這次能在我們家待上多久?」美朱笑盈盈地問,一邊還提醒月子這個好吃、那個一定得嚐嚐。

 

「這、這次要在您這裡打擾三天,真不好意思。啊、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三天啊,好短呢~唉,要是月子早點變成我女兒就好了。」

這句話讓月子跟龍之介臉上又是一紅。

 

「母、母親──」

 

「你要是不快點,像月子這麼可愛的孩子要是跑掉了怎麼辦呢。」

 

「唔。」

 

「我、我不會做這種事的,因、因為......

 

「因為?」明知道月子要說什麼,鷹介故意拉高了語尾。而單純只是好奇的虎牙也跟著附和上一句「因為?」

 

「因為我喜......

月子看看鷹介和虎牙,再看看龍之介。

 

「喜?」

 

「別老是尋這傢伙開心,你們兩個!」

 

美朱看著三個兒子笑了起來,對著月子連連說著「對不起呢我們家幾個笨兒子」要她不要在意,這讓月子也跟著笑了起來。

 

接著美朱又忽然想起什麼,驚呼道:「對了,月子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上街,我一直很想和女孩兒上街買衣服呢。」

 

「那麼我也去。」處理完哥哥和弟弟後的龍之介接話道,不過卻換得無情的回應──

 

「不,媽媽我只想和月子去。」

 

「什──」

 

「你平常都和月子處這麼久了,只借媽一天不要緊對吧?」

 

「那我呢、我呢?」虎牙興奮地指指自己,眼睛還眨巴眨巴地,希望能獲得自家母親的青睞。

 

「也不想和虎牙去。」看來完全無效。

 

「嗚啊?讓虎牙去嘛~媽~媽~」

 

「不行。」

 

對母親莫可奈何的龍之介,和寵著月子不要兒子的母親,看著飯桌上這三人,鷹介費了好大的勁才能憋住笑意。

 

嘛,這也不意外,雖然龍平常是那個樣子,但在家裡,真要說起來,最強的果然還是母親大人,這畫面真是太珍貴太有趣了。

 

比起還在撒嬌的虎牙,早就明白狀況的龍之介一臉放棄的樣子,由廚房傳來派皮的味道不斷地刺激他的嗅覺,龍之介放下碗起身。

 

「我吃飽了。」

 

八成是想悄悄過去探一探吧?

想到這,美朱和月子相視一笑,對自己的好懂渾然不覺的龍之介疑惑地看著她們兩個。

 

「噗、沒什麼,龍你如果順路到廚房的話就幫我看看烤箱裡的派好了。」

 

既然已經看穿兒子的想法,美朱巧妙地給了他這一委託。

 

離開客廳前龍之介和月子的眼神對在一起,看起來像是想說什麼,但他終究沒有開口。

 

「龍に去我也去──」這一會又開始粘著龍之介的虎牙也一蹦一跳地跟了上去。

 

美朱倒也樂得沒人打擾,又是拉著月子的手,一臉殷切:「呐呐,月子、我們繼續聊。」

 

「欸?好、好的。」

 

有派和虎牙陪著應該沒問題吧?月子望了一眼門邊,心想,於是繼續和美朱聊了起來。

 

結果到龍之介默不吭聲地吃完派、洗好澡為止,誰也沒有放開月子,龍之介頂著還有點濕的頭髮走到吵鬧不已的客廳,現在月子正好和虎牙跟鷹介在玩抽鬼牌。

 

「啊,龍回來了。」先看到他的鷹介第一個出聲喊到,感覺到有人走了過來,月子也抬起頭笑盈盈地問,「下一局龍之介要加入嗎?我們再一下就結束了。」

 

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表情,虎牙也興奮地向哥哥報告:「嗯嗯,等一下我們還要玩跳棋、泡泡龍還有──」

 

「我說你們──」這不知按耐多久的情緒才要發作,便聽得房子的另一頭傳來一把女聲:「龍,過來幫我弄鮮奶油好嗎?」

「虎牙也要幫忙!」

 

這會,龍之介真要開始懷疑幾位家人是不是故意說好的,好像只要他稍微接近月子便馬上被支開。

 

「龍你還是待會再玩吧,這局就快結束了。」盤坐在地上的鷹介朝著他瞇瞇笑,心裡暗自感謝老媽的救援。

 

才玩到精采的地方,怎麼能讓龍來攪局呢。

 

待弟弟們離開之後,鷹介的目光便重新回到牌局。

 

「好了,月子醬,決定好是哪一張牌了嗎?」

 

「這、這個……」月子盯著他的表情已經好一陣子,不過完全推測不出哪一張才是鬼牌。

 

「憑著直覺選也沒關係唷,只剩下兩張了嘛!」

 

