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Sky同人文

【Starry☆Sky in Spring】 幸福論 東月錫也x夜久月子

再一個早晨。
與她迎接的每一天,總是充滿色彩。
於她的心跳聲中入眠,睜開雙眼便能看見朝陽似的睡臉。
那樣滿足而可愛的容顏。
不知道今天又做了什麼樣的夢呢?

撥開額上被汗水濡濕的髮絲,印下一吻,接著躡手躡腳地走下床舖。

等到月子醒來的時候,錫也早已經出門許久。
看到桌上的早餐與字條,有點氣餒。


聞著美味的早餐,卻一點食慾也沒有。
抑住反胃的感覺,她走向窗邊。
拉開簾幕後卻是更令人提不起勁的綿綿陰雨。


但是,還有很多她可以努力的事情。
所以必須好好地打起精神,用上每一分氣力。


*──


在市立天文館之後的工作區,今天的電話也是響個不停。
每到雨季,天文館總是比平常更加繁忙。

「東月,剛才友枝小學來了電話,說是觀星活動延期。」

正在整理資料的手頓了一拍,旋即恢復原有的節奏。

「好,我知道了。」

「今天也是下了一整天的雨啊……難為你了,東月。」
放下電話,佐藤隨手揭開窗簾,望了陰雨濛濛的街景一眼。雖然不用特別確認也能聽到節節逼近的雷響,還有自早上以來便不曾間斷的雨聲。

「只不過是延期罷了,倒也不是完全取消。」
錫也微微一笑,這樣的行程調動已是司空見慣。雖然每臨雨季,天文館的參觀人次就會增加不少,不過相對的,野外觀測便更加不穩定。

「啊、大門口排隊借傘的人又更多了啊!」這下子不論是進館或是出館的民眾都堵在一塊,門口的接待又得忙得團團轉了。佐藤無奈的闔上簾幕,轉向正在更改白板行事曆的東月。

「嘛~好不容易才預約到東月的導覽,怎麼可能輕易取消?東月在小孩間也是大~人氣啊!」

「不,這一點就過獎了。」

「像我就完全不行,明明拼命解說了,那幫小傢伙卻是淨哈欠,到底是哪裡不一樣啊?東月,有什麼秘訣能交給我嗎?」

望著同事殷切的眼神,錫也細細地思索起來。

因為自幼就和兩名青梅竹馬相伴,不知不覺就變得擅長照顧小孩子了,在錫也看來,他們倆至今也還沒長大。

不過這種想法簡直就和老媽沒兩樣…….

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苦笑。

與參觀天文館活動的孩子們互動時,總是不自覺地被他們目光中閃爍的神采吸引,認真而專注的模樣,不知不覺便和兒時的三人重疊在一起。
那閃閃發亮的雙眸,或許那才是他所追尋的另一片星空也說不定。

「怎麼樣了,東月?」

「嗯?啊、抱歉,不注意就想得出神了….與其說是訣竅,更像是依循孩子們眼中星光指引著……..這樣的感覺吧?」

「不愧是東月,謝謝你了,這番話我會好好琢磨的。」

「說起來,既然晚上的活動取消了,不如大夥一起去喝一杯吧?」

「哦哦哦哦哦,難得可以提早下班,我贊成!」

「啊、這一點就……」

「東月果然還是要回去陪可愛的老婆,吶?」

「啊啊,是上次來送便當的那位吧?真的很可愛,難怪東月要小心護著。」

回想起上次月子突然到辦公室來的情景,錫也不禁苦笑──實在是沒有料到她會專程為自己送來,當錫也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撞見的正是被好奇的同事包圍,捏著便當包巾,不知如何是好的月子。

至此之後,雖然偶爾會被同事調侃,然而每當錫也說要早歸婉拒居酒屋的邀約時,便沒有任何人再攔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抱歉啊,今天就放過我吧?下次我會帶上下酒菜出席的。」

「真的?太好啦!」

「哦?東月,已經要走了嗎?」

「是,主任,還有什麼事情嗎?」

「不,只是順道告訴你,上次要的東西已經到了,就放在置物櫃上。」

「是,非常謝謝您。」

*--

「是,今天也非常謝謝您。」

「呵呵,不會,月子是我可愛的媳婦呢.明天也要加油唷.」

「嗯,我會的,那麼明天也麻煩您了」

和母親小百合的通話結束,月子重新翻閱起今天學習到的事物。雖然小百合告訴
她很多,但是動手做的時候仍然不太有把握。

如果時間上允許的話,還是親自回去一趟請媽媽指導比較好。

抱著厚厚的筆記本,嘴角不自主地上揚。

眨吧眨吧的眼睛在小巧整齊的屋內流轉,卻在飄向室外的天空後黯淡下來。

雖然到傍晚便略為轉小,但窗外仍然下著綿綿細雨。如同氣象預報所說,又是一個無法觀星的日子。有時候月子會偷偷地盼著氣象預報失效,然而在科技發達的今日機率卻是微乎其微。

看來今天還是只能一起看DVD了……望著外頭,她苦笑了下。
雖然並不討厭和錫也度過這樣的時間,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喜歡的題材,最近總是看到一半就不小心沉沉睡去。早上也是,好像很容易就感覺到疲憊。
還這樣下去可不行。

現在稍微睡一會的話還來得及準備晚飯!

於是,在設定好手機之後,月子便在沙發上沉沉睡去。

* ──

電話響了幾回,卻仍是無人接聽。

是睡著了、還是出去了呢?
不知道家附近的雨勢是否轉小了、她最害怕的雷聲遠了嗎?