「我、我知道了,那就──這張吧!」她閉著眼睛隨意抽了一張,便聽得一聲「賓果」

 

「太、太好了!」

 

「那麼,按照說好的,由我告訴月子一件龍小時候的事情。」

 

鷹介笑瞇瞇地邊整起凌亂的桌面。

 

之所以避開龍,就是因為和月子說好了,如果鷹介贏了,就讓月子告訴他一件龍之介在學校的事情,反之如果月子贏了,就由他告訴月子一件龍的兒時往事。

 

──真是怎麼看都不吃虧的賭注。

 

誰叫龍什麼都不肯告訴他,只好由他自己問出來了。

鷹介摸摸下巴,思索著要從哪一件說起才好。

 

......有了,就說個龍和糖果的故事好了。」

 

「龍之介和......糖果嗎?」感覺是兩個一點也不衝突的辭彙,但是鷹介的神情卻變得非常認真,月子也不自覺地正襟危坐。

 

「沒錯,就是那個糖果,龍啊,明明很喜歡甜食,可以說幾乎只要能沾上糖的都吃,可是糖果卻幾乎只吃軟糖,妳知道為什麼嗎?」

他故作嚴肅的口吻,果然讓月子跟著認真起來。

噗,這兩個人真是太有趣了......

而正和他猜想的一樣,龍果然不會自己說這種事情。

 

所以才更需要他這個哥哥的幫忙嘛!

 

「說起這個啊......」鷹介瞇起了眼,思緒飄向了過去:「大概是龍四、五歲的時候......

 

「──曾經把感冒藥當成糖果吃了下去。」

 

「欸?!」

 

「很常見吧,那種聞起來很香,色彩也很鮮豔,但事實上連層糖衣都沒裹的那種感冒藥。」

 

「該不會......因為這樣龍之介就覺得,只要是硬糖都可能是偽裝的藥......之類的嗎?」月子一面推論,鷹介苦笑著點了點頭。

 

這種一概認定頑固的做法的確很有龍之介的風格。

而且由這種反應,就能切切感受到小龍之介當時的打擊有多大。

 

「噗......總覺得頑固得很可愛......

 

「對吧?對吧?順帶一提,龍也很討厭吃藥,那種東西根本就是他的天敵。」

 

「果然是這樣呢。」哥哥這麼一說,她便回想起來,之前怎麼勸也勸不動龍之介去看醫生,一問到『該不會是怕吃藥吧』他便默不做聲悶悶地別過臉。

 

「要他乖乖吃藥可是件大難事,那小子老是說靠意志力就能恢復,說穿了不過是愛逞強罷了。月子妳以後要多說說他。」

 

在提到自己弟弟時,鷹介的表情便特別溫柔,這讓身為獨生女的月子非常羨慕。

說著說著,鷹介卻突然閉上嘴,對她使了個眼色。

 

月子轉過頭,原來是龍之介和虎牙回來了。

 

一見他的臉,月子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唔?怎麼了,笑成這個樣子。......難道哥哥和妳又說了什麼?」

龍之介忽地有點慌張,月子只是笑著直搖頭,鷹介則佯裝一副全然不知情的模樣。

 

*──

 

四人在客廳邊吃蛋糕,又玩了會牌,不久,龍之介注意到身旁的她開始哈欠連連,於是放下手上的牌

 

「喂,差不多也該讓這傢伙休息了。」龍之介說著就要收走月子手邊的牌,她卻抗議道:「可是這一局還沒有結束......

 

「都開始打哈欠了,就不要逞強。」

 

見狀,鷹介也說:「嘛,那就先把她還給龍好了,反正明天還能見到。」

 

「嗯,我知道了!那月子明天我們再一起玩。」月子帶著一張快睡著的臉對虎牙笑了笑。

 

「我帶她回房間。」龍之介向跪坐在地上的月子伸出手,她一面揉著眼,一手握著他的手好不容易才站了起來。

 

到了樓梯,不待月子反應,她已被他抱了起來──比平常稍微用力一些的擁抱。

 

「龍之──」

 

「腳都麻了要怎麼上樓?」他語帶嘆息地說,月子紅著臉沒再說話,就這樣讓龍之介把她給抱上樓。

 

環著他的脖子,龍之介的心跳聲,很近。

 

 

到了房間,龍之介一聲不吭地放下她,熟練地打開櫥櫃幫她把客房的被子鋪好。

月子覺得自己的心跳還沒有恢復正常。

 

這樣根本就犯規嘛……

看他那麼從容地做事,只有她一個人心跳不已根本就不公平,月子摸著自己發燙的臉頰,呆呆地望著他的背影。

 

龍之介一面忙著拿下床墊,一面慶幸

 

──幸好是背對著她。

 

否則現在滿臉發燙的樣子,再怎麼說都太難為情了。

回想起剛才下意識的行為,他不由得為自己的大膽捏了把冷汗。

 

「既然累了的話就早點進去。」龍之介催促道,半是看月子哈欠連連,半是因為自己熱度尚未褪去的臉頰。

見月子鑽進被窩,他也在月子鋪邊席地而坐。

 

「抱歉,今天讓妳一直陪著他們。似乎是因為妳來他們......興奮過頭了。」

 

「不,我很開心唷,因為是龍之介的家人。」

 

「是嗎。」他嘴邊浮起淡淡地笑,「之後也會變成妳的家人,得一直這樣下去啊......

光是想像那熱鬧過頭的日常,他都覺得有點頭痛了。

 

「沒關係,我覺得很有趣,而且還能知道龍之介以前的事情。」月子翻了個身,湊近龍之介的身旁,他的體溫很令人安心。

 

「我的事?」他愣了一拍。

 

「嗯,像是龍之介錯把藥當成糖果而討厭吃硬糖的事。」

 

「等、等一下,是誰──不,怎麼想都覺得是哥哥說的。」

 

「呵呵,小小的龍之介真的好可愛。」

 

......那次,根本是哥哥故意騙人。」見月子笑得燦爛,龍之介不知道自己該擺出哪種表情才好,堂堂一名男子,怎麼能承認自己可愛?想到哥哥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出賣他,他有些氣惱。

 

沒想到龍之介會自己提起,月子有些意外,而且聽他的語氣,似乎有點......鬧彆扭?如果這時候說他的表情可愛,鐵定又要生氣了。深知這一點的月子決定把這兩個字放在心裡。

 

「既然妳已經知道了,知道全部總比只知道一半好。」

 

龍之介皺著眉,重新說起往事。

 

原來當時並不是龍之介自己錯拿了糖果,他不過是在比他稍長的鷹介吃藥時多看了幾眼那些五彩繽紛的藥丸,鷹介見他一直盯著,便說了:「那麼就一人一半好了。」

 

龍之介說著,語氣透著幾分不甘心:「那時我還覺得哥哥對我真好,真是,只有笨蛋才會相信他吧。」

 

說是這麼說,但事實上他到現在也沒有逃出哥哥的手掌心。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在吃到糖的瞬間臉色大變的龍之介,以及在一旁大笑的哥哥。兩人當然免不了被美朱唸了一陣,此為後話。

 

「所以說哥哥的話只要信一半就好了......妳,笑得太過分了。」

 

已經十分難為情的龍之介,面對止不住笑的月子,不禁伸手輕捏她那笑得緋紅的臉頰。

 

「這樣就笑不出來了吧,嗯?」

 

被捏著而無法好好說話的月子只得象徵性地揮揮小拳頭,兩人互看了一會,又「噗」地一起笑了出來。

 

「時間已經很晚了,妳也早點休息......怎麼了?」龍之介正要起身,卻發現對方拽著他的衣角。

 

「我想再聽一些,龍之介小時候的事情,不行......嗎?」明明眼睛都快睜不開了,月子卻還想就這樣再待一會。

 

因為,雖然交往了很久,龍之介卻很少提起兒時往事,每次都只有月子的糗事被青梅竹馬們揭發。對她來說,沒能參與到的那些回憶和現在、未來同樣地珍貴,不想錯過戀人的每一刻。

 

「怎麼可能說得出口......」龍之介嘟嚷一聲,重新坐回月子身旁。

 

「龍之介也躺下來嘛!」一見他坐了下來,月子又挪了挪身子讓出一個人的空間。

 

「不行!」

 

或許是睡意正濃,月子說起話來似乎比平常更加孩子氣,眼看對方不肯躺下,臉頰氣鼓鼓地。

 

「下、下次我會說的,所以今天休息了......」他換了個語氣,像哄小孩一樣地說,月子似乎很快就相信了。

 

「真的?那、明天晚上說唷,約定好了!拉勾!」月子開心地伸出自己的小拇指,龍之介只好也伸出自己的手指來──

 

「勾勾手指,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根......」起初還是很興奮的語調,可是唸著唸著,不知怎麼地月子的聲音便越說越小,最後只聽到均勻的呼吸聲。

 

「唔、居然這樣睡著了......

而兩人的指頭還勾著,小小的溫暖在指尖傳遞。

 

龍之介的唇邊再度揚起微笑,在兩人勾著的小指輕輕地落下一吻。

 

晚安、月子。

 

還有......明天見。









最喜欢的龍之介生日快樂w
原来想寫新的賀文但一直難以下筆><
這篇原是收在暑假出的本子「甘过ぎる」
我自己非常喜欢這篇
作了些許修改~希望看起来更通順

芙薇

2012/11/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