濕漉漉的電車廂,猶如沙丁魚般的乘客,以及無人接聽的手機。
在在都教人呼吸困難。

連想眺望窗外來估計回家路途,在擁擠的車廂中都是一種奢望。
只能勉強在雨聲、交談聲雜沓的空氣中捕捉下一站的提示音。

在這種天氣出門真的很危險。
被擠出車廂的霎那,對每天通勤大人來說或許沒什麼,但是對小孩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能站得起來嗎?」
帶著黃色學童帽的小女孩點點頭,怯怯地抓著錫也伸出的左手。
「好了,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喔。」
她望著四周躊躇了會,忽然臉一亮看著錫也喊了聲「媽媽。」
「咦?」
回過身,一名婦女手上抱著嬰兒,靦腆地笑了笑。
小女孩奔向她提滿東西的另一隻手。
「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不,不用在意。」
錫也微微一笑,目送著她們離開。途中,那紅色的小傘轉了過來,向他揮了揮手。

望了沉甸甸的天空一眼,他撐起靛青的傘,隱沒在步調同樣迅速的人群之中。

* ──

幾乎是飛奔上樓,急急扭開了門把──
牽掛著、最重要的她,抱著小枕頭正沉眠。

「真是的……嚇了一跳啊。」

隨手放下公事包,錫也彎下腰在那安穩的睡臉上印下一吻。
「我回來了。」

輕輕撫弄著她的瀏海,錫也不由得笑自己的緊張。
好像從小就是如此,只要一碰到和月子有關的事情就會不自覺地考慮過度。
就算想改也改不了。

無論如何都想確認,這一份穩定的心跳能一直伴隨左右。
明明知道了,卻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著。

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就讓她這樣睡下去也無妨。
不過在這裡睡著可是會感冒的啊……
他無奈的搖搖頭,習慣性地想抱她回房,忽地又停住了手。
「還是去拿被子比較好吧……」

正要離開的時候,卻發現掉在一旁的筆記本。
「這是什麼……」

似乎是月子的東西。
厚厚的筆記本上貼滿了標籤紙。
『錫也喜歡的料理』、『做成功的』、『改進中』、『要注意的事情』……

吶、妳啊。
為什麼,僅僅是待在身邊,就有一種胸口被填滿的感覺。
以為已經被填滿了,卻又會從妳身上感覺更多。

從小時候就一直習以為常的陪伴,
到能與妳共度的這些日常。
越是理所當然的日子,越是讓人貪心。

不需要翻閱也能體察得到的,
妳的『喜歡』。

那就是我最珍貴的寶物。

「錫……也?」
猶帶幾分迷糊的聲音也令人憐愛。
「嗯,我在這裡。醒了嗎?」

「現在、什麼時候了,為什麼錫也你在家……該、該不會是晚餐時間了吧!」

「不,只是提早回來而已。不要這麼著急,動作太大了。」嘆息著阻止了正要從沙發上彈起的月子,微微地板起臉來。

「錫也對不起。」

「剛才還以為妳出去了,幸好沒有。」
「因為是雨天啊,錫也不是說不可以出門的嗎。」
上一次替錫也送便當的時候,也是像這樣的雨天。
雖然沒有出什麼事情,不過錫也的表情卻很凝重。
最近也因為下雨的關係,連到附近買東西也沒辦法。

「我會很小心的,所以錫也不用擔心!」
「比起有什麼萬一,我寧可多擔心一點。」
「一直、一直都在下雨。」
「不行。」

平常總是由著月子,然而一到某些時候錫也就會特別頑固。
不過從小到大累積了太多前科的月子,大概也要付點責任。

「唔……」盯著錫也的眼神游移著,除了放在一旁的公事包,好像還有一個包裹。

「錫也,那也是……給寶寶的東西嗎?」

明明才三個月大,錫也卻連出生之後的東西都一一買好了。
房間的一角還有早早佈置好的嬰兒房。

最近陸陸續續帶回來的東西也一併放在裡頭。

「不是。」
「那麼那個是?」
「打開來就知道了。」
錫也不慌不忙地拿過包裹,遞到她的眼前。眼神煞是神秘。
月子慢慢的拆開嚴密的包裝,看著她不斷變化的表情,和明亮的雙眼,錫也不由得笑了起來。
「是星象儀!錫也!」
「不是一直嚷著看不到星星嗎?這樣心情會好一點吧?」
月子拼命的點點頭。
「謝謝錫也!我好喜歡這個星象儀。」
「笨蛋──喜歡的只有星象儀而已嗎?」
他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
「最西番錫耶耶了。」
「噗……」
「倣凱沃啦~昔~也!」
「是、是。」
「錫也!等一下吃完飯可以馬上投影嗎?還是要一邊吃飯一邊投影!不對、晚飯還沒有煮好──怎麼會這樣!!」

在每一個平凡的日子裡不斷湧出的幸福。
是妳的笑容告訴我的。
妳的笑容是我的生存之道。
那就是我在六十億的人海中抓住的星星。
穿越多少歲月也不褪色,
只屬於我的光芒。

君が 今日も笑ってくれたなら
君が 今日もよろこぶなら
それが僕の幸福論


後記))
本篇是環繞著福山雅治 幸福論 這首曲子而成的,其實羊和錫也都與這首曲子非常貼切,
不過最初浮現在我腦中的依舊是錫也。

雖然有時候會覺得錫也安於平淡沒有什麼野心和其他彼氏的夢想一比實在失色很多
然而從頭到尾都將夢想記掛在一個人身上,這樣的感情或許也是令人稱羨的吧?
在平凡的每一天追求著簡單的幸福
我想那就是錫也一直想守護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芙薇 的頭像
芙薇

-*漾霜*囈語-

芙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